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要完全否定警察的苦處

2017/3/2 — 9:48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這篇文章,我想寫了很久。但過去兩個星期有太多瘋狂「盲撐警」的言論需要去回應,所以今個星期才寫下來。

我先重申:七警知法犯法行私刑,罪有應得。他們犯案時的工作壓力已經被納入量刑考慮中。上星期撐警集會亦給市民霸道、無法無天的感覺。不過,在對抗「盲撐警」歪理時,我們是否需要小心、不要矯枉過正?

近日,我聽到一些聲音,說很多人工作壓力都很大,都會被人大罵、侮辱,難道這就可以成為打人的理由、把惡行變成公義?邏輯上、法律上、倫理上,這種看法都是對的。但另一方面,從人與人之間同理心角度去看,大家不妨嘗試代入普通警察的角色。

廣告

你被派去一個集會當值,示威者人數眾多。你要近距離站在他們面前或在他們附近巡邏。如果示威者是像幾年前那些,只是高呼口號、頂多示威完結後超時不離開,這對你來說都還算是優差,總比面對「壞人」或倫理慘劇要好。

不過,這一切近年都變了。你就算只是站在崗位都會在怒氣沖天的氣氛下被一群示威者圍着你近距離辱罵。但與一般打工仔不同,你不是被他人罵幾句或幾個小時,而是8至12小時,在佔中期間可能是更長、甚至是一星期都要面對。

廣告

還有,雖然示威者通常只是「得把口」,但有些曾在沒有記者近距離採訪時就上身舉手以示「和平」、下身用腳踢你。回家後,你的腦袋已經被一日的不停被辱罵、攻擊填滿,家庭關係亦受到嚴重影響。有時,家人會見到你呆滯、不知怎樣與你溝通。有時,你會因為需要發洩、向家人發脾氣。

當然,有很多人對你說,這都是政權不仁的後果,為何你要遷怒於示威者?但你說,既然是政權的錯,為何示威者要遷怒於你?你只是打份工吧,就算納稅的市民是你的「客戶」,你都不需要不停被「客戶」侮辱吧。示威者越侮辱你,政權對你說「這群人是搞事的」就越容易上腦。

上述都是一些我身邊當警員的親友近年的心聲。他們不要求示威者愛戴他們,反正他們只是打份工、不是與示威者「做人世」,接到上司命令去「攻」示威者時,他們都照做。但示威者就算在警權問題上需要寸土必爭、而亦不需要對警察特別友善,都不應不停地侮辱警察。這種行為既是對一般警察不公道,亦只會加劇警隊政治化。

我呼籲大家在警民關係議題上盡量嘗試取一個平衡。撐警者絕不應指鹿為馬,把警隊做錯的說成是對的、把加設辱警罪說成為正義的道理。非撐警者在面對這些歪理時絕對應該對抗(我上兩星期都向這些歪理「開火」)。但同時,我亦希望非撐警者不要完全否定警察的苦處。

註:以上是筆者的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