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共是「講獨」大贏家

2017/1/4 — 10:44

港(講)獨思潮起伏,一些獨派候選人及議員,被取消資格,大有共黨恐獨如虎氣象。然而,到今天相信港人仍不敢革命。所謂的勇武派系,除元旦「魚蛋革命」的不是暴動的暴動外,鮮有真正武力衝擊,過往推鐵馬意義,象徵大於實際,無甚用處。而元旦事件,實屬偶然爆發非預謀,故鄙人只會視港獨為「講獨」。今天撰文,便是剖析中共會是「講獨」最大得益者。

自六四屠城,港人對共產黨到達前所未有的恐懼和不信任,香港時刻被視為反共基地。廿多年來,維園總有燭光晚會。內地民主人士被捕或受迫害,皆見港人遊行示威聲援。內地維權人士,也不時支持香港民主運動。兩地反建制者可謂同氣連枝。中國政府常感港人難控,亦深怕如香港普選,引致內地民眾有樣學樣,觸發相同訴求,產生骨牌效應。要解決或減輕香港對內地政治幅射,製造兩地人民矛盾,可說最為有效。

請大家追溯最先提出港獨的,不是現在的城邦派或熱血公民,更非泛民主派等大中華膠,也不是被目為「港獨之父」的梁振英,而是中共政權。時間則是爭取零七零八雙普選,零三和零四年左右,最具代表性人物是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港澳研究所所長朱育誠。而被指「港獨者」,正正是今天中了「中國情花毒」,每年六四皆往維園集會,心繫大陸的大中華膠。

廣告

前面說明共產黨最先提出偽議題誣陷扣帽子,目的自然是令內地人因民族主義,覺得港人離經叛道而敵對,但一直效果不彰,無人相信,因從來只是中共自說自話。事實上,心智正常者,皆不會相信共黨文宣。然而,如果由香港人親自宣之於口,效果便大不相同,而兩地矛盾仇恨,又可以令香港政治幅射往大陸機率降低。事實用非自己人觀點,效果確是強大千倍,錢穆弟子孫國棟當年批評柏楊文章被大陸官媒全篇刊登,便為顯例。今天吾人提出港獨,實幫共產黨大忙而不自知。

泛民,應該說大部分市民,有中國情意結,提出港獨和仇恨新移民議題,無疑令民主派議員陷入兩難。傾向港獨,是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沒有立場的變色龍。守著大中華原則,則會失去本土化年輕人。兩個方向皆是失去部分支持者。

廣告

民間出現仇恨新移民情緒,亦令民主派出現另一兩難,兩邊也有潛在反建制選民(新移民如果拿綜援,利益上必站在建制對立點),幫任何一方也死,泛民真到了男人面對的婆媳糾紛,手掌背後也是肉。即使不計選票,民主黨核心組成部分,除律師便是社工,體制外社工最關懷弱勢社群,叫他們加入仇恨新移民,尤如殺彼等父母。回到上面政治幅射理論,新移民被仇恨,自然令大陸人憤慨,兩地反建制合作基礎,必然削弱。

本土信徒,因得到獨立理論,以為掌握真理大智慧,四處挑釁點火頭,泛民支持者自然忍不住還擊,兩方怨恨日積月累,到今天青政被取消資格,鄙人撰文提出初選協調,泛民支持者竟反唇相譏,可見仇恨之深厚。今天就算兩邊大佬想冰釋前嫌,為大局而合作,也難以向支持者交代。網路時代,是每個人主場,教徒抱「一竹篙打一船人」態度,連六四領袖王丹也不放過,兩地合作基礎自然再減弱。

我不否認很多人也戀殖,懷念英國統治。然而,給大陸人看見港英旗,自然有西方勢力再度東漸錯覺。不要說大陸人,香港大中華膠見龍獅也必反感。可見講獨除了製造兩地仇恨,令香港制度幅射大陸概率降低,亦可以為「外國勢力干預」,「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等謬論提供「證據」。

從宏觀角度,我只看到「講獨」對中共有利無害。根本在吾人提倡以前,中共已經整這個稻草人來打,今天由我們嘴巴講出,令稻草人變成真議題,共產黨開心也來不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