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能為了打倒魔鬼而變成魔鬼?」一點抗爭手段上的反思

2019/8/15 — 19:00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Kenny Kong】

這場反送中運動中,對於示威者抗爭手法方面的爭端一直不絕於耳,而最大的分歧我想主要是「結果至上」和「原則至上」這兩種價值觀的拉鋸,這篇文章希望透過粗略地對這些觀念提出一些個人的反思。運動走到如今,由於政府與黑警兩個月來一次又一次踐踏市民的道德底線,其醜陋程度使得目前大部分和理非自己即使不採取較為激進的行動來表達訴求,明顯也已經願意接納勇武派的「有原則地運用武力」的抗爭模式。如他們先前對有人衝擊立法會、毀壞各區警處建築的反應也印證了:儘管不是出於自我防衛或為了竭止黑社會和黑警暴力而使用的武力,像對死物掟磚、放火這些更為激進的舉動貌似暫時也屬於可接受範圍。

然而,不少和理非認為即使中共、林鄭、黑警、藍絲所用的手段如何卑劣,示威者無論如何也有一些原則和底線是不能拋棄的,因此,到了某個臨界點時,就算我們有更充分的理由相信,一些極具爭議、明顯不道德的行動會令五大訴求得以實現,這個行動依然是絕對被禁止的,否則「我們便在打倒魔鬼的時候自己先變成魔鬼了」。幾天前機場集會時所發生的數個事件便是一例,據我的觀察,通常有兩種類別的行動會被左翼與和理非所反對:

廣告

(1)涉及較暴力和激烈的行動,如主動拘禁、暴打黑警、黑社會和被揪出的內鬼

(2)可能會對無辜者構成不便、傷害的行動,如阻礙某設施的恆常運作、禍及施惡者的家人等

廣告

這些主張最核心的理由便是我們終究「不能為了打倒魔鬼,而使用魔鬼的手段,甚至變成魔鬼」,因為這是理念上的自我推翻,我們抗爭的道德基礎亦會因此不再站得住腳,讓我先將這種講法為「魔鬼論」。關於這套想法,文章下半部分將會粗略地嘗試釐清這個論述的意思和概念,並藉由一個類似例子的比較來闡述我對於這個問題的一些想法。

在審驗「不能為了打倒魔鬼而變成魔鬼」這句說話的合理性之前,需要盡量以準確和具體的方式來解讀它的意思,加上同情地理解的原則,我認為大致來說可以如此演繹:「正義的一方不能使用邪惡的手段來實踐正義理想,否則他便會成為魔鬼和邪惡本身,這與他當初希望宣揚正義或消滅(一切)邪惡的本意是自相矛盾的。」

我想這個表達一般是能符合到持魔鬼論意見和理非的想法的,但我想仍有理據未夠充足的問題。對一些勇武陣營來說,他們可能認為自己並非屬於上述表達所指稱的對象,原因是他們也許真的有好的理由 justify(1)及(2)的行動仍未算是「邪惡」的範圍(行動僅僅為了有效阻止敵人未來繼續施暴的報復威攝,而且該還擊也是合乎比例的)。加上,假如一個人在面對很多苦衷的情況下,一生中唯獨一次用了客觀上邪惡的手段來達成目的(甚至未必是自私的目的),相信在很多人心中這並不足以指責該人為魔鬼或邪惡的本身的。因此,有些激進勇武派會認為自己不用回應這種魔鬼論,因為他們並不一定真的有用邪惡的手段達到目的,即使用了也未必就成為邪惡的象徵,所以他們根本不是被魔鬼論指向的對象。

為更加直接地回應魔鬼論,似乎我們應該試試在比較不利、但好像合理的角度回應魔鬼論的挑戰,例如:假設這個為了實踐某重要正義理想的手段的確是邪惡的,不過(a)當事人當時的確有理由確信這些手段是很有可能幫助他們達到該正義理想的(經過深思熟慮的過程),(b)而這些行動帶來負面影響是盡量已經被最小化的(minimized)和遠小於正義理想將帶來的正面反饋,(c)並且當時亦已經沒有其他辦法非邪惡的辦法可以完成這個目的,最後這個群體成功透過使用該邪惡的手段完成了該重要的正義理想,(d)而使用次數並不只幾次(但已是最低次數)。

誠然,我認為只要滿足(a)至(d)四個條件,該群體是絕對可以透過邪惡的方式來達成該重要的正義理想的。當然在很多時候,我們難以判決行動所帶的影響是正面影響較多還是負面影響較多,以及該手段到底是不是必要的問題。但是對於持有魔鬼論立場的和理非來說,這些都是不相關的因素,只要達到目的的過程涉及多次(甚至只是一次)邪惡的手段,便是自我推翻,因此不能被 justified。所以我希望在最後的部分,用一個簡單、沒有很多價值觀念混雜其中的真實例子來類比魔鬼論在現實中的合法性問題。

這個例子是這樣的,在一個月前,連登討論區的系統仍未進行「不推文回覆」功能的更新,一些熱衷參與反送中運動戰術討論的巴打們應該知道,連登在 6 月中以來就有了一種默認的規則:對於那些我們認為有參照價值的帖文,我們應該在閱讀後幫忙回覆推送,協助它登上熱門版面之列,讓更多的人看見並跟從。相反,看見一些很可能明顯不利運動的帖文,不論有意無意,理性上便應該閱後負評,然後置之不理讓帖文自動下沉消失(現在只要運用不推文回覆功能即可避免間接協助這些帖文)。

可是在那個時候,一些情況會有時使得不回覆那類主題也不一定是最好的做法,例如一些含有虛假、具煽動性和會造成短期即時不利的影響的帖文,由於當時刻意要誤導別人和帶動風向的人在連登仍不是很多,所以使得大多用戶還沒有濃厚的獨立思考及 fact check 意識;但的確也有很多敏銳的用戶在剛看見這些帖子便預視到這些帖子很可能會令不少一般用戶誤信,然後因其內容的煽動性而閱後對外分享,使得更多人被受誤導,而我當時看見的例子是在 721 事件幾天後,一則內容傳達「一定唔可以去 728 元朗遊行,白衫人士將會現身斬人」訊息,並附上一些包含像黑社會間的通訊對話截圖,目的似乎是想要散播白色恐怖,令人不敢在 721 事件後到元朗表達意見。當我拉到帖文下方頭幾則回應時,就看到一些敏銳的用戶已經寫上「起底,負評,切勿回覆,封鎖然後上一頁」,用意是叫其他用戶即使知道帖主的居心也不用回覆反駁,減少帖文獲得更多曝光的機會,以防更多人被誤導和這種對運動只有負面影響的帖子有可能登上熱門。

這個例子與魔鬼論有什麼相干呢?事實上,這幾位聰明的連登網友正正是以「回覆」的方式(在那個語境下一般不推薦的行為)來達致「減少這帖子被回覆的效果(理想情況)」。首先,網友們的舉動似乎是合理的,我們可以從他們的表現中同樣找到上文提到的 4 個條件,(a) 因為那則帖文的內容是頗為可疑的,而留下「請不要回覆」的訊息確可以促進整體而言最理想的結果,其次,(b) 雖然在第一頁留下回覆也會幫助帖文的推送,但整體而言能夠提醒到最多的用戶響應「不回覆」的行動,加上,(c) 並沒有其他方法能做到類似的效果(因為當時還沒有「不推文回覆」的功能),最後,(d) 他們的回覆行為是最低次數的(那幾位網友都只回覆了一次,而且都是在第一頁的)。

因此,我認為這個類比揭示了一個回應魔鬼論的方案,「如果在迫不得已時,以及在很有可能成功的情況下,使用最少的邪惡手段來達致重要的正義理想」是可以被接受的。我們對於傷及無辜與一些暴力行為的抗拒心理很多時候是源於社會規範與及演化而來的心理傾向,我提出這個排除了道德情感的類比論證似乎說明了:只要滿意了以上 4 個前設,在魔鬼論是不適用的。當然,這個連登的例子與邪惡手段相比仍有一點分別,就是邪惡的手段通常會出現無辜者受害的後果,而連登例子的不良後果好像只有因該幾位網友「提醒回覆」的推送因而意外看到該無價值帖文那些不自覺的無辜者?

其實對於這個魔鬼論的思考我仍沒有絕對的答案,以上的分析也可能在某個地方出了問題,但是我之所以會對這個頗為具爭議性的立場提出支持,原因是似乎很多香港人、和理非、左翼還沒有意識到中共的奸險和殘忍的程度,法輪功團體成員被活摘器官、維權人士被禁錮虐打至不似人形,新彊集中營數等不盡的例子,其反人類的程度是現在的黑警也望塵莫及的。如果我們原教旨式地自我設限,幸運的當然可以不用透過任何骯髒手段抗戰勝利,但假若不幸我們只能透過犧牲無辜者的方法來阻止更大的邪惡,現在我們又有足夠的覺悟來作出決定嗎?

作者自我簡介:  土生土長香港人,閒時喜歡關心時政、思考學問,反思人生意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