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浩恩

梁浩恩

政治系畢業,輕度 Asperger 患者,喜歡下國際象棋,讀書和寫作,健身和游泳。

2019/7/21 - 17:44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7.14 沙田新城市廣場

7.14 沙田新城市廣場

一路都想不通為什麼警察不拿委任證出來,又反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細心想想,你會發現其實整件事的邏輯很 Catch-22。*

假設當日你下午購物之後離開想從沙田站回去大埔時,被不知名的人士攔了下來。你看看眼前的這個人,身上一點警察的證明文件也沒有拿出,只是頭戴頭盔和拿著棍棒揮舞,說地鐵站的出口已經封閉,叫你要從旁邊離開。

這好比街上有個你完全不認識的人,突然命令你要服從他的指令,但是卻又拿不出任何客觀證據要說服你。這一類人正常人也不會和他爭吵,只會當他是神經病。當你想繼續前行,他一邊用手拉著你,另一邊揮手叫旁邊拿著印上「警察」盾牌的同伴過來,說要登記你的個人資料。

廣告

熟讀時事新聞的你,記得三年前已經有新聞說機場保安因在淘寶之中淘了個警員委任證,只是在大嶼山設路障時才被發現。這個年代有淘寶,只要你有錢就連委任證也能偽造出來,要找到一些仿真度高的警察裝備又怎會是問題。而且又因為有了淘寶,現在就算你出示了委任證,當事人還需要將資料拿到警署以作識別,才知道眼前人不是在吹牛。畢竟警員委任證又不是銀紙,無得真場驗真偽,一般市民也沒有這個技巧或知識。

要示威者為行為負責,警察就先需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他們要保護的不只是公眾財產和各方安全,他們要保護是整個警隊的名聲。如果執法者不帶頭守法負責,那麼法律就只能制裁守法者。鼓吹執法時不用出示身份證明文件,沒有熱線讓市民確認眼前人確是警察,結果只有兩個:鼓勵市民冒警解決問題,以及增加淘寶交易額。

正常人在街上遇上不出示證明文件的陌生人,任誰被威嚇或有肢體衝突也會不合作,甚至適度自衛還擊。這種情況之下如果以阻差扮工拘捕,大概有很多市民可以因此脫罪,之後警察又會出來說自己捉人,法官放人。然後這個輪迴又不斷無止境地循環:自己製造問題,然後再解決問題,來合理化自己在運動中的存在。

原來,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逃犯,條例,和,香港人,陰,陽,相隔;
不是在,新城市,廣場,入不到,沙田站;
不是,鄺俊宇,的,句子;
而是,你,站在,我面前,我,卻不知,你,是,警察。

(* 編按:Catch-22 一詞源於美國作家約瑟夫.海勒(Joseph Heller)寫於 1961 年的同名小說,大意指一個自相矛盾的處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