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自殺聲明與遺書

2019/10/16 — 11:41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誰會想到不自殺聲明與遺書,這兩樣乍看來自相矛盾的東西,卻在今場運動成為許多前線示威者共同的宣言,藏在背袋裡,收在桌櫃裡,放在社交媒體上。

一名年僅 19 歲的中六少年用利器刺警員頸,後來警察在其家中搜獲遺書,交代好身後事,甚至囑咐家人毋須辦喪禮。這說明少年早有覺悟,視死如歸。

書生從前只在書本和博物館上看過烈士上戰場前寫給家人的遺書,從來沒想過香港有一天也會有抗爭者在出門前寫遺書給家人。

廣告

有報紙說中六少年是新被召喚的死士。同日,有藍絲在 group 內叫朋友小心,說最近有黑衣人不怕死,瘋掉了。

在藍絲眼中,示威者永遠是收了錢,或是被煽動利用。今次示威者終於要收錢做事了,但敢問這次,這名少年,又收了多少「安家費」,才敢行刺警員?好吧,沒有收錢,即是被煽動,對不?早為你們想好答案。這些自以為是、高高在上的藍絲卻從沒想過究竟誰可以有這能耐「煽動」那麼多人反抗,不如他們試一試煽動人撐警,煽動示威者不要上街。

廣告

只有良知煽動我們。只有公義煽動我們;但在藍絲的世界,良知和公義不是東西,重要的只有自己利益。嗯,藍絲愛國,他們總宣稱自己有多愛國,但他們能為國捐軀嗎?歷史上寫遺書給家人的士兵,都是愛國份子,他們願意保衛國家而上戰場嗎?這些藍絲能嗎?他們不能,他們只期盼示威快點完結,不要阻礙他們的收成期。

人民願意站出來,不惜犧牲自己,也要守護香港。這份愛這片土地的情操,就比小粉紅、所謂愛國份子高尚得多。即使示威者真的單純和天真爛漫,也總好過藍絲狡黠自私的醜陋。

很多前線手足寫定遺書,代表他們不是講玩,是充滿決心要反抗到底。這股力量終究是什麼,可能每個人都有不同,但相同的是必須很強大,才能以生命作賭注。

遺書和不自殺聲明,其實是一脈相承,同樣需要巨大的意志和覺悟。

書生從來覺得自殺只是一種選擇,尤其當人面對極大痛苦和災難時,自殺可能是一項較為人道的選擇。今場運動示威者面對的正是極大的打壓和痛苦,許多人受傷,許多人焦慮和壓抑,許多人患上創傷症後群,他們可能曾經都有軟弱的時候,會有疲態甚至輕生的念頭,但他們寧願堅持不死,為的就是手足同行,以及不願死得不明不白,慘被自殺。

連死後也需要抗衡政權的污衊,這難道不是真正的荒謬?而現在,我們正身處這樣的地方,面對這樣的政權。

還要問,為什麼要反抗?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