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共帝國近平元年 ......

2018/2/28 — 10:32

習近平 l Antonio R. Villaraigosa @ flickr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2.0 Generic (CC BY-NC 2.0) l 資料圖片

習近平 l Antonio R. Villaraigosa @ flickr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2.0 Generic (CC BY-NC 2.0) l 資料圖片

去年十九大前後,不少論政人士已從種種跡象加以分析和忖測,指出習近平部署邁向封建專制之路的端倪,直至早前官媒公告有關刪去「國家主席、副主席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一節的修改憲法建議,終於水落石出,為習近平縫製的龍袍已備妥,登基石階也鋪設好,只等待紫禁城殿前太監朗聲宣旨,百官眾將便按部排班,萬歲萬歲萬萬歲之聲隨即響徹人民大會堂……。   得悉當前習大帝如此精心布局,筆者相信地獄裡的毛魔頭應該深慶得人,因為習仲勛的子嗣終於把黨國專制推進向個人獨裁局面,可謂青出於藍,可是筆者也相信陰間的鄧矮子恐怕氣得七竅生煙,爆出四川粗話,直斥那姓習的毀掉他當年防範領導人獨攬大權的規律。   政治風雲幻變中其實早已有跡可尋,至此筆者可以斷言:「中華人民共和國」已不復存在,代之以「中共帝國」,2018年的戊戌年應該是中共帝國的近平元年了。

相對而言,毛澤東狂妄跋扈,鬥爭成性,以無法無天的手段弄權主政,而鄧小平嚐過被獨夫打壓清算的苦頭,劫後嘗試以國法黨規杜絕獨裁者的復辟意圖,可是,習近平的權術計算精密,深謀遠慮的不斷透過修國法和改黨規,最終以所謂「依法循規」的步驟,回應所謂「廣大人民的意願」,集黨政軍大權於一身,「名正言順」永續至高無上的尊位,其奪權謀略其實絕不能小覷。 如今看來,集權於核心的大趨勢已成熟,附庸歸位的大格局也甫定,北京皇城的黨媒喉舌終於開腔揚聲,鳴鑼響號,預告習大帝黃袍加身的大典將快要蒞臨。 本港一眾政棍、土共和學閥聞訊只能跪倒下拜領旨,急急搖晃尾巴狂吠和應。 且看葉國謙、鄭耀棠和劉兆佳之流,以及其他投機份子為主子修憲舉動的辯解說項言論,根本談不上強詞奪理,簡直只能說是混淆黑白,顛倒是非! 令人不禁慨歎中共帝國治下的奴才和走狗何其墮落作賤和厚顏無恥!   

報載內地異見份子、共產黨內的一些開明黨員,以及本港和海外民主派人士,紛紛指斥這是政治體制上的倒退,貽害無窮。 不過,筆者卻認為這哪裡是甚麼「倒退」,因為中國共產黨的本質從來就是陳勝和吳廣式的草莽流氓心態,由井岡山挖洞結寨到搬進北京城內的中南海,處境不同但是思想和言行從來沒有改變過,一直只是原地踏步,沒有「進步」,哪有「倒退」?  仔細分析過去這些年來共產黨所作的所謂變化,可說只是因應時局形勢的短期策略,或者更是迂迴閃避的應變戰略而已,自欺也欺人。 共產黨人的嗜權本性和治國施政的終極目標概括起來就是四個字:「攬權專政」。  事情發展至今,只不過是習近平進一步凸顯其個人野心和滿足其權力慾,以民族主義包裝的「中國夢」落實其「封建春秋大夢」,正式冠冕堂皇的補上四個字成為:「攬權專政,唯我獨尊」。

廣告

事實上多年來習總以打貪反腐手段清除黨內異己,重新在黨軍政各圈子安插心腹部屬,如今中共帝國的習大帝無疑是富甲世界,權傾天下。  可是,從另一個角度看,日益強大而走向封建帝制的共產黨內部依然危機重重。 須知維繫著帝國內部團結的誘因不外乎權力的掌控和財富的分配,如今習大帝當然如日中天,聲威懾人,不過筆者認為,難道江澤民、胡錦濤,以至其他元老級的屬下舊部真的甘心臣服屈從?  況且觀乎過去黨內鬨鬥的歷史,不同的利益集團和山頭幫派仍然林立,絕對的擁權領導人只能不斷加強壓抑力度震懾異己,鞏固權位,但是,個人權力膨脹愈大,引致的內部權爭矛盾更容易激化,衝突更容易觸發。 筆者認為這是政治上專制政權趨向腐化、內鬨和衰落的惡性循環和必然規律,相信中共帝國終究也不能逃避這樣的結局。

2018年的戊戌年是中共帝國近平元年,何年是近平末年呢?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