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要回歸 只想「歸回」

2017/6/29 — 20:51

七一20年的感想 ● 寫於習近平抵港的這一天

經文:;士九1~21;太二十二15~22;提前二1~2

習近平南巡,雖有紅地毯的歡迎,但到處封路,阻塞交通,水馬圍城,令市民感到擾民甚至是忿怒。面書上諷刺之語,此起彼落。究竟是「習習習⋯⋯」,抑「閘閘閘⋯⋯」?

廣告

沒有甚麼值得慶祝

二十年前,帶着難捨,也帶着期望的心看着香港回歸的每一幕。難捨,因為英國的離開。雖然英國的管治帶有殖民色彩,但今天的香港成為國際的大都會,英國的管治或多或少都有其貢獻。雖然我們不一定要多謝英國,但也毋須全盤否定。期望,因香港回歸中國,香港人可重新尋找我們的身分。但是二十年後的今天,心中有的只是失望無奈。

廣告

本以為香港人可以重尋我們的身分,但怎料二十年過後,香港人,特別是年輕人,不單是來世,就是今生也不願做中國人。香港過去所持守的法治人權言論自由,都不斷被蠶食。最近發生的,一位75歲婆婆因1元售賣紙皮盒給人被捕的事件中,雖然食環署事後取消檢控,但我們可以看到的是香港的悲哀。這把年紀,本應享受過去辛勞的成果,但今天仍要辛勞的去謀生,而且被拘控。法治變成只有執法,打壓無權無勢者,但另一方面,有權有勢的可以利用法例的漏洞和保障,有權用到盡。學校教育令老師、學生、家長等持份者不滿,BCA和國民教育引起爭議。

回歸時「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承諾,從特首選舉,主要官員的委任,都會看見這12個字已變成「一國一制、講人治港、西環管治」。這一切一切的現況,怎能教我們因回歸而高興呢?

可以失望,但不可絕望

雖然失望與無奈,但我們不要因此而感到絕望。絕望使人心死,不願為理想而努力。假若我們真的如此,那有權有勢的人會變得更猖狂。有權有勢的人只會指控我們:「就算畀埋我地啲身家財產佢,佢地都覺得未夠。」光明會勝過黑暗,只是誰願發出光明?

在聖經《士師記》第九章8~15節記載了一篇寓言,當中記載森林裏的樹林要立一樹為王,可惜,有潛質的橄欖樹和無花果樹都因顧自己的事,不理大眾的利益,對大眾的事務漠不關心,不想參與管理的事。最後只有荊棘願意承擔管理的責任。不過,荊棘以恐嚇,高壓的政策和殘暴的手段去治理眾樹。

這篇寓言指出沒有關心大眾的事,結果只能讓暴政出現。但經文的上下文和歷史背景則不同。當時示劍的居民因亞比米勒是他們的弟兄而支持他得到統治權,但結果是同樣帶來暴政(士九1~21)。不論是寓言或經文的歷史背景,兩者均告訴我們,人要參與關心社會事務,但不應只是親屬或友好關係甚至是利益關係而選擇執政者。人要有民主參與的熱誠,亦要有智慧盡上公民的責任。

或許我們會這樣說:「我想盡上公民責任,但我們根本沒有選舉的權利。區議會或是立法會的選舉制度存在着不公義。」執政者就是想消耗我們的意志,會用盡權力,不讓香港人有真普選或有更公義的選舉。但讓我們不要氣餒,無論在甚麼情況下,我們仍要盡上我們對社會的關心懷,我們仍要對社會的不公不義發出聲音。我們或許會批評一些建制人士,以蛇齋餅糉來賣票,但另一邊廂,本土、熱血、溫和派彼此批評,年長的不讓年輕的。所謂泛民也看來問題多多。今天,當我們有機會投票時,我們有沒有因嗅味相投,政黨的關係去投票,抑或有智慧的盡上責任,選擇能為香港市民謀取公義的人士?

公民教育比國民教育更重要

「凱撒的歸凱撒,上帝的歸上帝。」(太二十二21)

這句說話指出政權甚或國家對人,都沒有絕對的主權。

梁振英上台時推出國民教育,但因不少持分者所反對,特別是家長和學生,所以暫無法推行。但推出國民教育,仍是中央與特區政府不會死心的事。如按一些報導所說,未來幾年,中央對香港教育會有更多的干預。

對於國民教育,雖然有人反對,但我認為並無不妥。不妥的只是內容。為人所詬病的,就是政府所推出的國民教育,只談國家的好,不談國家的問題。只講黨的領導好,不講黨的腐敗。這種教育是錯誤的。

最近,一位美國青年因在北韓因偷走酒店中一張宣傳單張而被12年判勞。坐監不久,便得到釋放返回美國,但是回去時已經是植物人。不久便死去。相信大家都會對北韓所做的事感到忿怒。但在中國,有沒有發生類似之事?最近,諾貝爾和平獎的得主劉曉波患上末期肝癌,因而可保外就醫。他因言論得罪當權者,因而被囚,但怎料在差不多可被釋放時,便患上末期肝癌。我們理應去問:「為甚麼他會被囚?在獄中受到甚麼待遇?」一個堂堂大國,用經濟去援助別國(其實是經濟侵略),為甚麼連囚犯也得不到合乎人道的待遇,連囚犯家人也無理被軟禁。這是合理嗎?但那些為當權者說項的人只會說:「這是內地的事,河水不犯井水。」但這是國民教育嗎?

教育是甚麼?箴一2~5這樣說:「要使人懂得智慧和訓誨,明白通達的言語,使人領受明智的訓誨,就是公義,公平和正直,使愚蒙人靈巧,使年輕人有知識,有智謀。智慧人聽見,增長學問,聰明人得着智謀。」這是教育之道。

為甚麼中國內地人不單在香港,並世界不少地方,都引起人的反感呢?我相信這是狹隘的國民教育,缺乏公民教育的原因。能讓我們下一代明辨是非,有公義公平正直的智慧,是我們今天不能忽視的責任。

為執政者有明辨的心禱告

「所以,我勸你,首先要為人人祈求、禱告、代求、感謝;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要如此,使我們能夠敬虔端正地過平穩寧靜的生活。(提前二1~2)

無論你對過去和現有的政權有任何不滿,你仍要在此生活。所以要為執政掌權者禱告,求使他們有明辨的心,施政能以人民福祉為大前題,而不是權力而服務。

剛才所引用的箴一2~5指教育是要使人有公義公平和正直。這亦是聖經中對執政者的期望。王上三9~12,記載了所羅門王乃上帝喜悅的君王,因為他所求的是「善於了解的心,可以判斷…百姓,辨別是非。…只求能明辨,可以聽訟…,智慧和明辨的心。」他的父親也是用「忠信、公義、正直的心行在(上帝)面前」(王上三6)。這是我們對執政者的期望和要求。

新一屆政府,相信管治也不會令人滿意,而且必定受到諸多限制。無論將來是好與壞,為他們禱告,是上主教導我們當做的事。祈禱不一定帶來當權者的改變,而是一種宣告。我們的信心不在於當權者,只在掌管歷史的主宰。

上主顧念香港

香港回歸,執政者只為這二十年而營造歌舞昇平的景象。回歸沒有甚麼值得慶祝,我只想到「歸回」。聖經說:「你們得救在乎歸回安息,得力在乎平靜安穩⋯⋯。耶和華必然等候,要施恩給你們;必然興起,好憐憫你們,因為耶和華是公平的上帝;凡等候他的都是有福的。」(賽三十15,18)

香港的今天,不是國家對香港的恩惠。回想香港百多年歷史,怎樣從小小的漁港變成今天一個國際大都會。我們深信我們所經歷的,是上主對香港的顧念,也是不少先賢前輩艱辛努力的成果。

今天我們所需要的,不是慶祝「回歸」,而要「歸回」上帝的安息,重新得力,繼續為香港的未來繼續努力前行。

上主顧念香港,昨天如是,今天如是,明天也如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