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要滿足於特首無心的解釋

2019/6/16 — 9:04

同學在整理急救站的物資時發現有心人的畫作,想跟大家分享。如果這是你的作品而不希望我使用,請跟我說,我會立即拿下,謝謝!(作者 Facebook 圖片)

同學在整理急救站的物資時發現有心人的畫作,想跟大家分享。如果這是你的作品而不希望我使用,請跟我說,我會立即拿下,謝謝!(作者 Facebook 圖片)

原來有些場面,未親身到場過真的不能想像在場者的經歷。雨傘運動時我沒有在警方擲催淚彈的現場,只是從相片中看見遍地瘡痍;但今次真的感受了催淚煙的澀眼和喉頭的苦,人們奮命逃走如拍喪屍片的混亂(可能當時負責清場的警察真如喪屍般失去理智了),才知道一場抗命運動可以帶來的情緒創傷是多麼可怕,而我所受的可能只是前線示威者的萬分之一。

昨天(14 日)特意由上環慢跑至金鐘,到添馬公園時看到拾垃圾的、努力請求大家在星期日上街的、還是全副武裝不敢鬆懈的,眼淚就不其言流下。其實我不是眼淺的人,但這份為我城的悲哀和感動似乎太強烈了。

然後我剛才看了特首的記者會。先別說她說話的內容,就是那副輕佻的態度已令人心生憤怒。十二日到過現場的人,肯定不能在提起此事時笑得出。但她還是多次在記者提問時笑了,還在有限的時間內幾次指斥記者不尊重場合,又以「記者發問太多,不記得問題內容」為藉口迴避問題,實在不能令人看出她如何給予記者和看直播的市民有任何同等的尊重。這個特首,連一點假仁假義的關心面具也不願意戴上。

廣告

再者,是在記者多次追問下,特首也不願道歉。不論是管治班子錯估形勢導致星期三的流血衝突、還是她也自己承認的沒有做好溝通就堅持硬推修例、還是就算成功修例都無法引渡陳同佳 — 對於這些錯誤,她只說遺憾、只籠統地說政府做得不足,也不願負起丁點責任,對市民、她的選民(哪怕只有一千二百個)、甚至是公開為她撐修例的支持者負責。她甚至多次自誇過去兩年社會自她上任以內風平浪靜,而無視在這星期內這個香港自回歸以內最大規模的遊行、和施放催淚彈最多的集會,同樣在她任期內發生。連為自己放下一點面子也不願,更遑論特首會為她轄下執法機關的濫權而道歉和檢討了。

要明白一個人的行為,先要瞭解他的性格。這個星期無論是在遊行當中,還是反思之中,我都好想理清特首這個人。她一定是很倔強很要面子,才不願有任何一個自己提出的草案失敗,尤其是當她多次提到修例是特區政府自行推動的計劃,她才更加把這條草案的通過與否和自己的個人榮辱掛鈎,才會如此一意孤行。同樣,她也要面子,要做得比上任行政長官更出色,才要警方強硬地清場,不要雨傘運動的佔領重演。

廣告

但她還是估算錯誤了。她假手於執法機關,完成了清場的任務,但同時也激怒了一群本來最討厭暴力、最堅持和平理性的母親。她在深宵終於確保示威者都累極傷透離開,但激起了更多的憤怒。容許我說,我在示威者的守望相助、互相補位、自掏腰包購買物資之中看見了溫柔的力量,但在執法者和當權者身上只看到不對等的暴力和蔑視。特首說自己在電視新聞看見群眾擁有致命的攻擊性武器、和大批民眾投擲磚頭 — 我不能否認現場真有示威者如此行,但你連走進現場的勇氣都沒有,直言只透過媒體的單方面刻劃就下令執法者使用過份武力、只因幾名激進者就合理化警方對其他大部分克制者的暴力。身為一城之首可以大言不慚地以此當為現實的全部,實在令人嘩然。

懇請大家,不要滿足於特首無心的解釋、無時間表的暫緩,儘管我們知道這個政權已經無視和平的遊行,我們仍然要在星期日走出來,不要辜負十二日集會的犧牲者。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