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要走回頭路

2015/4/29 — 6:28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何太口述,「傘下細語」編輯組筆錄及整理】

何太,勤勤懇懇的家務助理,讀書不多,但好奇心強。放膽嘗試參與社會運動並非年輕人的專利,勇往直前擁抱自由,更是從內地來港上一輩的真本色,親身演繹何謂獅子山下無畏無懼的精神。

我在廣西農村出生。學校離家甚遠,一直等到10歲,家人才讓我上學。我比同班同學的年紀大很多,滿不是味兒,讀了兩年半就停學。長大後到廣東尋找工作機會,遇上一位香港男士,嫁了給他。2000年,我到香港與丈夫和女兒團聚。天意弄人,來港未及兩年,丈夫因病離世。幸得姑仔收留,不至無家可歸。

廣告

儘管生活清貧,我喜歡香港的自由環境,市民亦自律得多。在內地,很多人不守規矩,總是爭這樣爭那樣,害怕蝕底。我讀書不多,但在香港只要肯做,找工作並不困難。從前在大陸,雖然住所附近有三間工廠,但親戚為了把我留在家照顧老人,竟疏通老闆不僱用我。我從心底討厭那些愛操控的人。

我在香港朋友不多。很少逛街。空閒時我聽收音機,但少看電視。無綫劇集的內容大同小異,沒有新鮮感;反而喜歡在電腦看韓劇,因為選擇多,也可藉著字幕多識字。

廣告

多年來的遊行、集會,我沒有參與,因為覺得問題沒有迫切性。但香港電視被拒發牌令我不快。政府的做法明顯不公平,鼓勵壟斷,跟大陸沒有兩樣。對於佔中的爭論,我一直留意。周融等人的誇張説法,難以令人置信。香港連沙士都捱得過去,難道佔領中環道路一兩天就要倒下來?

我在工作中認識一個朋友,也是從大陸出來的。她說有一個同鄉會正找人參加反佔中遊行。只要報上姓名,依時到指定地點報到,便可免費參加兩日一夜的溫泉遊和獲得300元現金。我一口拒絕。以金錢引誘人參加政治活動是卑鄙行為;我不願意出賣自己的靈魂。出於好奇,我跟隨朋友和她的接頭人到荔枝角一座工廈,親眼見證派錢的情況。我看見一個男人拿着一大叠鈔票,除了派錢外,還派禮物包,裡面有沐浴露、米粉和麵條;真是「多重」優惠。

831落閘剝奪我的選擇,928的催涙彈令我傷心。聽到警察可能向示威群眾開槍,解放軍準備出動等傳聞,雖然未知真偽,但我感到形勢出現一股前所未有的迫切性,要站出來支持運動。我告訴自己:「越怕越沒有自由。」

我到過金鐘和旺角佔領區。不是去支持某個組織或某些人,而是認同運動的理想。佔領區內平靜丶有秩序。佔領雖維持了兩個多月,但對我沒有造成甚麼不便。香港在運動期間沒有亂過,只是周融等人誇大其詞,恐嚇市民。

我的女兒也支持雨傘運動,我曾鼓勵她多些到佔領區。但邀約我參加反佔中遊行的朋友很固執。她說:「搞那麼多事會令香港亂,飯碗不保。」我反問她:「我們都不喜歡上面沒有自由丶沒有選擇的生活,難道想見到香港倒退到我們從前的日子? 」為免損害友情,最近已没有和她繼續争辯。要改變這些人的想法很難,但我會堅守自己的信念。我不信民主運動會影響一般市民的生計。就算真的有影響,我寧願吃得簡單些,也希望有一個自由民主的香港。

雖然雨傘運動暫時没有實質的成果,但盼望青年人堅持再堅持。若是放棄,希望將會消失。

 

【編按:本網正刊出《傘下細雨》書中部份章節,本文為其中一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