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共集團才是真正死硬派

2015/6/16 — 13:53

假普選方案表決在即,大家拭目以待。在此簡要回顧約兩週以來中國共產黨官員的主要言論,更見否決方案、重新抗命的重要性。

5月31日,港澳辦主任王光亞表示:香港民主派陣營分兩類人,一類「別有用心」,打民主幌子,肆意曲解《基本法》,阻撓港府施政,對抗中央管治,勾結外部勢力,鼓吹支持港獨,言論已經超出言論自由及爭取民主的界限。他說這些人數目不多,危害不少,不只是反對派,而是死硬派、頑固派,中央對此會「堅決鬥爭,絕不含糊」。他說:「行政長官普選制度設計,就是要把這些人排除在外,不僅要限制他們『入閘』、阻止他們『出閘』,即便他們僥倖當選,中央也會堅決不予任命」,否則「對國家是災難、對香港是災難,對一國兩制也是個災難」。至於另一類民主派人士「屬泛民大多數」,與中央在政見及民主理念等方面或許不一致,但認同一國兩制、憲法和《基本法》、國家體制和制度云云。

王光亞之流此番拙劣的「一分為二」統戰手法,等於公開宣告「不忠必殺,絕不含糊」。此招一出,吃相難看,路人皆見。同道一心,不慍不火,公開拆穿,冷笑置之。現在,還是把江澤民當年那句豪言,回贈給習近平和王光亞之流: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畢竟,習、王「死硬派」禍港專政集團這種腦殘式連聲公開叫囂,正是今後香港本土民主運動的最大助力,而非阻力。既然這個中共獨裁集團「絕不含糊」,香港公民社會也會懂得對中共「絕不含糊」。大家試想:由始至終,誰才是真正別有用心,打著民主幌子,肆意曲解《基本法》,言論超出言論自由的界限?還不是習近平、張德江、王光亞、張曉明、梁振英這個「禍港五人幫」嗎?以後香港人擺脫赤化之後,料將開設「歷史罪惡紀念館」,把剛剛喪命的殺人狂魔楊光,以及至少上述五人及一眾地下黨員的罪行,逐一披露,全面揭示,絕不含糊,體現何謂真正的高風亮節。

同日,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在記者會上續稱:對於近月有關引入「白票守尾門」以及「提委會的公司票轉為個人票」等提議,他斷然全面否定。他的理由是:「守尾門就是要架空提名委員會」,然而《基本法》規定特首提名權專屬於提委會,而且一旦特首出缺要半年內選出另一個人選,反覆都投白票,特首將不能按時產生;況且「泛民議員自己就說這個沒啥意思,說明他們都不贊成」。

此話一出,投降派民主黨黨員黃成智毅然宣佈:立即停止遊說民主派議員支持政府的「政改」方案,聲稱自己在「感情」(非關公義)上很難再支持政府的「政改」方案。他表示現在僅希望「政改」方案被否決後,中央政府帶頭成立類似當年「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的組織,讓各方商討如何重啟政改。畢竟,否決後重新起步,所應倚靠的絕對不是諮詢組織,而是公民社會覺醒和公民抗爭力量。此理不通,淪為買辦,政棍充斥,禍港殃民。

6月3日,李飛與泛民議員會面,表明人大831決定「長期有效」,明確發出「袋一世」訊息。因此,共產黨這次已經把狠話說盡了。大家也就不要再有懸念,必須否決「政改」方案,重新抗命。任憑特區政府事後如何淡化,聲稱一旦通過「政改」方案,那麼就「不是『袋一世』,可能只需『袋一屆』」云云,均屬毫無意義的呻吟,就連謊言的級數都稱不上。

6月5日,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饒戈平表示,「政改」仍存在很大變數,但不排除「政改」方案通過的可能性。這就是王光亞、李飛的「一手硬」之後的「一手軟」,但是饒戈平層級太低,根本統戰或拉攏不了任何人,王光亞、李飛死硬派集團的言論依然成為輿論焦點。畢竟,饒戈平最後還是說:目前香港的政治爭議,說到底是「對香港管治權的爭奪」;不論「反對派」以甚麼理由及方式阻礙方案通過,香港的普選要根據《基本法》及人大常委的決定是「無法改變」。因此,饒戈平耍的是太極,太極生兩儀,一手軟的背後,最後還是硬的。

6月6日,清華大學法學院院長王振民表示:港府提出的政改方案不是「最民主」,只是「更民主」,當中涉及法律、情理和實際情況等原因,重申人大831框架就是根據《基本法》,不能一次未用就另起爐灶,一切要按當年確立的法律框架辦事。他又稱立法會通過方案「沒有輸家,只有贏家」。一旦錯過這次機會,下次不知道何時才能重啟政改。一旦方案獲得通過,人大831框架能否修改就會「有無限可能」,不通過則只會維持831框架,又指中央難以公開承諾是否修改831框架,因為現屆中共領導層不能替下屆作承諾,正如本屆特區政府也不能替下屆政府承諾會否重啟政改,因此目前難以知道否決方案後,何時再重啟政改,只能說不是短期內。

這套說法正是目前共產黨的基本立場。然而,共產黨正好把事實的真相反過來。事實上,一旦通過了假普選方案,831框架將會永遠存續,中共從此決定了以後的一切香港政制發展細節,主動權在中共。反之,只要香港民主派議員否決了假普選方案,香港市民再次發起公民抗命,不斷抗爭到底,加強組織實力,壯大公民社會,人大831框架能否修改就會「有無限可能」,香港本土民主之路也會「有無限可能」,香港獨立自主之路更會「有無限可能」。

會上,王振民又以法國大革命為例,證明國家「太民主」會帶來禍害。他指法國當時「最民主」,最終不但沒有了繁榮,還陷入長期內戰和革命,「發達國家變成二等國家」。他指法國1940年代引進英國議會制,但沒想到英國制度還是沒法解決問題,令法國換了24屆政府仍然非常不穩定,最後決定大大「減少民主程度」,建立強大法律機制約束民主,今天法國才能運作理想。畢竟,這些說法都是錯漏百出的混賬觀點,不用深論,不值一駁。一句到尾,為甚麼薄熙來家族到法國南部洗錢置業,而不在「社會主義民主中國」置業?學棍不需放屁,笑看天翻地覆。

同日,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前律政司司長、地下黨員梁愛詩表示:政改方案的提名委員會機制,比起美國的政黨提名、英國的多數黨組閣,「更具廣泛代表性」。她又稱提委會是社會縮影,沒有個別政黨可以操控,不可以因為有提名的規則,就被指是不合理篩選。

如果按照這種說法設想,政府方案這麼優越,豈非王振民教授所說的「太民主」了,反而現在我們應該照搬照抄英美制度來香港,用來「減少民主程度」?政府方案這麼完美,豈非把舉世無雙的「最民主」制度奉送給香港人?以後還有甚麼空間來追求「更民主」?李飛說人大831決定「長期有效」,不正是「長期最民主」的堅強保證?畢竟,這些說法形同精神分裂。中國共產黨黨員東講一套,西講一套,前言不對後語,以習近平及張德江為首的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簡直垃圾,辦事素質低劣,黨員能力不堪。

6月11日,自4月底政府公佈偽政改方案後,中大、港大、理大合作舉行滾動民調,詢問市民支持抑或反對偽政改方案。及至11日所公佈的結果(民調時間為6月3日至6月7日,訪問大約1100人),終於出現反對率首次超越支持率的情況,實現坊間所謂「黃金交叉」:反對偽政改方案的比率持續上升,由11日公佈的43.0%,再在12日公佈的結果中增加0.4%至43.4%,而支持方案的比率則在12日公佈的41.7%結果中下降0.1%至41.6%。不過,從統計科學的角度分析,這些結果都在統計誤差範圍之內,而且抽樣偏少,除非全民公投,否則難證全面和真實的民意。而且即使證明了真實民意,不代表我們必須拋棄良知,盲目從眾。因此,由於上述這兩個原因,我一向冷待這些民意調查結果,至少從不以這些結果作為支持或反對某項政治議題的必要條件或充分條件,只視之為助力或阻力而已。畢竟,民調數據可能隨時逆轉翻盤,而後來6月15日的民意調查結果(民調時間為6月10日至6月14日,訪問大約1100人)正好顯示,支持率增至45%,反對率降至39%,所謂「黃金交叉」似乎曇花一現。然而,這種結果真的有意義嗎?重要嗎?否決假普選,重新再抗命!

際此表決前夕,預祝否決成功,公民意識覺醒,抗命行動持續。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