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要誇大曾俊華的競選團隊

2017/4/21 — 11:55

曾俊華與家人及競選團隊,在選舉結果公佈後會見傳媒。

曾俊華與家人及競選團隊,在選舉結果公佈後會見傳媒。

【文:李芄紫】

曾俊華輸了選舉,但在民意方面大幅領先林鄭月娥,很多人都認爲這歸功於「出神入化」的競選團隊。曾俊華背後的團隊固然幹得很出色,但把這次競選中的高人氣,完全歸功於團隊運作上,卻誇大其詞。

首先,曾民意大幅佔優的一個重要原因是競選雙方策略完全不同。曾選戰是香港選舉中第一次使用「普選式」的特首選舉,完全針對「民意」。他主打政治情緒,包括:一、 休養生息,讓香港回到曾蔭權時代的「正軌」;二、標簽林鄭是「梁振英2.0」、「撕裂2.0」,自己則擁有最廣泛的政治光譜支持;三、反欽點,離西環最遠。

廣告

從形象塑造上,曾選戰注重把曾塑造為「正常人」,有各種正常的娛樂喜好;而林鄭則被曾營塑造為工作狂,沒有「正常人的生活」,缺乏基本生活常識 ,沒有人味。在具體操作上,曾使用眾籌方式進行網絡籌款,注重在網絡上的動員,並在宣傳上有意誇大了網上民意,善於製造soundbite,迎合年輕人喜聞樂見的「金句」。他在各區擺放紙板人像,讓民眾「拍著上」。他多次落區與市民接觸,進行史無前例的巴士巡遊,在終點進行普通民眾動員集會。這些方法在香港從未出現,對鼓動民情有幾大的幫助,在電話民調與網絡民情上佔據上風。

林鄭的選舉策略,雖然也顧及民意,但主要的競選方式仍然是針對選委,並不把民意放在第一位。她主打政綱,強調通過與選委會面採納意見,用政綱爭取選委支持。個人塑造上,則強調往績,突出「好打得」等能實現政綱的優點。具體操作上,由於只要不出大錯就勝選在握,於是對眾籌、網上動員、群眾動員等普選中常用的方式都謹小慎微。而其陣營與支持者,不斷放風「中央不任命論」,這對選委有效,但在針對民意上顯然落了下風。

廣告

因此,客觀地說,雙方進行同一場比賽,卻用不同的規則。故林鄭不斷被拉大民意差距,選舉思維不同是最根本的原因。但話說囘來,現在雙方進行的不是普選,所以林鄭的方法也不能說不合適。

其次,泛民的力捧是重要原因。選舉過後,多篇文章都指出(比如王慧麟的《折損了幾代人》)泛民政黨與主要的民主派KOL,一早已經決定支持曾俊華。曾俊華雖然號稱「建制派」,實際已經取得了民主派的輿論陣地。與其說在選舉過程中對曾俊華提出條件和批評,還不如說一直幫助曾俊華説服對其「建制派」身份持懷疑態度的激進泛民以及普通的泛民支持者。比如什麽「一人一票」、「lesser evil」、「喘口氣」的説辭,無不是這些KOL們搞出來的手段。主流泛民從未對曾俊華提出過實質性的批評。

與此相反,泛民輿論對林鄭的批評,按葉建民語「咬牙切齒的全面攻擊,誓言把她置諸死地的狠勁,令人側目」。

選舉中,攻擊現任政府無能一向是最好最有效的手段,何況現任政府真的不堪?泛民把林鄭標籤為「梁振英第二」,把梁振英的劣政都蓋在林鄭的頭上,就是這個緣故。但是要把第三把交椅的曾俊華洗白得過白開水,這就非要把他宣傳成「反對派」不可了。泛民的支持,就給曾俊華的「反對派」背書。在香港還加上「反西環」「反干預」這個因素。若沒有一向反西環的泛民的背書,作爲建制派的曾俊華是無論如何不能成爲成爲反西環的先鋒的。

第三,傳媒對網絡民意的不恰當的鼓吹帶來誤導也是曾俊華不斷領先的原因。曾俊華團隊對網絡宣傳技巧純熟,令人印象深刻。但如果沒有傳媒幫忙,把網絡優勢「實體化」,亦難達到曾俊華最後在民意的成功。

這次選舉中,對網民大數據分析大行其道,好幾個傳媒都用追蹤、統計甚至文本分析的方式,分析在facebook上的數據,以測量網民的支持度和反對度。這本是有益的嘗試,但結果很容易引導讀者誤以為,「網絡民意」就是真正的民意。曾俊華在論壇上說林鄭的「嬲嬲多到上鼻」,以此證明林鄭不受歡迎,就是一個例子。

必須指出,網絡民意不能代表「香港選民的真實意願」。第一,網絡可以僱傭水軍造假。第二,網絡上發言與點like的人,不一定是香港選民,比如林鄭團隊就抱怨很多外地的ID在林鄭競選臉書主頁上點嬲。第三,相當選民不上網,這種統計不能代表所有選民。第四,很多人上網卻不用臉書或者在臉書上不活躍,有的人反而習慣在其他地方發言,比如最活躍討論區的香港時事討論區,支持林鄭的人就佔大多數。所以媒體的網絡民意只能代表網民中臉書使用者的部分。

即使排除以上幾點,網民在臉書上的活躍度也有很大差別:有的看過就算,有的喜歡到處留言給like,更有人是專業「灌水」,而網民上網時長、瀏覽習慣與臉書推送模式(如是否訂閱這些統計者納入統計範圍的公眾主頁)也有很大差別。不考慮這些因素,簡單地假設網民行為模式都大致相同,這是這類網絡統計最大的系統偏差。

更有甚者,這些網絡統計多數最後計算出「支持淨值」,這與港大鍾庭耀的民調,以及他與戴耀廷搞的PopVote,都有異曲同工之妙。這種支持淨值,不是常見的「三選一」。鍾與戴對此津津樂道:「用這方法選出來的候選人,應是社會大眾最接受的人。」這種方法並不需要奇妙構思,如果真的這麽好,爲什麽國際上沒有用於選舉呢? 原因很簡單:支持淨值違反了一人一票的民主原則,把民主原則下的「數人頭」變成「數人頭加拚熱情」,熱情更高的選民變相擁有更高權重。

正常的選民支持了心目中的候選人後,不會劇烈反對其他候選人,只有被非理性煽動的「熱情」選民才如此。故這利於偏激選民支持的候選人,不利於被非理性(如抹黑戰)攻擊的候選人。正常候選人的支持度應呈正態分佈(如曾俊華與胡國興),中間高兩端低。被非理性攻擊的候選人會出現中間低兩邊高的支持曲綫。這種方法既違反了民主選舉的設定。

在網絡民意上,這種「支持淨值」的弊端更大。它變相採樣了在臉書上最活躍一群人的民意,而忽視了沉默的網上大多數,同樣犯了把「數人頭」變成「數人頭加拚熱情」的錯誤,令熱情更高的網民擁有更高權重。這就是統計學上非常嚴重的「採樣系統誤差」的問題。它比鍾戴的調查問題更大的地方在於,鍾戴的方法好歹還是一人最多表達有限次,但某一個熱情網民表達的次數可以非常大。對比一個支持林鄭但不喜歡在網上給like的網民,與一個支持曾的熱情網民,兩者都是一票,但網絡民意則相差很多倍。而他們在投票上都是一票而已。

雖然這些報告大多承認自己是「網上民意」,但當多數媒體都喜歡引用這些網絡民意時,就潛移默化地給公眾灌輸網上民意等於民意的錯誤觀念。曾俊華的「嬲到鼻」論就極具誤導性。通過非網絡媒體,這種錯誤印象還會產生正反饋作用,「西瓜靠大邊」,完成從網絡民意到真實民意再到網絡民意之間的循環,這進一步加大兩人間的差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