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一老師以「警黑勾結」出題ㅤ何錯之有

2019/9/25 — 18:15

「警察表面上維持治安,但實際上卻與黑幫暗中勾結,置市民生死於不顧,真是 __________。」

這是九龍某中學中一中文科溫習工作紙的一道題目,在近日肅殺的政治氣氛中,無疑又成為了撐警撐政府一方攻擊教育界、借意發動學界「整風」的題材。據傳媒指,校方已經「與該名撰寫題目教師了解,涉事教師承認嚴重過失並致歉;辦學團體又隨即強調,他們與校方「一直保持政治中立,並要求教職員須保持客觀、理性及持平態度教導學生」,而且責令教職員「在執行教務時秉持專業客觀,以學生學習利益為大前提」云云。

對老師出題不滿的家長,公開要求校方「提供污衊警察理據」。很明顯,校方並不打算支援老師抗辯,而是期望老師匆匆認錯,平息風波了事。說到「污衊」,理應就是提及「警察實際上卻與黑幫暗中勾結,置市民生死於不顧」,是子虛烏有,是失實的指控。或者,一日未有公正的獨立調查,在元朗、荃灣、北角,是否當局刻意製造「冇警時份」或者放生白衣人,仍是莫衷一是;但基本上,只要警黑勾結危及市民生命的事端確曾發生,那麼老師就不過是引用現實生活中可見的事例出題,「污衊警察」之說當然也不可成立。

廣告

或曰,基層工人可不要拿華探長年代的舊事來為「教畜」開脫,而且近月的暴亂事態也不能作準。好心啦,警黑勾結視人命如草芥,你以為真的是咸豐年的事?基層工人就用一宗近年發生的事件來答你。

2014 年 10 月,尖沙咀曾經發生一宗黑吃黑的命案,綽號「阿紫」的刀手被另一群敵對刀手斬殺。事後警方先後拘捕了五名涉案青年,但當中只有一人曾經被送交提堂。最終,五人全部在案件不同階段因證據不足而被警方釋放,兇案至今仍然懸而未破。

廣告

另一方面,廉署從針對多名警務人員的跟監行動中知悉,有起碼三個分屬不同單位的警務人員,合謀將關於尖沙咀兇案的內部資料傳遞予外人,並且獲得酬勞。經過約七個月調查,廉署「收網」,逮捕了一名警員、一名警署警長,以及一名商人,控以同一項「串謀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三人移送區域法院公訴。(特區 訴 李潤福及其他,DCCC 67/2017)

三人在 2018 年初被判罪名成立。據法官在判詞中裁定,三人在涉案期間曾經多次彼此以 WhatsApp 通訊或者見面,當中分享的資料,涉及鑑證結果、目擊證人供詞、疑犯背景、警方調查進度、現場閉路電視內容,以至認人、拘捕令及保釋程序的資料等。例如︰

  • 兇案後三日,警員就曾發訊予警署警長,提出「有人」想知道關於兇案的資料,並查證案件是否正由警區反黑組調查。
  • 兇案後一個月,兩名警務人員會面,談論到血液化驗結果及疑犯當時的處境,以及目擊證人所見到的案情。
  • 兇案後約三個月,警員與商人會面,討論疑犯即將提堂的事宜,並提出就「放料」索價 600,000 港元。
  • 兇案後約五個月,警員在另一次會面中向商人建議,尚在潛逃的青年們最好逐個回來,並由律師陪同;警員並要求商人告知另一方,警察們會嘗試「壓下證據」,例如弄污閉路電視片段、告知「找不到證人」等等。

主審法官在判刑時進一步指出,就起碼其中兩個兇嫌而言,證據顯示他們充分運用了來自警務人員的資料,包括閉路電視片段內容、通緝令內容以及認人安排等;尤其在警務人員與商人「通水」後不久,兩名青年就在律師陪同下返港自首,並且隨即獲警方放行。法官亦裁定,有起碼五人曾經瓜分「報料」所得的酬勞,當中包括三名被告,就獲得由 20,000 到 100,000 港元不等。法官更認為,即使本案只牽涉員佐級人員,但他們瀆職的案情事關一宗謀殺案,比起警務人員瀆職的經典案例「特區 訴 冼錦華案」嚴重得多。三人最後分別被判入獄 3 年、30 個月及 27 個月。

敢問那位投訴的家長、校方、辦學團體、教育局,以至打算在日後繼續對老師出題事件窮追猛打的顯貴們︰警探藉出售黑幫仇殺案資料、安排放走疑犯而謀取私利,算不算得上是「與與黑幫暗中勾結,置市民生死於不顧」?如此一宗昭昭在目、法院公訴定讞的瀆職案,難道還不足以證明,老師的擬題絕非無中生有的「污衊」,反是警世育人的上佳教材?

我們更要留意,這宗骯髒勾當,正正發生在社會焦點集中於雨傘運動、警方借應付社會抗議之機而濫權風氣漸長的時代。政府迫於公眾壓力,將鎮壓運動期間傷害示威者的「七警」及朱經緯送交司法追究,但明顯對警隊作風已見腐朽的現實視而不見,以致在警務人員濫暴案仍在審理期間,又發生了 O 記警司收受賄款包庇淫業的事件,還有不計其數的「休班警對退休警得分大戰」。

如今,警民關係在逆權運動中已降至冰點。撐警的政府官員、輿論領袖和市民,是否仍要拒絕警隊已經爛透的事實,卻硬要對付指出問題所在的老師和其他專業人士?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