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認命 思考民主抗爭出路

2018/11/27 — 14:54

1125 立法會九龍西補選參選人李卓人的助選團

1125 立法會九龍西補選參選人李卓人的助選團

一個殘酷的政治現實說明,民主陣營最大的困境在於根本搞不清楚有幾多個敵人,也不知道誰才是最難纏的對手。多年下來,中共在香港不同的界別,包括政府內部、各種專業組織、基層團體、學術文化圈子、民主派組織、學生組織等等,肯定都已經安插了不少人。中共長期運用的一套鬥爭及組織策略,就是單線領導,也有養兵千日,用在一朝的長遠部署。單是這一點,已經可以隨時找出可以致勝的血滴子,足以子殺人不見血。加上人性的因素,唔係自己人也可以變成自己人。透過手頭上的經濟實力及營商及經濟機會,又有壟斷了的政治資源,足以籠絡甚至收買一些意志薄弱,立場容易搖擺的所謂民主派中人。至於早就已經搞定了的那些民主派內的朋友,就更是無需多說了。今次只是負責𠝹票執死雞的做那人表現得特別核突罷了。

政府加上西環這個組合,除了在資源及先機上的優勢之外,還可以用盡制度上的不公平性與漏洞,DQ 的主動權又在政府手上,足以打散泛民主派陣營。一切就像早已經編排好的劇目,先是建制陣營萬眾一心,整個選舉機器迅速起動。然後有選舉主任做打手,DQ 了站在道德高地說要奪回議席的 Plan A,事先張揚會出來𠝹票的,便可以乘勢大條歪理,以不滿 Plan B 的安排為名上場扮演政治小花臉的角色了。

除了沒有制度上的優勢,沒有政府的公權力來遷就之外,又沒有西環這樣的大佬在背後統籌統領,還有不為港人知悉的王牌在手。這已經是先天缺陷。資源上的不足,就更不在說了。而更大的問題,是就算加上一個「泛」字,也難以做到萬眾一心,然後再加上有內鬼。

廣告

對於部份年輕人來說,這樣的局面就真的是變成個個都揀唔落手了。以今次所謂有「民主派」背景的兩位參選人來說,認識李卓人的都知道,他為人大度,而且對強權的立場一貫如一。人人也都看得出馮檢基一貫的表現是如何,今次又是有幾雙重標準,表現又有幾醜陋。但年輕人就算不會選擇馮檢基,李卓人在他們的心入目中仍然是泛民主派的「老油條」,就是「大佬」,就是選不落手。焦土派便大條道理販賣他們那套「投票無用論」,甚至荒謬到要支持以𠝹票為目標的另一個所謂民主派的「大佬」及「老油條」。

今天香港的體制,要不就是把年輕一代推向絕望失望,也可以把部份人變得越來越焦土,甚至可能可以收賣部份年輕人,讓他們變得比焦土更焦土。

廣告

往後應該如何走下去,這確實亦是一個重要的問題。再用現有的模式,以為透過民主派組織之間互諒互讓,以協商或初選找出一個各路英雄都能接受的出來代表泛民主派就有機會勝出,這一個傳統智慧已經不管用。

民主派確實沒有辦法把年輕人的組織及力量融入現有的泛民主派框假之內,這個也是事實。對於很多年輕人來說,犬儒一點的甚至會說可能沒有什麼管用。「台灣剛過去的九合一選舉,還不是被暗統甚至是明統的國民黨翻盤」!台灣那邊沒有擺明車馬的黨喉舌,沒有幾多個像青關會般打正共產黨衛星團體旗號的政治組織,但以紅色資本買起部份傳媒機構,以各種方式侵佔網絡平台,然後用上大批親統媚共的寫手,沒有馮檢基也可以有共諜。從這些看來,不都是共產黨玩哂嗎?

港台兩地兩日內的兩個選舉,有人說共產黨都是贏家,但其實形式及效果不盡一樣。

要留意到,台灣的民主制度已經相對穩定及公平,台灣民眾的政治文化也越來越成熟。雖然有人說部份台灣民眾仍然比較單純,對中共的滲透缺乏警覺性。但無論如何,要削弱台灣人的民主人權意識基本上已經沒有可能。而且,只要一觸動台灣政治地位問題,選舉結果就會再一次翻盤。所以就算韓國瑜在高雄,也只能打素人政治,中共要影響台灣的選舉結果,也只能跟台灣的體制及台灣本土的政治氣候來調整。這是第一點分別。

另一方面也,要看到台灣在既有的藍綠力量之外,體制已經有足夠的包容性來容納主流政黨以外的青年組織。這一點更是中共如何阻止也阻止不了的。這一次九合一選舉,新興的力量在選舉中的表現雖然仍未可以說是令人眼前一亮,但卻值得重視和留意。

但如果大家仍然對民主有盼望,仍然相信強權不可以、也不應該千秋萬代,如果仍然相信香港應該值得有一個更合理的制度,那就大家都要走出自己的框框及觀念安全區,集思廣益,想想如何應對及面對未來。對於當前的困局,可能大家都沒有什麼靈丹妙藥,但如果真的不認命,真的要爭取民主,不能接受一個只容許擦鞋聽話、轉軚、雙重標準、自我背叛、今天的我打倒昨日的我的政治環境,每一個人,包括年輕人及民主派的大佬,都有責任作出思考。潘多拉的盒子打開了之後,什麼可怕的事都發生了,唯一可以留下來的就是盼望。沒有盼望,便只會繼續如此,其他所有可能性都不會再出現。所以不能放棄,今天可能大家都沒有什麼奇謀妙策,但就讓我們大家都從今天開始認真思考,想想如何走出這個困局。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