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共撬票的勝算和三大變數

2015/3/2 — 12:20

新春伊始,撬票風起。特區政府的「政改第二輪諮詢」尚餘兩週就會結束,而且民主派早已杯葛這次「假諮詢」。不過,被視為政府遊說和撬票主要目標的6位溫和民主派議員,包括莫乃光、葉建源、馮檢基、梁繼昌、李國麟、湯家驊,卻紛紛提出各自同意被「撬票」的先決條件,並且一致同意特區政府舉辦政改民調,但是表明民意調查結果僅作參考,不會因而綑綁其投票立場,而且預料支持「偽政改」方案的民意難達七八成。

需知道包括他們6人在內的民主派議員,早已共同面對香港市民,在去年夏秋之交,誓神劈願堅持否決人大831框架下的任何所謂「政改」方案,絕不退讓半分。誓言過後,中共專政集團必須「撬走」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至少4票,才可以通過「偽政改」方案。時至今日,這6位議員是否繼續信守承諾和堅持原則?或許我們可先簡單盤點一下這6位溫和民主派議員的取態。

莫乃光、葉建源、梁繼昌3人表明:如果出閘門檻降至1/8,而不是人大831決定的過半數,那就可以商量,有機會接受修改後的「政改」方案。當然,我不同意他們的看法,依然認為應該堅持「公民提名必不可少」。不過,他們對於外界的批評心知肚明,也了解到其建議同樣為人大831框架所不容。事實上,如果不撤回或修改人大831決定,除非大家推翻港共政權,驅除中共,恢復香港,否則他們的建議在目前政治情勢下根本不可能實現。如果出閘門檻降至1/8真的是他們各人的「政治底線」,不會臨陣一退再退,那麼這3票應該是「撬」不走的。我相信我的這種看法,同樣適用於那些一直不同意「公民提名必不可少」的民主黨議員,以及最近表示「不要以為用民調可以拿到票」的民協議員馮檢基身上。

廣告

那麼就剩下其餘兩人了。首先,湯家驊質問大家「否決政改後,可以如何改善本港的政治生態?」但他卻偏偏沒有問「通過政改後,以後還有無可能改善本港的政治生態?」此外,他表示自己擬成立智庫,邀中間溫和人士加入,令「沉默大多數」可以發聲,呼籲大家要把眼光放長遠一點。他提出考慮支持人大831決定框架下「偽政改」的先決條件,只要以下三擇二具備即可:取消2020年立法會功能組別、降低2022年特首選舉出閘門檻、提委會民主化。這些建議在他緊跟人大釋法有關規定,以及目前不可能提前啟動「五部曲」處理2020年及2022年選舉制度的前提下,當然無從實現。況且,我不相信共產黨會賣賬給他。由此可見,如果湯家驊這次真的言行一致,他那一票難以被撬走。不過,他去年曾經公開誓言必定否決人大831框架下的「偽政改」方案,現在又提出支持人大831框架下的「偽政改」方案的三擇二先決條件,顯然是前後矛盾、邏輯錯亂的行為,令人對他的真誠產生合理疑問。

至於李國麟,他目前成為了中共撬票的頭號對象。他無視自己先前公開誓言必定否決人大831框架下的「偽政改」方案,竟然改為考慮支持「偽政改」方案而「袋住先」,但只不過附帶一項條件:任何可以提升市民提名權和參選權的方案!單以「提升」一詞掩蓋中共篩選候選人的專政現實,就連具體「門檻」目標都不願談。果真如此,難道他就會同意類似把提委會「過半數提名」改為「50%或以上提名」的「提升提名權和參選權」方案嗎?如是者,他那一票搖搖欲墜;否則,他顯然詞不達意,不知所云。不過,到了最後,只要其他民主派議員26票全體堅持否決「偽政改」方案,他由於起不了關鍵性倒戈翻盤作用,因此很可能還是投下否決票。

廣告

總括而言,僅以上述6位議員的言行來看,時至今日,撬票成功的機會雖然存在,但卻不大。但是從宏觀大局來看,自現在起至今年6月表決為止,卻有三大變數,不容小覷:一是官辦民調,二是密室談判,三是修法誘騙。這或許就是為甚麼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在27日表示「由極度悲觀轉為審慎樂觀」的真正原因。

官辦民調就是假統計、真施壓。眾所週知,民意調查充滿抽樣誤差與統計技巧,未必是準確可靠的民意反映。何況,既然特區政府這麼喜歡彰顯真實民意歸趨,為何一直千方百計譴責和抹黑更能準確展現真實民意的公民投票?光憑這一點,就足以反過來顯示官辦民調幾乎必定暗藏炮製假民意的卑鄙陰謀,旨在捏造多數香港市民支持「袋住先」的民意比例和數據。更重要的是,目前《基本法》規定要有三分之二以上立法會議員支持才能通過某個政改方案。換言之,就算當今立法會議員是由全民直接普選產生,也必須要有三分之二以上民意及議員支持,才可以通過特定的政改方案。試問官辦民調可以造假至顯示有三分之二選民支持「袋住先」嗎?在目前全港分區直選議席當中,擁有大多數選民投票及民意支持的全體分區直選民主派議員,已經明確表示拒絕「袋住先」,香港民意的基本面貌不是已經相當明確了嗎?唯今之計,民主派應該爭取主動,及早反制中共及港府的民調陰謀,自己率先委託港大民研舉辦多輪民調和公佈民調結果,強調結果僅作證明「香港選民是否政治愚民」的客觀參考,絕不因為愚民的民粹反應而改為考慮「袋住先」,同時堅決反對特區政府「官辦民調捏造民意和拒絕公投」的卑鄙圖謀。葉建源所謂「官方民調必須公平公正」一說,簡直是緣木求魚,癡人說夢。這一點正好顯示上述6人「同意官辦民調」的想法懦弱和被動,沒有善盡民意代表職責。

密室談判就是利益交換。最近,特區官員表示中央官員對與民主派議員會晤持開放態度。對於會否走入中聯辦談論政改,葉建源說對話沒有問題,而且民主派在否決政改後,都要與中央討論如何重啟政改,因此需要表達意見。莫乃光也表示「無所謂」,雖然有人會認為此舉是轉軚,「但投票時可以見真章」。譚志源局長更表示自己已經與個別民主派議員接觸,感到他們「開始有誠意希望和中央官員溝通」。這些說法重新令人回想起2010年中聯辦那黑暗的一幕。我再次重申:上述6位議員早已在去年夏秋之交,誓神劈願堅持否決人大831框架下的任何所謂「政改」方案,而且清晰表達了要求修改或撤回該人大決定的強烈訴求,與雨傘運動的基本訴求完全吻合。因此,與中共談判的先決條件只有一個:中共願意考慮修改或撤回該人大831決定。一日中共堅決不願考慮,一日港人堅決不願談判。如果今後有人貿然跟中共秘密談判或秘密商議政改,幾乎肯定是一方有好處提供給另一方而不願公開,否則何不光明磊落。現實上,試問誰更有實力提供好處給另一方?答案盡在不言中。4個官位(胡蘿蔔)加4份黑材料(大棒),如果可以換來立法會內關鍵4票,難道有意永遠扼殺香港真普選的中共專政集團還會客氣嗎?民主派議員好應擦亮眼睛,面對現實,既要避免分化,也要避免墮落。

修法誘騙就是炮製虛假希望。新民黨副主席兼港區人大代表田北辰最近表示,自己將會去信全國人大常委會,要求中央支持或容許特區政府,在修訂《基本法》附件一的文件中,寫明2022年及以後的特首選舉,可按照《基本法》、切合香港實質情況和循序漸進原則,重啟政改。田北辰指5年後重啟政改絕非必然,只想爭取到時實現。不過,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相信北京接受的機會不大,對他潑了一盤冷水。無論如何,田北辰方案假大空廢,言不及義。他一方面變相承認人大831框架下的選舉有必要繼續循序漸進走下去,令2017年「假普選」方案大幅貶值,導致中共顏面有損,橫眉怒目;另一方面更把香港真普選的目標投放到天荒地老遙遠的將來,討好不了民主派人士。由始至終,田北辰建議的誘騙重點就是:引誘民主派承認「先有篩選」的一人一票選舉就是《基本法》下的「普選」,以後可以再作改良。然而,一旦大家承認了這一點,以後必定萬劫不復:立法會「普選」可能也會照樣辦理,以後會否撤除「篩選」也會變得於法無據。一句到尾,修法誘騙,可以休矣!

附帶一提,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在24日提出把特首候選人提名門檻「索性提升至4/5」的反建議,亦即要求特首參選人在1200位提名委員中取得至少960人支持,才有資格成為特首候選人。他認為其建議完全符合人大831決定,而且民主派人士只要取得1/5以上提委會席位,「就可以透過不支持某些參選人的提名,實質行使『提名否決權』」,有力「制衡」提委會的提名權。這種見解貌似聰明,實則不然。一、即使民主派能夠否決和制止提委會提名任何民主派所不喜歡的人物,以致沒有任何人獲得足夠提名票而成為特首候選人,那又如何?特首沿用上一屆那位,要他連任,抑或完全出缺?這種「否決」和「制衡」有意義嗎?就會讓這種貨色的制度成為「真普選」嗎?二、歷史事實顯示,傾向民主派的提名委員數目從來未曾達到過1/5這個「高」比例,而在目前不公平的提委會組成結構之下,他們最後能夠拿到240席的機會幾乎等於零。三、即使他們超級厲害地取得超過240席,大家千萬不要低估中共全力分化和收買民主派提名委員的實際能力。四、最重要的是,一個大半生研究憲政的法學教授,今天怎會提出一個更加限制公民提名權和參選權的「反民主」建議呢?這符合哪門子的國際普選標準?一句到尾:撓曲枉直,不擇手段!五、以前「有得入閘屎都食」之人,雖然混賬,還能理解其因由,但是這次有人竟然「有得否決屎都食」,簡直是天下奇談,千古絕唱。六、香港人所爭取的是「真普選」,而不是「民主派所討厭的人無法候選」。連這麼簡單的道理都不懂,實在令人失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