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離不棄還是中途放棄?然後又要下一代承受我們留下的爛攤子嗎?

2017/1/31 — 2:47

mokeekee 攝於2014年9月28日金鐘放催淚彈前

mokeekee 攝於2014年9月28日金鐘放催淚彈前

【文:[email protected]

時間回到2014年5月,和平佔中運動在全港五區舉行「全民政改商討日」,讓香港市民參與,選出3個符合國際標準的普選特首方案,以便在6月中後旬給市民投票,選出香港人要的終極普選方案。那時周融在妖言惑眾,「愛字頭」同班騎厘怪在叫囂,各種普選特首方案真的假的看得人眼花撩亂,但市民心中都已拿定主意。縱然知道只要中央一槌定音,大家再商討都是徒然,然而商討日的參加者都還是積極投入討論,最終3個出選方案都有公民提名,在6月的公投有70多萬人投票,選出真普聯提出的「三軌方案」作為香港人的選擇。

中央當然不會輕易就範,然而香港社會已經就政改方案鬧得沸沸揚揚,有部分人已蠢蠢欲動準備佔中,雙學更是蓄勢待發,和平佔中那邊亦安排了預演佔中*。另一方面,港共政權卻怕得要命,把公民廣場圍起來。8月 31日人大就政改方案落閘,香港人震怒,和平佔中那邊又打鼓又剃頭又行山,終於鐵定10月1日佔領中環。選10月1日聽聞是想減低衝擊云云,顧慮多多其實真系好洩氣。雙學那邊卻非常積極,已經安排大專院校22/9 – 26/9罷課。14間大專院校成立「罷課委員會」,多名大專院校教師和畢業生發表聯署聲明,支持罷課。

廣告

22/9 下午多個大專校園異常冷清,學生齊集在香港中文大學百萬大道參加誓師大會,由當時的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宣讀罷課宣言,氣勢磅礡,繼而展開了「罷課不罷學」,一眾師生移師到政府總部添馬公園一帶開設公民課堂。26/9中學生也加入罷課,晚上集會尾聲時,學生們發起「重奪公民廣場」行動,爬過原本不應有的圍欄,闖入廣場,警察瘋狂噴胡椒噴霧,學生坐在公民廣場內至警察翌日早上清場。27/9清場後,大量學生和市民湧到政府總部聲援被捕學生包括黃之鋒,到場的人不斷送上補給品,包括清水、眼罩、保鮮紙、紙巾、乾糧等。大家穿上雨衣,戴上眼罩,掛上毛巾,在政府總部四周坐著,由早上直到深夜。

28/9零晨時份戴耀廷正式宣布開席,然而學生卻要離開,原因是不滿學生運動被騎刼,學生是過於偏執了,長毛忍不住跪求大家留低。只有少數人到政府總部報到,由早上到正午,人們一個一個走了卻沒有多少個回來。政總一帶不時有人傳來那個路口不夠人要守住,行到去都不過小貓三四隻,成個政總冷清清,和之前一天迫到水洩不通四處都見到堅定的眼神簡直是兩個世界,人啊人,你們到哪裡去了?佔中前有過不少浩浩蕩蕩的活動,很多人出過力流過汗,現在真的要佔領了情況就這樣慘淡。

廣告

但奇怪的是好像連警察都直行直過不太理會場內的人。然後才斷斷續續傳來外面的消息,原來午後警察開始不准人們進入政府總部,人多到湧出馬路,佔領了夏慤道和彌敦道。政總外面原來早已「兵荒馬亂」,市民和警察緊張地對恃著,警察向手無寸鐵的市民狂噴胡椒,大家只有雨傘、毛巾、眼罩等保護自己,但絲毫沒有退讓;警察放催淚彈,人們散了又回來,仍然沒有退讓;電視直播著警察的橫蠻,成千上萬的人陸續趕到增援,前一晚走了多少人,今天晚上10倍、20倍的回來。終於促成了金鐘、旺角和銅鑼灣長達兩個多月的佔領。

當中有多少感人的故事,義薄雲天的肥師奶擋在學生面前吃胡椒,瘦弱的阿叔要幫學生擋子彈,緊守各關口的哥哥仔,龍和道走在最前的女生,小女孩用纖細的手撐著傘…有幾十萬個人去過佔領就有幾十萬個故事。雖然到最後以清場作結,但人心不死,十多個專業人士組成的團體,多個傘後組織在佔領後不斷努力在公民社會發揮影響力。而政府的政改方案於2015年6月18日,在立法會以8票贊成28票反對,大比數地否決了。

這些日子以來,我時常反思是什麼能令香港市民雖然面對催淚彈、胡椒和各種暴力威脅,雖然手上只有把雨傘,還是不退?是不甘屈服於強權的理直氣壯,是不甘於人大831踐踏香港民意和漠視人權的假普選框架,是對建制及其一眾爪牙多月來的謊言和囂張的厭惡。還有就是對真普選的渴求,一個給年輕人帶來希望的將來。我又反思是什麼能令建制派在立法會政改表決日如此失智以致大敗?是謊言太多,囂張跋扈,漠視民意。其實每一個出自良心的意願和選擇都值得尊重,因為人人平等,但在極權社會只會有長官意志,公民被貶為奴隸,然而公民意志仍是對抗極權的最有力武器。事實上,對自由、公義、平等的渴望是不能壓抑的,但有時人因為各種輿論,生活的壓力,現實的困苦等,變得短視和麻木。這時只能透過社會運動一次又一次喚醒人的良知及初衷,一點一滴地凝聚民意,操練意志,每一次的擇善固執的選擇和行動都能提昇智慧、鞏固民志,但行一錯步棋就會把之前辛苦積存的民志磨滅及把民意失掉。

到了兩年多後的今天,雨傘運動後的第一次特首選舉,終於有機會實踐公民提名,其實是非常值得支持的事情,畢竟這是70多萬對政改表了態的香港市民的選擇,辛辛苦苦付出了這麼多代價死都唔袋住先的堅持。如果非建制選委(其實當中好多都在這兩年間推動了很多社會運動)不把握機會,如何能對自己及一眾堅持民主發展的人有個交待?更不要提什麼換人換制度了。況且非建制選委都明白在這扭曲的小圈子特首假選舉下,提名和投票可以是不掛鉤的,何不提名起碼一位泛民代表,為特首選舉打開缺口?

另一方面,現在長毛已明確表達願意參加特首選舉,但卻遭到各方打壓。長毛有膽量對建制直斥其非,但那些特首候選人有誰夠膽公然反對大人831決定,重啟政改?政制問題固然避而不談,民生問題就做騷,打壓長毛的人明知他們虛偽,卻寧願要繼續看他們做戲都要阻止一個挺身而出指責他們的人,實在令人費解。而且長毛是宣誓遭到司法覆核的議員之一,大家咁努力又遊行又籌款就是知道這根本是無恥港共對付不同政見人士的打壓手段,以人治凌駕典章制度,剝奪香港市民的政治權利。但攪咁多都是被動,怎能及得上涉事議員藉特首選舉舞台把事件搬上國際舞台,從而給中共港共帶來壓力?看,回歸19年,連民選議員的資格都要被無理剝奪,還要用堂皇的扭曲法律程序去掩飾。

有很多人認為自雨傘運動以來,又經歷了區議會選舉、立法會選舉及選委選舉等大大小小N咁多場戰役,公民社會實在疲累,需要好好休息,但sorry在極權社會那有安樂茶飯可言?明知特首選舉乃大龍鳳一場,何必急於送上非建制的民意?須知賠上的民意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氣,太過順攤恐怕只會贏粒糖輸間廠。爭取民主長路漫漫,現在有人說倦了,不玩了,初衷都忘了,竟然退化到要渴望有個明君的人治心態!不是有人埋怨上一輩香港人白白浪費了30多年的時間,令民主發展毫無寸進嗎?現在有些人正要把香港拖進同一個漩渦。

 

*《72511 見證公民抗命》一書收集了參與預演佔中的人的感受,內容有笑有淚,好不感人。

註:以上是筆者的個人意見,不代表「做個聰明選民」立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