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要輕率犧牲專業自主

2019/4/15 — 12:23

資料圖片:醫生出席「不在沉默中谷爆」集會(攝於2019年1月26日)

資料圖片:醫生出席「不在沉默中谷爆」集會(攝於2019年1月26日)

特別是今時今日的香港,任何情況下都不應輕率犧牲專業自主。不可以讓政府輕易把本屬於民間的、專業的、機構的自主權力逐漸變成政府可以隨意舞弄的公權力。無論我們對於醫委會近年的表現有多反感,更加重要的是不要輕易信任這個政府。

醫務委員會在改變海外醫生實習門檻問題上的投票取向,明顯是有人講一套做一套。對於醫學界自私自利的行為,我個人深惡痛絕,對於這樣的結果也是十分反感。

其實醫學界在很多問題上,一向都是予人界別利益行先的印象。當涉及界别利益與社會利益不一致,甚至是與醫療衛生政策發展的世界潮流不一致的時候,也是一向都是如此。例如以前曾經討論過的醫藥分家問題,就是因為醫學界的反對而未能成事。環顧世界各地,那一個經濟發展水平較高的地區不是醫藥分家?

廣告

因此,如果在幾年之前有建議說要削弱醫委會的權力,可能我也不會太在意。但到了今時今日,明眼人已經看到北京當局及特區政府,配合着建制力量,已經在用盡一切手段意圖削弱各方面的自主,也要破壞港英時代建立起來的那套機構管治及專業制度。因此,對於任何有可能削弱專業自主的做法,今天就應該特別小心謹慎。否則,可能很快就會發覺再一次中了政府的計。這一次雖然是由議員主動說要提出私人條例草案,但也可以說是正中政府的下懷。一旦專業自主被削弱,要重新建立,要重新取回這些權力便會十分困難。

對於現時引入海外醫生的做法及建議,是否能夠有效解決香港醫療制度面對的問題,不少人仍然存有疑問。事實上,香港現時面對的醫療困境,主要原因是體制的落伍與的管理制度的問題。就算大幅度降低海外醫生來港執業的門檻,或許可以一時間增加較多人手,舒緩前線面對的壓力,但造成問題的根本原因也不能解決。

廣告

況且,現時的種種限制也不見得很有可能大幅度降低。香港人始終對引入非英聯邦醫生有懷疑,更擔心一旦門戶大開,在大陸醫療系統的種種流弊便會波及香港。如此情況之下,就算根據上一次那幾個建議,也不會大幅度增加香港對海外醫生的吸引力。

專業組織當然會照顧界別的利益,但大部份專業都會把服務社會作為專業操守的一個元素。對任何專業,界別之內總有些較為傳統及自我防衛的傾向,但同時應該相信,也總是會有一些健康的新力量會繼續倡議專業的社會使命感和責任感。

無論我們對目下醫療制度的種種問題感到多麼不滿和不耐煩,也應該知道如果政府拒絕整體地進行醫療體制檢討,只是片面說要增聘海外醫生,這根本就不是解決問題之道,只是把問題的焦點轉移。

如果因為近期在這方面的進展不如意,便一股腦兒的把整個醫療體制面對的問題歸咎於醫生人手不足,也而對醫委會的保守傾向感到反感,進而不自覺地配合政府的需要及隱藏議程,削弱醫生的專業自主,只恐怕將來大家會發覺,可能又再一次被政府套進了其圈套。

如果這種邏輯可以用在醫療界,其他專業界別的自主也可以是下一輪的修改法例要針對的對象。

既然,醫委會已經計劃改變做法,在較短時間內進行另一次投票,又有打算把投票的方式也改變,以增加透明度,來自社會及業界表達的另一種聲音似乎也在發生作用,是否值得因此而急於犧牲機構管治及專業自主?把專業自治權力收歸政府,我認為應該十分謹慎,小心處理。

這一次務請十分小心,權衡輕重。對於權力機構,我們從來都應該保持謹慎戎懼之心,對於今天這個特區政府,就更加不應輕易信任。大家試回想一下,在過去十多年,特別是近幾年,在教育、社會福利、護理、醫療、法律這專業界別,政府不正是千方百計用各種理由,又或是利用不同的政策議題,意圖削弱專業自主嗎?過去幾年,中共及建制力量,以至特區政府,已經花了不少心思在不同的環節把權力重新整合起來。因此,平衡利害之後,縱然大家對醫委會在這件事上的做法有幾不滿意,也不要輕率把專業自主及有關組織及機構的管治權讓政府收回,希望這次也不要大意失荊州。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