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能不說的秘密

2018/12/1 — 18:26

李卓人與黃之鋒

李卓人與黃之鋒

【文:方思圓】

有沒有發現,勇武本土派之所以冒起,是源於傘運和理非路線無法抗衡人大8.31落閘?

而比例代表制這選舉制度又更加深兩派裂痕?

廣告

有沒有發現,近來決心懲罰泛民的焦土思潮擴大,甚至可能已超出本土派基本盤,是源於DQ議員之後?

若時間再推前,當年司徒華在過渡期裡,為何要確立民主黨、教協與支聯會三頭馬車?而這些組織一路走來,又如何成為無數人厭惡的所謂“畀啲掌聲自己”的“階段勝利”?

廣告

一切原因,或只有一個答案: 中共設定的鳥籠政治。

一切甚至已在中英談判時發生,由雙查方案開始,由人大釋法到五區公投,由人大8.31落閘到傘運,由立法會比例代表制到DQ民選議員,中共每一次為這鳥籠多下一道鋼閘,都必令香港社會內部分裂,激烈爭論。

爭論的問題最終只有一個: 妥協,還是不妥協?

即是說,中共每一次的強硬推進,令香港人更勇敢,也令香港人更分裂。

今天,泛民被狠批“令民主三十年來無寸進”,但很殘酷的真相是,自確定香港回歸中共以後,已注定民主無寸進。華叔建立三頭馬車,很大程度只是在保留陣地,即保本,亦注定他們其實會透過抗爭、談判與“階段勝利”來換取生存空間。但更殘酷的真相是,泛民過去廿多年得以保留生存空間,其實只建基於中國未夠強大,未能完全無視國際規範。

華叔時代的民主派,其實深知這點,但他們對港人仍要說出“寸土必爭”的口號,好像還是終有日可逐寸逐寸地為香港爭取到全面民主的……只因為若不如此,人民便失去希望,民主派亦失去立足點,香港很快便可能比澳門狀況更差。

只是今天,當中共已有足夠自信“亮劍”,這種口號卻令泛民置身於無比尷尬的境況。更悲哀更殘酷的是,無論寸土必爭(以妥協換取微小進步)還是寸土不讓(不妥協原地踏步),甚至勇武反抗,在中共的野蠻亮劍下,都已站不住腳--它就是要連這樣的false hope都要摧毀,令你全無生存空間,徹底死心,徹底赤化。

泛民過去三十年的確是在宣揚false hope, 但這false hope卻在某程度令香港多年來堅守了民主陣地。可到了今天,這殘酷真相已到了不能不說的地步,因為自DQ議員開始,連香港人都看得出守了廿多年的是false hope, 而你仍然在硬銷,那就不能怪人不投票、投白票……

今次九西補選,當泛民仍在高喊“守住關鍵一席”、“為下一代對抗赤化”,人民卻非白痴,深知即使泛民有足夠議席,仍未必能阻止政府強硬通過法案(因土共可隨時無理DQ或趕走議員)。過去反廿三條或反國教能成功,實在是因為凝聚了群眾,形成了恫嚇力量。但現在林鄭得到習帝加持後,已不受這一套,議會內外皆受無情打壓,試問這些口號怎不蒼白無力?在現實與口號之間怎不自相矛盾?

焦土聲音的出現,正是這種背景。他們看見議會已守不下去,泛民只是自我感覺良好,想藉民主鐵票,來“食老本”守住自己的議席(與薪酬)。他們不再相信泛民,不再相信議會,甚至在深知沒有其他道路之下仍要懲罰這些心目中的“民主岳不群”……

泛民說敗選是因為人民心淡,卻從不正視人民因何心淡--正是這種自欺欺人心態,令人看不見希望。

不過,焦土派同樣犯了自相矛盾的弊病。就是他們一方面早知泛民只是宣揚false hope,另一邊又假設泛民其實可以做得更多……

於是就有了“不開會,不投票”、“白逗人工”、“最後總又妥協”的種種指控……所以我會說,泛民固然空泛,焦土同樣失焦。

We are in the end game now.

泛民早該坦白,在習帝瘋狂追逼下,反抗運動很大程度已經守不住了,當下甚至不能說是保本,只在吊命。泛民還早應舉出新加坡前車之鑑,反對派全面撤出議會讓人民行動黨將執政地位假藉“民意”合理化。面對今日局面,儘量將最多人留在議會裡,才愈有可能保住反抗運動的資源、特定權力、空間及曝光率。

泛民應該指出,別說資源不重要,更莫誣衊議員將所有收入歸自己口袋,沒有這些資源(包括薪酬、津貼、職員與議辦各種人力物力及空間),過去多年李卓人能撐得住職工盟與工運嗎?長毛能撐住社民連嗎?焦土派當然可提倡自力更生,但明天便要面對租用辦公室的昂貴租金,一個更殘酷的現實。即使可靠眾籌,即使假設資金達標,但二者其實不相悖--又有什麼方法比拿公帑去維繫運動更化算?

還未計議員的特定權力與曝光率。譬如監察與追究警權,很多時候,議員身份當比普通人身份方便百倍,執法部門仍然忌憚反對派議員身份。再者,敢問,曾經帶領反抗運動的本土民主前線與香港民族黨,甚至香港眾志,於今何在?當然也可說是政府及赤化傳媒聯手打壓,那不妨再舉從泛民前線退下來的大佬大姐輩,今又有多少曝光機會?政治本來就是爭奪話語權,失掉身份與曝光率實際就是連話語權都失去。

所以,無論泛民與焦土派,都必須承認現實,面對現實,香港人應該明白一個最低的共識:吊命。這樣反而有利重新凝聚力量,大家可以繼續批判泛民,也應該繼續批判與監察泛民,而泛民當然亦有不能彌補的錯失(如支持修改議事規則及讓出立法會主席之位),但不能就此全面撤出議會。而另一方面就全力向國際道出真相求援,而非再強調“一切如常”,方有置諸死地而後生之機會。

泛民必須深切反省,並就錯誤向人民作出最真誠的道歉,更應承諾將堅守原則不再犯愚蠢錯誤。

至於本土派,別指望泛民能一下子採納你們全部主張,因為在議會路線下,仍然要顧及很多不同階層的需要;
面對中共,仍需不同光譜的周旋。大家在行動上的默契,就在於重回“各有各做”,沒有共識的共識。即使如此,東涌光復行動的謹慎及堅毅,仍然值得表揚,只盼各方不要再互扯後腿。

最後,若說全面焦土,中國大陸早已實現了近七十年,各位看到了希望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