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共式 Robot

2019/2/15 — 12:04

中國證監副主席方星海在《世界經濟論壇》的一個題討論會上,題目是「當全球秩序失敗」(When Global Orders Fail),指出中國崛起是令全球秩序失敗的原因之一,西方國家需要進行政治改革,引來台上另一名講者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歷史系講座教授杜斯(Adam Tooze)笑了出來。

這個時候還大談「中國模式」的優勝,就等於瀕死的肺癌病人跟探病的人大談吸煙對健康的好處那麼荒誕。

方星海是何許人?根據《眾新聞》的報導:「他畢業於清華大學經濟管理系,1986 年進入美國匹茲堡大學,一年後獲得史丹福大學獎學金,轉校攻讀經濟學博士,師從諾貝爾經濟學得主、時任美國總統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1993 年,供職於世界銀行,擔任世界銀行華盛頓總部經濟學家、投資官員。」

廣告

從這個履歷表看,方星海是一名「叻人」,智商不會低,卻可以從嘴巴放出這麼違反常識與政治現實的屁話來,這絕不是偶然的!

事實上,中國歷史上從來不缺「叻人」,中共實施「開放改革」四十年以來,很多人出洋留學,練得一身好本領,知識上不輸别人。

廣告

問題是,人才在中共尤其是習近平治下是沒有自由意志的,都淪為奴才,不可以流露不同的意見,必須緊跟著主人的旋律和唱、起舞、叫吠,成為應聲蟲。

再來看看中美貿易談判中方首席代表劉鶴,他的履歷也是不俗的,九十年代曾以訪問學者身份到美國薛頓賀爾大學工商學院參與研究及教學工作,又曾在哈佛大學約翰.F.甘迺迪政府學院國際金融和貿易專業修讀公共管理碩士,跟鬍鬚曾做過同學。現在貴為副總理兼中共中央財經委員會辦公室主任,不過在中美談判桌上,他也只能淪為習近平的扯線傳訊員,完全失去作為首席談判員的自主空間,因而無用武之地。

這才是真正的「中國模式」,所有人都失去了思想與言論自由,成了有血有肉的「機械人」。所以說到 Robot,中國才是最早有的,而且大量充斥。可惜這些有血有肉的「機械人」不如有 AI 系統的機械人,除了在記憶體與運算功能都不如之外,當操控者輸入不符合邏輯的指令,AI 機械人還是會要求操控者澄清指令,而中共的血肉機械人就連哼一聲也不敢,以胡亂猜測來執行,終於弄到中共淪落至如此尷尬的境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