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共竄改香港史的三大難題

2018/5/4 — 12:53

至五十年代,香港仍有不少市民身處寮屋區。(資料圖片)

至五十年代,香港仍有不少市民身處寮屋區。(資料圖片)

【文:陳丹尼】

香港教育局審查歷史教科書,引發熱議。心水清的人都知道,這當然不可能是教育局長的個人取態,亦不會是特首的指令,背後的主腦只能是中共。中共竄改歷史早已成為統治手段之一,簡單而言,就是揚長避短,隱惡揚善,不利於已的歷史,便盡量扭曲解釋至於己有利;至於過於惡劣,就算曲解亦於是無補者,如「六四」事件,便直接要人民噤聲不許提。

如今中共君臨香港,當然便要照辦煮碗「修正」港史,以求便利管治。扭曲歷史的手法,最近港人已大開眼界。但礙於「一國兩制」的招牌還不宜拆穿,因此在大陸噤聲的那一套,在香港還未能堂而皇之使用,於是在竄改歷史上,便略嫌「不就手」,面對不少尷尬。粗略看,至少有三大難題:

廣告

第一,難以解釋中共何以長期不收回香港。雖知中共早在1924年便高喊要「廢除一切不平等條約」,其後更長期以「反帝國主義」和「反殖民主義」先鋒自居,對於頭號帝國主義英國通過三大不平等條約「侵占」的香港,竟1949年建政後亦長期不收回,還讓英帝在眼皮下安穩統治,直到新界九十九年租約期滿,才光榮「約滿離開」,這不是無比尷尬嗎?

何況戰後全球掀起解殖風潮,西方繼續保留殖民地已喪失道德高地,殖民地獨立或與被母國收回,絕對是正義之舉,例如1961年,印度便強行派兵收回葡萄牙殖民地果阿,事件令中共異常尷尬,被各國共黨譏諷不敢收回香港和澳門。

廣告

其實說穿了,中共是要利用香港獲得寶貴的外匯和戰略物資,以求保障其統治,實際利益大於一切,「反帝」「反殖」只是口號。現在,就只能以九七前「香港主權一直屬於中國」「香港從來不存在主權爭議」等話語,來緩和這段尷尬歷史。

香港經濟起飛無法與國內歷史聯繫上。前特首董建華有句名言:「香港好,

國家好;國家好,香港更好。」但尷尬的是,細看中港歷史,竟可得出相反的結論。香港六、七十年代經歷了高速經濟增長,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但同期間,國內卻正經歷大躍進失敗、大飢荒和文革,是經濟民生最凋零的時候。這豈不是「香港好,國家不好」嗎?

且顯然無論如何,都無法把香港經濟起飛說成是「全靠國家照顧」。那這段歷史要如何說呢?最近的方法,似乎是把香港經濟起飛的說法,「推遲」到七十年代末,這樣就可與國內改革開放的時間「銜接」上,如此一來,香港經濟起飛就變成「搭國家改革開放的便車」了。

難以醜化港英管治。中共在1949年打敗國民黨奪權後,便長期系統性地

醜化國民黨在大陸的統治,藉此增強統治的合法性。在收回香港後,中共的文宣系統或在港爪牙,便故技重施,不時「揭露」港英的陰暗面,例如指英軍在二戰時放棄香港、港英警察腐敗不堪、長期打壓左翼社運等等,還有人得出結論,指「現在的香港是英國人成功管治的結果,是一種『錯覺』。」但這種種文宣,成效卻一直不佳,何解呢?

首先,戰後因國內政局動盪,難民一批接一批逃到香港,成為香港人口的重要組成。這些難民們見識過國內的「盛況」,到港後,所謂的港英貪污和打壓,可能根本只是小巫見大巫。

而更重要原因,是九七前港英政府的自我完善。六七暴動後,港英深切反思,並大幅改革管治手法,為香港作出長遠規劃,社會逐漸轉入善治。到八、九十年代,改革見成效,貪污大幅減少,福利制度逐步完善,市民生活水平顯著提高,更引入民主政制。這些都是香港市民親身經歷過的,實在很難被「抹黑」。

香港進入中共「全面管治」時代,教科書的失陷,悲觀點說,恐怕已無可避免了。但香港仍然保有資訊自由,凡事只要再三比對查證,真相還未至於會完全淹沒。最後套用一句林肯的說話作結:「你可以欺騙多數人於暫時,你可以欺騙少數人於永久,但你不能欺騙多數人於永久。」(You can fool some of the people all of the time , and all of the people some of the time, but you cannot fool all of the people all the time. )

****請支持立場新聞會員贊助計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