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共滅亡之香港篇(二)

2019/8/21 — 14:54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二,插入中共心臟的尖刀

香港在地域上是中國的香港,在金融上是世界的香港,這是「一國兩制」的精髓。

從系統的角度,香港對中共至關重要。在過去,香港是中共大龍生存的一個眼位。如果沒有香港的長期支持,中共已經滅亡幾次。反過來,當中共試圖對香港實施一國一制,香港反中共的抗爭,立即變成插入中共心臟的尖刀。

廣告

香港受國際政治力量的支持。金融是經濟的核心環節,重要性幾乎等同於政治。香港是第三大金融中心,國際金融系統的重要一環,意味著香港直接受世界政治力量支持。中共試圖通過送中條例,強硬吞併香港,進而威脅國際金融系統,等於侵犯國際政治領地。越來越多發達國家表態,支持香港民眾。如果中共一意孤行,試圖以一國一制摧毀香港,將引發國際政治的全面絞殺。

中共的強硬態度等於將尖刀插入自己心臟其過程主要包括:1,你死我活:在中共的操控下,林鄭堅持不撤回送中條例,讓香港與中共變成勢不兩立 2,港人堅決反抗:如果送中條例通過,香港等於滅亡;反送中運動轟轟烈烈,屬於港人反抗,絕不接受中共統治香港 3,如果中共退讓,林鄭政府失敗垮台,中共強硬形象完全崩潰,中共系統內部分裂,大陸民眾仿效香港,直接引發中共系統的連鎖崩盤。4,如果中共佔領香港,引發國際政治勢力的全面絞殺。

廣告

目前,中共已經被川普打得奄奄一息。2018 年,美國戰略系統全面啟動,川普政府開始肢解中共,到 2019 年 8 月基本打垮中共。在此背景下,無論中共退讓,還是中共佔領香港,都將面臨無法承受的後果,即很快滅亡。更重要的是,如果中共膽敢出兵香港,國際政治力量將與美國戰略操作相結合,實施全方位的絞殺。一旦政治的全面絞殺開始,無論中共還是林鄭政府,包括體制和個人家庭,都將在殘酷絞殺中滅亡。(“中國滅亡在即”一書已經系統分析川普肢解中共,在此不贅述,本節主要分析可能實施的國際政治絞殺。)

一,政治絞殺的多層嵌套結構

政治,往往是為最壞情況做準備,在關鍵時刻施展最大的力量。政治是經濟的更高形式,決定經濟方向,進而影響每個人的具體經濟利益。政治在大多數時候顯得和平,但無時無刻不在準備戰爭。

政治絞殺是明棋,絕大多數人卻看不到。在宏觀層面,只需要對整體利益格局進行分析,就可以清楚看到政治絞殺的模式。按道理,由於政治絞殺極其殘酷,人們首先需要學習宏觀,及時看清楚政治絞殺的格局,才能避免選擇錯誤的一方。但是,絕大多數失敗者只顧眼前利益,站隊即將失敗的一方,從而遭到沉重打擊或者殘酷消滅。

香港問題快速發酵為國際政治問題。由於香港的特殊身份,很快形成層層嵌套的政治力量結構。在宏觀層面,整個結構分四層:1,中心:林鄭所領導的港府,處於最中心位置,在反送中運動爆發後,其主要勢力範圍是港警:2,內圈:林鄭和港警就像孤島,淹沒在香港人民的汪洋大海中 3,中圈:香港是孤島,淹沒在中共領導的 14 億大陸民眾中。4,外圍:中國又是孤島,淹沒在世界政治經濟系統中。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可以很好詮釋當前的香港狀況。整個局勢水火不容,鬥爭不斷升級,必須分出勝負。圍繞香港展開的政治絞殺,影響絕大多數中國人/華人的命運。

1,在中心。林鄭為討好中圈的中共,挑起事端。林鄭雖然是港府的行政長官,職責上為港人負責,即為內圈謀福利。不過,林鄭考慮的不是港人利益,而是為外圈的中共服務,即外圈的僕從,因為林鄭的任命來自於中共,即授權於中共。

林鄭投靠中共,主要歸於兩個原因,首先,中共授權林鄭為特首,林鄭為中共服務;其次,中共給林鄭家人極大的個人利益,讓林鄭獲得個人經濟回報在權力和金錢的作用下,林鄭積極為中共服務,其極力推動送中條例就是為中共服務的關鍵事件。

2,在內圈。香港人民堅決反送中,並且求助於外圈的國際力量。大多數港人意識到,香港面臨生死存亡,必須堅決抗爭,絕不能讓送中條例通過。港人大規模行動的背後是香港富豪和富人階層推波助瀾。香港富豪和富人勾結中共,支持中共在大陸的邪惡統治,獲得巨額財富。但是由於中共準備統治香港,直接侵害到富豪們的利益,富豪們決不能接受,因此暗中積極支持反送中。

香港人民的反送中運動引發美歐日社會的廣泛關注。在林鄭政府以暴力鎮壓的方式打擊民眾的和平示威後,美歐日的官方和民間全面支持香港人民。美歐日政府積極發聲,要求林鄭政府停止暴力。香港人民受到國際社會的支持,反送中的態度更加堅決。面對港府的強硬態度,香港人民絕不妥協。

3,在中圈。中共必須強硬表態,支持林鄭政府的立場。林鄭推行送中條例,本身是在中共授意下操作,香港建制派全面支持。全港人民的反對聲讓林鄭很難承受,建制派立場也開始變得模糊。如果送中失敗,中共將在香港遭重創,習的權威受到質疑,皇帝地位難保。所以,習控制下的中共必須態度強硬,強迫林鄭和建制派議員也強硬表態。

中共保持威脅和壓力,聲稱隨時進駐香港,徹底實施一國一制。由於林鄭政府被空前孤立,無法有效打壓香港民眾。林鄭政府已經實施多種措施,包括對警員高薪激勵,借助大陸公安,警匪勾結,冒充示威者與警察衝突,冒充示威者並抓捕示威者。結果港人抗爭日益激烈,林鄭政府和警察越來越對社會失控。中共看到林鄭辦事不力,中共指揮操作也不見效,只能一邊讓林鄭頂住,一邊威脅直接統治香港。

4,在外圍。美歐日民眾廣泛關注,政府積極表態,支持香港人民。任何人做任何事,都有軌跡,會被未來記憶。縱觀中共的歷史軌跡,其邪惡已被美歐日熟知。尤其在中國經濟高速增長後,大陸人無論出國旅遊,投資移民國外,還是偷渡到國外打黑工,都深感大國崛起,財大氣粗。大陸人一方面花巨資買房買奢侈品,推高當地房價,一方面行為粗鄙,對社會公益極其吝嗇,負面影響當地社會文化氛圍。當香港反送中運動的消息傳到世界,各國網民幾乎一邊倒地表示,討厭中共或者反感中國大陸,同時全面支持港人。

美歐日政府則以實力支持。在反送中運動突然爆發後,港府開始鎮壓,美國已經預見中共可能重演六四,美國政府的多個機構均提出警告,如果中共膽敢出兵香港,美國將實施一系列制裁措施,包括對香港,對中國大陸和對個人的綜合制裁。美國希望以警告的形式震懾中共,讓中共停止對香港的侵略。隨後,其他一些發達國家領導人也紛紛聲援香港。如果了解國際政治經濟的交往模式,就可以清楚看到,這些發聲都是以實力做背書,將與美國的制裁保持同步。

林鄭在推進送中條例時,本來想低調過關,再到中共「十一」高調獻禮。沒想到,反送中運動轟轟烈烈,引發香港,中國和世界的廣泛關注,形成政治絞殺的多層嵌套,林鄭自己直接成為世界關注的“主角”。

二,你死我活

關於送中條例,中共已經醞釀很久,港人也長期抵制和抗爭,雙方針鋒相對。反送中運動轟轟烈烈爆發後,林鄭政府假意退讓,實際強硬,並不撤回送中條例。林鄭政府與香港民眾矛盾尖銳,無法調和,隨即走向完全對立。

隨著衝突升級,送中變成香港與中共之間你死我活的鬥爭。隨著反送中運動擴大化,香港內部矛盾升級到你死我活。林鄭政府只能靠警隊維持,實質已經垮台。中共最初強撐林鄭,進而實際接管香港警隊,以「借殼上市」的方式打壓香港民眾。林鄭作為中共的前台,隨時為中共/警察的暴行背黑鍋。中共的行為雖然相對隱蔽,但是人們都知道中共的特點,於是矛頭直指中共,意味著中共將自身命運也賭到香港。

反送中只是歷史的延續,意味著過去的矛盾已經不可調和,必須有一方被消滅。無論中共/林鄭政府,還是香港人民,都無路可退,只有堅持到底。回顧歷史,可以清楚看到雙方你死我活的背景。

1,中共必須控制或吞併香港。送中條例是 23 條的變形,而 23 條早在 2002 年就被中共提出。不過,當時 23 條以香港民意勝利,港府失敗,董建華不再理會中共要求而告終。雖然在 23 條的問題上香港內部矛盾緩和,但是中共越來越不耐煩。其後的十幾年中,中共多次提出 23 條,都被港府否決或拖延。最後,中共在習的控制下操控林鄭政府,試圖強行通過送中條例,達到實際控制香港的目的。如果計劃失敗,中國計劃出兵香港,直接實施一國一制。

2,港人無路可退,年輕人尤其絕望。香港人無法接受完全沒有個人自由,跪著做奴隸的境況,因此出現 103 萬和近 200 萬人的反送中大遊行。年輕人是反送中的先鋒,也是當年佔中的主要群體。2014 年,香港佔中失敗,中共更加自信,年輕人則更加絕望。絕望中,一些年輕人準備拼命,與中共/林鄭政府鬥爭到底。

送中條例是「23 條立法」的延續,由中共提出。2002 年,錢其琛向港府提出,希望香港盡快落實基本法第 23 條的立法。錢其琛是中共的資深外交領導人,在 8964 和血汗工廠出口時代,為中共的生存立下大功,破格以高齡升任國務院副總理(第二位),分管港澳台事務。錢其琛的講話代表中共中央對香港的態度。董建華政府回應中共中央的要求,頒布「實施基本法第 23 條諮詢文件」。根據諮詢文件,有關法例的修訂會把現時分散於「香港法例」內多項相關的條文抽出集中,並重新寫成一條「國家安全法」。根據「基本法」規定,對叛國罪,分裂國家行為,煽動叛亂罪,顛覆國家罪及竊取國家機密等 5 項罪行作出明確及清晰的立法。

「23條」引發大量反對,董建華隨即讓步 不再推行。雖然 23 條明確保障港人有各種法治和權利自由,但是董建華政府內部出現公開分裂。律政司長梁愛詩指出「23 條就像有把刀在你頭上」,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則力挺 23條。23 條的反對派積極行動,反對立法,在民眾中廣泛宣傳。2003 年 7 月 1 日,50 萬人上街遊行反對 23 條,超出港府預料葉劉淑儀。經過反對派的不斷努力,董建華從宣布無限期延遲二讀,到後來撤回。董建華承諾,先搞好經濟並充分諮詢市民,重申沒有再次提起的時間表。問責辭職,成為港府第一個問責辭職的高官。2004 年,立法院改選後,建制派試圖再推法案,被董建華拒絕。

23 條的終止過程,可以看作港人的勝利,也意味著矛盾得以緩和。董建華卸任後,中共多次提出,港府重啟 23 條立法,由於香港民眾普遍反對,進而形成港府和立法會的抵制態度,中共的每次要求被以不同理由謝絕。即使梁振英(梁書記)當特首,中聯辦全面插手香港事務,港府也仍然態度消極,23 條重啟無望。港府的態度,保證了香港的獨立地位,實際緩和了中共與港人的矛盾,更緩和中共與國際政治勢力的關係。

林鄭推行送中條例是習近平和林鄭兩人共同起作用的結果。習的野心極大,真誠地準備做世界霸主。在習「下大棋」的過程中,必不可少的環節是完全統治香港,同時控制台灣。統治香港,23 條是自然的選擇,林鄭當特首,完全投靠中共,即完全賣港。林鄭和中共可能認識到 23 條不得人心,於是林鄭對 23 條改頭換面,藉口港人在台灣犯罪,完善引渡條款,「順便」送中。林鄭的手段陰險隱蔽,企圖蒙混過關。

香港泛民派時刻警惕,帶領民眾反送中,複製當年為 23 條鬥爭的勝利模式。送中條例一讀後,泛民派就開始行動。與 23 條相比,送中條例鑽法律空子的目的性更強,直接摧毀香港的法律系統,所以香港法律界也行動起來積極反送中。反送中大遊行,民意甚高的「香港良心」陳方安生積極參與並發表講話,起到顯著的示範效應。黎智英的蘋果日報,因反送中失去所有廣告收入,在資金嚴重失血的情況下堅持跟進報導 0.103 萬人和近 200 萬人先後上街,充分說明香港民眾都意識到送中條例的嚴重危害。

時移世易,林鄭代表中共,展示強硬立場。香港在支持大陸發展後,自身地位不斷下降。無論香港在中國的地位,還是香港特首在中共內部的地位,都變得非常低。大陸普遍認為,香港依靠大陸生存,被中共輕視。林鄭更是完全賣港,代表中共統治香港。港人抗爭時,中共對香港民眾表現出典型的征服者姿態,既輕蔑(戰略上藐視敵人),又重視(戰術上重視敵人)。

習近平掌控中共,更準備對香港動武,實施一國一制。我在“中共滅亡在即”中總結習的特點,典型的紅小兵掌權。紅小兵上位後,表現出極度的文盲式自信,包括文明盲(無人性的豪情),現代社會的文化盲,基礎教育的識字盲,對世界一無所知的世界盲,矛盾的美國盲,單向反應的思維盲,投機生存主導。習的特點決定,中共不再韜光養晦(鄧小平),悶聲發大財(江澤民)和不折騰(胡錦濤),而是要全面統治香港,讓港人像大陸人一樣,對習跪著求生。當香港人反抗,習必然試圖採取更加暴力的手段,殺雞儆猴。

習以紅小兵模式打壓香港。反送中運動爆發後,港人的激烈反應大大出乎中共預料。韓正負責港澳事務,兩下深圳,指揮港府替習解決港人問題。韓正指揮時,林鄭還假意讓送中條例「暫緩」和「壽終正寢」,沒想到港人識破花招,運動越演越烈。韓正看到計謀不成,很快回北京。習開始按照自己的習慣,以紅小兵模式治港。林鄭表示不再退讓,中共控制香港警隊,以無底線的方式打壓港人,包括警匪勾結,福建幫騷擾,往香港警隊裡參雜大陸公安/武警,在大陸對香港掀起一輪輪討伐宣傳攻勢,展示中共的各種武器和武力,不斷升級對示威者的攻擊污衊,在深圳召集香港建制派訓話,要求香港地產商站隊中共,打壓國泰航空和對匯豐動手術,做出隨時出兵香港的姿態......習近平企圖以此手段壓製香港民眾,迫使港人屈服。

港人延續 23 條的行動模式,阻止送中條例的通過。在社會層面,香港是法治社會,知名人士呼籲維護香港法律,港人以遵循法律的方式示威遊行,通過議員向港府施壓。各界共同行動,反對港府的操作。在警察向民眾施暴後,民眾更積極集會遊行,共同聲討,反對港府和警察的暴行。年輕人大規模行動,以各種方式抗議,面對警察的暴行毫不退讓。

年輕人採取與佔中類似的模式,更加堅決和激進 2014 年佔中時,年輕人態度明確,相當團結。但是,香港學生缺乏有效的利益訴求,沒有明確綱領,也沒有長期可以團結港人的導向。香港權貴集團與中共聯手,以危害香港經濟為由,誘使大部分香港民眾反對學生,最終導致佔中失敗。年輕人不甘心失敗,反送中運動爆發後,香港年輕人更積極參與,成為示威運動的先鋒。尤其在警察開始暴力打壓和警匪勾結後,年輕人更加堅持,抗議花樣翻新,讓林鄭政府和警察疲於應對。

年輕人的堅決源於對香港現狀的絕望 2014 年佔中時我曾發文分析,佔中的民主自由和雙普選只是表象,關鍵在於香港的社會和經濟體制,尤其是房地產模式。香港是嚴格的等級社會,金融地產的權貴集團掌控香港,壟斷社會各方面權力。隨著金融地產不斷吸血,社會畸形運轉,實體經濟日益萎縮,年輕人越來越絕望。年輕大學生作為主力,希望改變現狀。佔中失敗後,香港房地產再度暴漲,與大陸房地產的漲價去庫存同步,實體經濟更加蕭條。林鄭政府進一步打壓反對聲音,積極推行對香港年輕人的洗腦工程(教育),尤其強制推行普通話,以便中共未來更容易統治香港。

年輕人的堅決和激進,讓中共震驚。反送中運動爆發後,很多年輕人積極參與運動,有的年輕人甚至寫下絕命書。根據相關信息,港府和中共內部早期對通過送中條例相當樂觀,即使港人兩次大遊行,中共都覺得問題不大。中共自信掌握香港人的心理,只會上街,只關注自我,所以先暫緩修例,待遊行平息後再擇機強推條例過關。不想到年輕人堅持鬥爭,形勢越來越緊張,矛盾越來越激化。示威運動一個月後,年輕人折騰的範圍更大,林鄭更加失去香港民心,一線警員心理接近崩潰,並引發港府內部的分裂。中共不得不正視年輕人,召集各界人士了解年輕人狀態,試圖分化瓦解年輕人的抵抗力量。

中共為打壓年輕人使出全身解數。在中共的單向思維裡,鎮壓是解決問題的唯一方法。打壓過程中,習的紅小兵模式得到充分展示。而且,中共不再在大陸屏蔽香港消息,反而天天宣傳香港,將香港年輕人描述為暴徒,甚至恐怖分子。林鄭也趁機表現,不再說自己是「母親」,而將香港年輕人描述為「廢青」,並迅速宣傳。在香港經濟嚴重下滑的背景下,林鄭政府利用年輕人不關注經濟的特點,將責任推給示威的年輕人。隨即,林鄭宣布經濟刺激措施,給港人大派福利,試圖重演反佔中勝利模式,讓年輕人失去港人的支持。

隨著衝突升級,港府事已經事實崩盤,中共下一步必須主導港府的統治。中共在集中對付年輕人時,只關注掌控警察,想方設法打壓年輕人。中共忽略了警察已經與港府其它部門分裂,等於在港府內部架空林鄭。而且,港人普遍仇恨林鄭,對港府失去信任。送中條例鬥爭的結果,不僅是林鄭政府垮台,而是現有港府體制崩盤。想恢復港府公信力,只有實施特首普選,並全面清理香港警察隊伍,才談得上港府其它功能。當然,中共絕不能接受特首普選,只能繼續讓林鄭當傀儡,由中共操盤統治香港。

中共深陷香港泥潭,必須進行你死我活的長期鬥爭。中共接手警察事務,在短期的警隊層面,表現更加兇猛。但是中共只顧打壓,忽略港府事實崩盤後,香港該如何治理。中共不可能只管警隊,任由其它部門消極怠工,甚至癱瘓。而如果中共全盤掌控香港,林鄭做傀儡,將更加災難。中共目前是文革紅小兵模式,愚昧野蠻殘忍,只有統治大陸的行屍走肉才有效。如果在香港執政,對香港進行文革式轉型,必然導致港府內部消極怠工和按照抵制,立法會癱瘓,司法系統與港府敵對,香港局勢惡化的速度將更快,香港年輕人更堅決地鬥爭,中共需要更深涉入香港事務。中共正值奄奄一息,統治香港需要的人力,財力和物力,都讓中國更加難以承受。

三,國際政治示威

在政治嵌套中,真正強有力的力量是國際政治勢力。香港本身是彈丸之地,又屬於中共軍事控制的地區,對中共毫無抵抗力。從技術層面,中共可以隨時進駐香港,鎮壓香港人鬧事,不費吹灰之力。中共如果膽敢全面進駐香港,將面對國際政治絞殺。

中共集中對付香港時,忽略國際政治勢力的反應。中共做姿態準備出兵香港時,國際政治勢力不斷譴責,抨擊和威脅中共。中共在宣傳上反擊,聲稱外國勢力(尤其美國)策劃香港人民的示威遊行,表示與外國勢力堅決鬥爭。當然,在中共進駐香港之前,中共與國際勢力的相互攻擊,都僅停留在口頭宣傳。

中共無法理解國際政治模式,陷入當前的絕境。我在「中共滅亡在即」中強調,中共的大政方針主要由中共知識分子集團制定,宣傳和執行,而中共知識分子集團實質是半文盲。習近平等紅小兵文盲上台後,對世界和中國一無所知,完全依賴中共知識分子。半文盲對世界和中國各方面局勢只有碎片化認識,靠小道消息獲得思路,靠意淫制定政策,靠打雞血執行,然後順理成章走向全面崩潰。對外,中共完全誤判川普,誤判世界形勢,被川普打得毫無還手之力。

在香港問題上,中共完全忽略國際金融系統的意義。香港雖然是彈丸之地,只有 750 萬人口,目前經濟基本只剩金融房地產,中共如果採取一國一制,隨時可以吞併香港,對香港的資金實施共產。但是,香港之所以能成為世界第三大金融中心,背後是國際金融系統的支持。香港是中共融資的主要通道,幫助資金實現自由市場和管制市場之間的轉換。香港是中共產品繞道出口的一個集散地,雖然總體吞吐量被不少內地港口超越,但是關鍵時期仍起重要作用。香港作為國際貿易集散地,包括香港機場的貨物運輸,在很大程度上支持國際金融。

國際金融系統幾乎等於國際政治系統。在全球化經濟環境中,國際權貴集團掌控世界經濟方向,金融系統是核心手段。金融與政治交織,互相支持,相當於一體兩面。當金融系統受到攻擊,國際政治勢力會積極行動起來保護金融系統,反過來,如果政治被攻擊,金融將反過來保護政治系統。

兩者相互支持和保護,形成強大的力量。川普從宣布競選開始就在反全球化,川普風暴席捲世界,從基礎上開始瓦解全球化經濟,但是川普上台後,一次次對全球化政治力量妥協。因為,如果川普大刀闊斧肢解全球化經濟,國際金融系統也將隨之崩潰。川普為了政績和連任,需要依靠金融系統的支持。所以,川普風暴只能採取迂迴路線,從全球化外圍操作,在不威脅金融系統的同時逐漸消解全球化政治系統。

當中共試圖統治香港,國際政治勢力迅速集結。不同勢力從不同角度出發,警告中國,支持香港。大致上,國際政治勢力,主要包括三部分:

1,美國副總統彭斯和國務卿彭佩奧代表的基督教強硬派力量。這支力量從信仰的角度堅決反對共產主義/社會主義,支持香港,接見黎智英。我在「川普風暴」和「中共滅亡在即」中都強調,副總統彭斯屬於強硬派,在川普內閣中不是虛職從兩人的分工上,川普主要負責進攻,彭斯負責防守和跟進;川普負責和平(經濟),彭斯負責戰爭。國務卿彭佩奧負責對外事務,加上被中國結仇,不僅態度堅決,而且付諸行動。如果中共進駐香港,實施一國一制,他們將推動對中國的在政治/軍事上的全面圍堵和封鎖,同時歐洲日本加澳英都將積極參與。

2,議長佩洛熙代表全球化集團的利益,受到參眾兩院的共同支持。從個人角度,佩洛熙 8964 在天安門,與另外兩位美國議員一起抗議中共屠殺學生市民,遭到中共拘留,當時佩洛熙還只是普通議員。到 2019 年,佩洛熙已經成為議長,有權力隨時提出動議。一旦中共進駐香港,佩洛熙可以推動從經濟,政治,文化,個人等方面,對中共和港府的中共幫兇進行絞殺,歐洲日本加澳英也會全面參與。

3,美國總統川普,代表民眾意向,同時具有鮮明的個人風格。川普是肢解中共的領導者,本來並不太關注香港。川普本來聚焦打擊中共,香港無足輕重,但是香港反送中運動轟轟烈烈,中共威脅進駐香港,威脅國際金融系統。川普緊急發言,警告中共,人道解決問題,建議習近平與示威者見面。

川普的思路清晰,態度明確在不同時期,川普的語言有相應的風格:

A,美國總統川普,集中力量打習近平,基本不關注屬於中國的香港。川普是美國總統,世界的主導者,奉行不干涉主義。他的主要目標在國家層面,專注於拉住習,不斷痛打。在打垮習之前,其它事情都是小事。“滅亡”詳盡分析川普打擊習的模式,已經被完全印證。

B,香港是小事,其他人可以解決。議長佩洛熙報 89 之仇,基督教強硬派在思想理念上支持香港。

C,關鍵時刻,川普以吹捧的方式警告習。香港矛盾不斷升級,中共威脅出兵香港,引發國際金融市場動盪,川普不得不出面。川普按照“滅亡”中分析的套路,一方面大力誇獎習,跟習套近乎,另一方面建議習去做根本做不到的事。川普說,絕對相信(Zero Doubt)習能人道的解決問題,建議習與示威者見面。川普的相信和建議都是習的致命弱點,習根本不可能實現。

D,將香港與貿易協議捆綁。川普持續肢解中共,中共聽到貿易戰就心驚膽戰。香港問題影響到國際金融系統的穩定,川普以和解的姿態讓中國一點兒甜頭。美國貿易代表萊特西則兩次宣布關稅延期,給 3000 億美元的 10% 的關稅額度減碼,對中共表示善意,望中共有效解決香港問題。

川普的表態震懾中共。川普的一系列打擊讓中共心驚膽戰,北戴河會議期間各種謠言頻出,諸如中共對中美貿易戰和香港問題憂心忡忡,中共高層內部爭吵等。從中共所處境況看,部分謠言屬於合情合理的遙言(遠處的預言)。不過,習為了顯示權威,不斷驅使香港/大陸警察和黑社會,暴力襲擊/打壓香港示威者,令局勢日益緊張。川普在推特對習喊話後,香港/大陸警察對示威者的打壓驟然消失,黑社會騷擾也立即停止。8 月 17-18 日,無論中共組織的撐警愛國,還是泛民號召的反送中示威遊行,都秩序井然。警察干預較少,警察的暴力行動很少,激發的對抗很少。

四,插入中共心臟的尖刀

中共突然發現,香港如同插入心臟的尖刀,使中國進退兩難如果前進,國際政治勢力將全面絞殺中共,如同尖刀全部扎入心臟導致猝死;如果撤退,中共將無法繼續掌控大陸,如同尖刀抽出心臟失血而亡。

國際政治勢力發出最嚴厲的警告,中共才如夢初醒。讓中共的文盲半文盲理解世界局勢實在困難,中共本來充滿信心準備派兵入港,即使國際勢力示威,中共也基本忽略,認為是外國勢力試圖影響香港局勢。川普專門對習講話,中共才真正重視。種種跡象表明,中共目前舉棋不定,對外發出種種自相矛盾的信號。

中共已經走入絕路。過去兩個月,中共用盡辦法都無法控制香港,局勢反而逐步惡化。中共卻已深陷賭局,無法後退。中共還沒有明確意識,中國已經陷入無論前進後退還是堅持,都不能避免快速滅亡。

根據國際和國內形勢,中共選擇三種中的任何一種,都將面臨無法承受的後果。

1,中共進軍香港,實施一國一制,受到國際社會的譴責以及國際政治勢力的絞殺

到目前為止,中共仍然沒有看清楚形勢。中共舉棋不定,可能在試探西方的底線,評估可能的後果。中共89大屠殺未遭到老布什政府的嚴厲打擊,冒險成功,試圖在香港昨日重現。中共過於迷信自己的成功史,堅持刻舟求劍的思維,忽略現實局勢的巨大變化,是其過去幾個月不斷干預香港事務的關鍵。

川普不是老布什,更不是克林頓。在中共未正式進軍香港前,川普靜觀其變,進而好言相勸。中共一旦正式行動,川普必將支持國際政治力量券絞殺中共。過去幾年,我準確預判川普的所有意圖和行動,本次也必然正確無誤國際政治力量的絞殺行動包括以下幾方面:

A,全面制裁香港美國與香港有特別的“美國 - 香港政策法”,此法案承認中英聯合聲明,並根據香港特殊的政治,法治,經濟和貿易地位,給予香港特殊的政策照顧中共。如果破壞一國兩制,美國可以立即廢止法案,對香港實施與中國大陸等同的政策,包括全面制裁。

在中美貿易戰進程中,川普對香港態度保持中立。不過,如果中共行動,川普毫不介意取消法案,香港既然變成中國的一部分,就不應該再享受美國給予的優惠政策。而且,川普將更進一步肢解中共。堵住香港的漏洞後,川普更容易打擊中共,並且全面封堵中共的對外擴張和聯繫。

外國人和各國機構將全面從香港撤離。這些機構和個人是香港經濟運轉的中堅,如果他們離開,資金也隨之離開,香港將變成空殼,變成中共的沉重經濟負擔。

B,全面制裁中國。中共一旦行動,直接引發國際金融動盪,並導致連鎖反應。在過去兩年,川普一直隱忍,對中共態度友好,對中國的制裁相當緩慢,目的就是盡量不影響或者少影響金融市場。如果中共導致國際金融市場動盪,川普絕不會再隱忍,而是全面制裁中國。中共到目前都無法理解,川普還有非常多措施,隨時通過制裁讓中國經濟癱瘓,推動中共垮台。

川普的制裁措施將得到各發達國家政府和民眾的支持。在香港反送中運動中,各國政府明確表態,要求中共克制,或表示支持香港。對中共的制裁,不是美國單獨行動,而是各發達國家政府的聯合行動。另外,在過去幾年,美國民眾對中國的看法大規模轉向,越來越多持負面或非常負面的認識。假如在香港和中國之間做選擇,歐洲和日本人壓根不需要思考就選香港,民眾也支持制裁措施,主動停止或者減少購買中國產品,增強制裁效果。

C,對中國實施政治/軍事圍堵。從政治角度,讓中共大部分的海外系統癱瘓,不僅失去對外擴張能力,還極大增加獲取國際資源的難度。在軍事上,讓中共全面被壓縮,甚至通過關鍵禁運使中國大量軍事系統受損或癱瘓。

在香港,中國的軍隊和警察陷入泥潭。如果中共進軍香港,必須長期駐紮在關鍵地點,並採取宵禁等極端措施。中共軍警進駐後,香港民主不必抵抗,讓其順利駐紮,隨後香港民眾可以得到國際社會的各種裝備支持,對中共軍警實施各種騷擾和打擊措施。在當前無人機,遙控汽車以及AI極其發達的時代,騷擾和打擊不需要港人冒生命危險,也能給中共駐紮軍警以心理和身體壓力。軍警寢食難安,惶惶不可終日,在士氣和組織上面臨崩潰。

D,對中共相關人員和家屬進行國際圍剿和追擊。在反送中運動爆發後,美國參議員盧比奧再度提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其目的是對涉及鎮壓基本自由的香港或中國大陸的政府官員,美國將設立懲罰機制,包括禁止涉事官員入境美國及凍結其在美國的資產。中共一旦進駐香港,美國國會將迅速通過法案,實施相應制裁。世界主要發達國家將跟進配合美國的措施,讓中共官員和家屬無處可藏。當然,官員可以把子女和財產轉到俄國或者北朝鮮。

有理由相信,國際政治勢力已經開始相關操作根據中國媒體報導:「近日一篇題為《令人咋舌,瑞士銀行公佈消息,100位中國人存款合計7.8萬億》的文章引發關注,並被中國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原所長賈康在微博轉發」。記者就此提問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華竟然沒有否認,而是表示:「 我們注意到瑞士的最新動向,我們嚴肅敦促瑞方以對世界和平負責,對人類安定團結負責和尊重他人財產隱私的態度,謹言慎行,充分認識公開顧客財產信息可能導致的嚴重後果,繼續捍衛顧客隱私,以實際行動取信於國際社會,不要傷害相關顧客和國家的感情,否則造成一切嚴重後果,應由瑞士負責。我們一貫堅持不論是什麼人,不論其職位有多高,都要受到隱私保護,這絕不是句空話,我只能回答成這樣了。」另外,習近平表弟被調查通過賭場洗錢的新聞也得到相當程度的傳播。

中共壞事做絕,惡貫滿盈,卻相信國際政治勢力是善男信女。中共官員在中國掌控權力,讓家屬子女帶著從中國民眾和外資手中洗劫來的錢到國外揮霍。「滅亡」中分析和預測,將來國外必然追剿中共官員家屬子女。中共一旦進軍香港,國家政治勢力將快速操作,提前進入追剿程序。

綜上所述,中共進軍香港,是拿自己的心臟與尖刀對抗,快速滅亡。

2,中共軟弱退卻,林鄭政府垮台,大陸快速失控

中共最怕表現軟弱。各種跡象表明,中共處於兩難,既不敢貿然進軍香港,也不敢表現軟弱和退卻。一旦退卻,將發生系統連鎖反應,中共很快陷入生存危機。

A,林鄭政府垮台。經過兩個多月衝突,林鄭已經變成港府和中共的沉重負資產。中共少將徐焰的講話被廣泛傳播,一邊說香港人壞,中共計劃顛覆和改造香港,一邊說林鄭做了幾件大好事,包括推行親共教育(洗腦)和尋求重判佔中學生領袖。兩個因素疊加,林鄭已經無法正常執政,港府在很大程度上實質癱瘓。中共如果退卻,林鄭政府快速徹底垮台。
 
中共無法應對香港局勢。林鄭下台,等於給人做出榜樣,凡是支持和聽從中共的,都沒有好下場。稍微有點名譽地位受中共支持的人,都不會參選特首。即使有人願意當特首,林鄭政府留下的政治,經濟,社會和文化教育爛攤子,誰能解決?不解決,港府進一步分崩離析,香港局面更加失控。要穩定港府只有一個方式,特首普選。中共既不接受特首普選,又無力恢復港府治理能力,束手無策。

B,香港年輕人(廢青)大獲全勝。香港年輕人勢單力薄,面對中共的威脅,全副武裝警察的暴力打擊,黑社會騷擾和警匪勾結,仍然堅持戰鬥,林鄭卻說他們是「廢青」,「廢青」在大陸快速廣泛傳播,成網紅新詞。如果中共退卻,等於武裝到牙齒的中共和港警竟然打不過「廢青」,香港民眾會說,這樣的“廢青“不如多多益善。

C,香港加速從大陸撤資。中共的所作所為引發全世界的關注,不少資本認識到中共的醜惡,也對香港失去安全感。資本在想方設法把大陸資金撤到香港,再從香港撤離。不僅外國資金和企業資金要撤,權貴資金也急需出逃。

中共把深圳設立為「社會主義示範區」,加速資金逃離大陸。中共的意圖是棄香港守深圳,深圳必須提升金融,經濟和技術能力,以抗衡甚至替代香港。只不過,文盲半文盲已經愚蠢到極致,也可以說是自信到極致,對川普政府反复批判社會主義的聲音充耳不聞,設深圳為「社會主義示範區」。資本都知道,中共從 1949 年開始的各種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倒行逆施,不想被共產共妻的資本家,起碼得逃離大陸,退到資本主義的香港,才能保全生命和財產。

D,大陸官場大地震。香港是中國政治資源投入巨大的地區,如果中共失去香港的控制權,等於龐大的系統失效,官場大塌方。中共不會養大量閒人,相當一部分體制機構將被切除。隨後,中共內部將追究責任,林鄭作為替罪羊被口誅筆伐,而且很可能會往上追究責任,引發中共系統大地震。

中共已經弱不禁風。官場大塌方和大地震,隨時發展成致命打擊。中共內部知道形勢危急,會設法大事化小,但關鍵責任必須追究,忠心耿耿執行中共政策的人必須背負責任。追究過程中,中共內部的鬥爭和分裂,隨時引發中共體制瓦解。

E,大陸社會動盪與中共滅亡。在大陸,中共傳媒系統最初壓制關於香港的信息,後來每天連篇累牘。宣傳報導的內容是中國強大,香港人鬧事,廢青折騰,港府立場堅定。大陸民眾一邊倒鄙視廢青。但是,當港府派發 190 億港元紅包時,不少自幹五和小粉紅憤憤不平,廢青竟然鬧出來這麼多福利。如果中共從香港撤退,大陸民眾會突然意識到,廢青竟然打敗了強大的中共,說明中共並非堅不可摧,更多是欺軟怕硬。越來越多民眾開始鬧事謀取利益,大陸全面陷入社會動盪,脆弱的中共將在大動盪中快速滅亡。

總之,中共如果退卻,香港傷口無法癒合,中共金融心臟大量失血,引發系統快速衰竭,進而導致中共滅亡。
 
3,中共試圖維持現狀,宣傳上強硬,行動上原地踏步

8 月中旬,中共調動警力和警匪勾結等各種小動作失效,但又不甘心失敗。中共試圖維持現狀,爭取多一些時間,緊急商量對策,並找術士和尚道人算命做法佈局,指導下一步行動。

現狀難以維持,中共必須選擇一個方向。中間狀態最脆弱,根本無法穩定,隨時巨變。在內圈,港人繼續積極活動,年輕人更主動出擊,迫使中共做出改變。在外圈,國際政治勢力不斷施壓,要求中共退讓,結束當前不穩定狀態。

隨著時間推移,即使中共不想動,內外圈的力量也迫使中共行動。在中共基本停止對示威者的暴力打壓後,港人擇機主動打擊中共勢力。內核的港府是最薄弱環節,中共在政治表態上拋棄港府,把林鄭等中共政策執行者置於困境。如果中共不繼續打擊示威者,在技術層面給港府分散壓力,港府將完全陷入絕境,經濟部門,文官部門,警隊等,現在士氣都很低落,心理瀕臨崩潰。中共如果不採取強有力的進攻措施,上述部門將快速渙散,進而大面積癱瘓,不再執行中共政策,意味著中共對香港徹底失控。

外圈給中共更大的壓力。「滅亡」系統分析過川普盯准習近平痛打,香港問題上也一樣。川普連續發推,表面是好言相勸,實際是蒙著一層薄紗的嚴重威脅警告。如果中共退卻,川普會給中共更多優惠空間以及寬限時間,如果中共不快速解決問題,還繼續導致國際金融市場動盪,川普隨時對中共予以打擊,直到中共退卻。

中共拖延越久,轉向任何一邊的力量越猛烈,中共受到的衝擊也越大。中共維持現狀只是權宜之計,不會對局勢產生影響。中共必須快速決策,決策越晚,國際,大陸和香港的形勢惡化的速度越快,哪個方向都會導致中共快速滅亡。或者說,做不做決策,對中共滅亡的結果影響都不大。主要影響在於,極少數人可以盡量及早正確決策,實現自救。

總的來說,中共推動送中條例,本以為小事一樁,沒想到港人竟然不聽擺佈,爆發轟轟烈烈的示威,更沒想到竟然威脅到國際金融系統,引發國際政治勢力也來示威。

在政治嵌套結構中,香港如尖刀插入中共心臟,而中共純屬咎由自取,主動往刀口上撞。中共只剩下兩個必死選項,一個是進軍香港,遭受國際政治勢力的全面絞殺,隨即猝死;另一個是軟弱退卻,香港民眾大獲全勝,港府崩盤,中共體制內部大動盪,大陸民眾看到中共軟弱的一面,也開始鬧事,引發中共滅亡。

香港民眾的抗爭給未來創造一線生機。有人說,大陸人忍耐力強,甘願吃草。實際上,當大陸民眾不再忍耐,會突然從順民變成暴民,重現中國歷史上反复出現的王朝末年場面。香港和大陸的差別在於,香港民眾及時抗爭,給自己爭取到更多生存空間。
(待續)

2019年8月19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