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立廿三條,便用十八條?

2017/3/9 — 9:54

基本法(資料圖片)

基本法(資料圖片)

之前的文章,談到曾俊華的政綱主動提到廿三條立法,會否是北京要他出任特首的條件,還是只是他借此向北京表忠。網上有人立即提到,林鄭也有提到廿三條立法,是否也是她出任特首的條件,或者是她以此向北京表忠的表現?另一些人則說到,難道曾俊華落選,林鄭便不會推動廿三條立法嘛?

這些問題,答案大家其實也是心中有數的。如果曾俊華提廿三條立法,是在表忠,則林鄭也是表忠,只是她提得比較閃縮,說成是製造廿三條的立法環境。同理,如果林鄭才是北京屬意人選,曾俊華不是,那便意味着推動廿三條立法,可能是北京要她出任特首的條件。

之前文章為何只提到曾俊華,只是因為「民主 300+」有機會投票支持他。因此,「民主 300+」若反對廿三條立法,便須要求曾俊華收回廿三條立法的建議,作為投票支持他的條件。或者,泛民至少必須表明,不支持任何候選人,在落實真普選前推動廿三條立法。

廣告

當然,如果林鄭才是北京屬意的人選,建制派的工商界選委又因為不敢得罪北京,使她最終當選。那麼,曾俊華收不收回廿三條立法的建議,也沒有什麼實質意義,因為他已必敗無疑。然而,若情況是反過來,曾俊華真是「習近平の選」,泛民主派卻在投票支持他之前,沒要求過他收回廿三條立法的建議,到了他將來當選時,你才跳出來反對他,那便有點樣衰了。

撇開選戰不論,單單從中共領導人近期高度關注港獨浪潮的形勢來看,我們似乎可以預料,不論薯片還是奶媽上場,下屆政府都有可能推動廿三條立法。因此,泛民主派作為在野政治勢力,或許是時候把眼光放遠一點,不要只把注意力放在誰人當選,而是選舉之後,泛民應不應該阻止,有沒有辦法阻止,或者如何阻止廿三條立法的問題。

廣告

說到這些問題,我們便必須提到,早前有曾俊華陣營的人提到,廿三條若再不立法,北京有可能以《基本法》第 18 條,把內地《國安法》引入香港。單純從法理上來說,他們說的是實情。北京引用第 18 條,把《國安法》或其相關條文加入〈附件三〉,是絕對行得通的,而且不需啟動第 159 條的修改《基本法》程序。

這個問題,人大常委在 2015 年 7 月制訂新的《國安法》時,我已撰文提出過。當時唯一一點沒有提到的,是大陸《國安法》和《反間諜法》其實沒有列明罰則。列明危害國家安全刑罰的條文,其實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編第一章,即是刑法第102-113條,也有可能包括組織宣揚煽動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的條文,即刑法第 120 條的一至六。換句話說,北京要引入的話,相信不會單純《國安法》和《反間諜法》,而是會把《刑法》第 102-113 條、第 120 條一併加入《基本法》〈附件三〉之中。

因此,曾俊華陣營所言是對的。從港人的自由度來說,把內地《國安法》引入香港,可能比香港自行訂立廿三條更壞,餘下的問題只剩兩個:

第一,北京是否有意引用《基本法》第 18 條呢?

《基本法》第 18 條自頒佈之時已有,並非近年才新增的。即是說,如果北京要引用《基本法》第 18 條,一早便可以用,或者泛民在 03 七一反對廿三條立法一刻,已經可以用。為何當時不用呢?其中一個原因,有可能是當時民意反彈那麼大,北京若直接用第 18 條,反彈可能更大。另一個原因則可能是,《基本法》第 18 條是一條備而不用,或者不到非不得已,北京也不會用的條文。

大家若細閱《基本法》第 18 條,便可理解我為何說它是一條非不得已不會用的文。《基本法》第18條第三款,是列明人大常委可增減〈附件三〉內的全國性法律,所述的應是一般情況。《基本法》第 18 條第四款,則是列明香港若出現港府無法控制的動亂,人大常委可宣佈香港進入緊急狀態,並可透過發佈命令,將有關全國性法律在香港特區實施。

第二,如果北京已有意引用《基本法》第 18 條,還會否需要香港訂立廿三條?

基於上述的條文,愚見傾向相信,除非香港爆發大規模暴亂,而且情況不受控制,否則北京不會貿然將內地《國安法》及其他相關條文引入香港,而是傾向香港自行訂立廿三條。

當然,我們也無法排除,北京已經失去等待港府自行立法的耐性,而直接引用《基本法》第18條第三款。然而,若北京已經失去耐性,法理上又說得通,他們還會要求下屆特首推動廿三條立法不?答案顯而易見,並不需要。

換句話說,若北京仍視推動廿三條立法,是曾俊華或其他候選人,出任下屆特首的政治任務,即是北京暫時仍無意立即用上《基本法》第 18 條第三款。只有等到下屆特首推動廿三條立法,再讓泛民再次把廿三條扳倒,北京才有足夠的「大義名份」,引用《基本法》第18條第三款,將內地《國安法》及其他相關條文引入香港。

若實情如此,不論曾俊華當選也好,林鄭當選也罷,推動廿三條立法,也只不過是北京啟動十八條的一個過程。在此情況之下,如何既不讓十八條出鞘,又使廿三條立法失敗,或者使到廿三條即使立法,也不會損害港人的言論、結社和集會自由,才是泛民主派未來最急需思考的政治課題。文章已太長,這個問題只好留待下篇討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