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共能夠「全面管治香港」嗎?

2016/1/19 — 15:24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於2014年6月10日,發表「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宣佈中央擁有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全面管治權」。為了說明「全面」的概念,文內幾乎把世上所有的「權」都列明出來,包括:監督權、修改權、解釋權、決定權、任命權、指導權、新授權的權力和行使全國人大常委會治港職權等等。

現在回看,清楚地知道,中共這一宣佈並非突然而來,早在中英談判,簽署聲明的時候已經訂定。當時,他們決定把香港工委屬下的全部地下黨支部不予公開,繼續潛伏隱蔽在地下,就是為了神不知鬼不覺地蠶食香港管治權,落實「全面管治香港」的政策。證明由開初到現在,共產黨從來未打算過真讓香港發展資本主義,五十年不變。「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只是一個騙人的權宜之計。

廣告

當時,除筆者外也有許多先知先覺的人提出過關於地下黨應公開的評論,計有初期的陸恭蕙、胡菊人、王亭之、金堯如、羅孚,後又有李柱銘、李鵬飛、練乙錚、劉雲龍、李怡、程翔等。其中羅孚說得最白:「現在已經回歸,還在香港保留一個秘密存在的形式,有甚麼天大的理由非保密不可……以留港建港為標榜的民建聯的一些成員早就是共產黨員,他們參加政治活動卻隱瞞比公開的招牌更重要的中共黨籍……黨員如果選上特首,黨員特首領導走資?」羅孚提問的「天大理由」,現在已經有了答案,就是為了「全面管治香港」。而他以為黨員特首會領導走資卻是大錯特錯,現實是黨員特首執行黨的任務要搶奪香港管治權,以便融入中國,染紅改造香港。

「全面管治香港」政策加速落實是在梁振英上台之後,因為中共認為時機經已成熟。

廣告

這幾年,中共中央聯同梁振英及中聯辦地下黨,擴大統戰、加緊建黨、控制傳媒、壓制自由、干預選舉、見縫插針、倒行逆施破壞一國兩制,無所不用其極。每一件事在在說明梁振英政府實是共產黨設在香港的政府,不會代表港人的利益。這一切的一切迫使從來逆來順受,犬儒逃避,不涉政治的港人,終於走上不甘受辱的反抗之路。

不過,儘管中共來勢洶洶,儘管民調顯示雨傘運動只有四成民意支持,筆者根據一年多來觀察所得,仍然認為中共最終不可能像控制國內城市那樣「全面管治香港」,即使到了2047年,五十年不變期限已屆,也不可能達到,最主要的理由就是傘後的覺醒。香港人已認識到命運自主,捍衛自由權利,追求民主制度是維護香港核心價值的唯一出路。那些知識人、中產者及年輕人沉實的,堅決的,義無反顧的覺醒令我讚歎不絕。他們為此而作出了各種不同程度的犧牲令我感激不盡。過百萬人參與過的雨傘運動,在各行各業,各個領域之中撒下覺醒的種子,正如雨後春筍般茁壯成長,勢不可擋。請看:

我們有港大學生、教職員工和校友反抗梁振英拒絕委任副校並安插李國章。我們有港大學生號召不屈的罷課運動。我們有堅決的學生家長發聲扺抗TSA。我們有大律師大法官堅守法治精神,帶領港人前進。我們有十六個專業團體,站在各自的崗位上堅持反抗政府的荒謬政策。我們有「社區公民約章」選民運動,改變基層選民心態,重建自主自決選舉文化。我們有許多新面孔的出版編輯站出來反抗李波被政治擄劫。我們有毛記電視主辦「第一屆十大勁曲金曲分奬典禮」,以創新手法諷刺時弊,以普及化,通俗化聲音表達不甘受辱的反叛精神,開創香港流行文化的先河。我們更有「十年」,一套向香港市民敲響警鐘的電影,一套以阿摩司先知的話:「時勢真惡,你們要求善,不要求惡,就必存活。」來鼓勵港人反抗「為時未晚」的電影等等,等等。總之,反抗的聲音來自四面八方,風起雲湧。哪裏有壓迫,哪裏就有反抗,讓我看到希望。

而且,我們還有半截子民主制度,區議會真普選和立法會選舉,要更好地掌握運用。

去年的區選,帶出一個重要的趨勢:創新選舉操作;自主本土意識,年輕人崛起接棒。泛民從政者深入地區,關心疾苦,為民除害等得到廣大市民的認同和正面的回應。投票率達新高,泛民整體增加了二十五席,其中新民主同盟在這方面做得最成功。雖然這只是一個改變的勢頭,卻證明是戰勝蛇齋餅糭的包圍,突破中聯辦地下黨操盤的鐵票,保障香港不會被「全面管治」的利器。

至於立法會,泛民議員單憑手中些微的否決票,用拉布,用點人數方法,仍然可以拖延制衡政府的不合理施政,也能大比數否決政府的政改方案。他們的不妥協,不放棄精神令人興奮。今年立法會選舉,希望大家拿出爭取過半數議席的豪氣去發動市民投票,取回立法會的主動權,打破分組點票,功能組別的魔咒。

魯迅的老朋友建議魯迅做點文章,因為他們正在辦《新青年》雜誌。魯迅說:「假如一間鐵屋子,是絕無窗戶而萬難破毀的,裏面有許多熟睡的人們,不久都要悶死了,然而是從昏睡入死滅,並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現在你們大嚷起來,驚起了較為清醒的幾個人,使這不幸的少數者來受無可挽救的臨終的苦楚,你們倒以為對得起他們麼?」

老朋友說:「然而幾個人既然起來,你不能說決沒有毀壞這鐵屋的希望。」

魯迅雖然自有他的確信,但卻不能抺殺在於將來的希望。他終於答應也做文章,於是便有了《狂人日記》。

由於梁振英上台香港變得黑暗,但由於傘後的覺醒香港變得更有希望。只要覺醒的人們堅持抗爭不放棄,鐵屋必將被破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