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要跟我說周同學的死是場意外

2019/11/8 — 21:26

科大學生周梓樂 11 月 8 日離世,大批市民晚上到他高處墮下的將軍澳尚德停車場悼念。

科大學生周梓樂 11 月 8 日離世,大批市民晚上到他高處墮下的將軍澳尚德停車場悼念。

如果有人問,周同學的死跟香港警察有什麼關係,告訴他/她:

1. 防暴之所以在將軍澳出沒,是因為一個警察舉行婚宴時受包圍騷擾,警隊決定出動多架警車支援;在周同學墮樓時,防暴正以催淚彈射向周所在的將軍澳屋邨停車場。

2. 周同學墮樓後,救護車在趕到現場時遇到香港警察無理阻撓;當遇上頭部重創的意外時,延遲十秒也嫌多,最後救護遲了 30 分鐘才到達。

廣告

單單這兩條罪;不合比例的驅散武力,草菅人命地阻礙人道救援,均已屬必要及充分條件導致周同學死亡。荒謬的是,肯肯定不會有任何一個警員需要為此負責,周同學的家屬甚至連一句道歉也不會收到。

而肇事停車場所發生的事,包括疑似喬裝警員推撞周同學,至今仍是一個謎。如今負責調查的,是毫不掩飾其執法雙重標準、包親庇友的香港警務處重案組。

廣告

你還會期望這件案會水落石出,還敢期待公義會得到彰顯嗎?

作為香港人,作為有良知的人,理應感受到的不止是悲憤,更是義憤。任何無知無良、把事件描述成意外者,請在我面前消失或閉嘴,否則我不會讓你好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