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國人權勇士吳淦

2018/1/2 — 0:44

吳淦(微博戶口:超級低俗屠夫),網絡片段截圖

吳淦(微博戶口:超級低俗屠夫),網絡片段截圖

2017年12月26日,吳淦先生(網名超級低俗屠夫)被指觸犯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重判有期徒刑八年,剝奪政治權利五年,是709大抓捕被迫害者當中判刑最長的一人。判決理由是:「長期利用信息網絡散佈大量言論,攻擊國家政權和憲法確立的國家制度,宣揚用以顛覆國家政權的推牆(突破網絡長城)思想,勾結一些具有顛覆國家政權思想的非法宗教活動人員、職業訪民、少數律師和其他人員,以維權、表演行為藝術為幌子,在公共場所非法聚集,起哄鬧事,在信息網絡上辱罵他人,散佈虛假信息,炒作多起熱點案事件,抹黑國家機關,實施了一系列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的犯罪活動,嚴重危害國家安全和社會穩定。」這些說法擺明就是「以言入罪」。引申而言,對於香港人來說,按照習近平聲稱中國政府對香港擁有「全面管治權」的想法,一旦發動23條國家安全立法,或者落實及擴張一地兩檢地理範圍,香港人必將面對類似嚴苛審判。由此可見「搞到黨不高興」就是「顛覆國家政權」,已無疑義。這次擺出來的判決,就是這麼赤裸和反智。

吳淦先生,福建好漢,身體力行,參與維權,無私付出,積極抗爭,不計榮辱,錚錚風骨。舉凡湖北鄧玉嬌案(2009)、福建網民嚴曉玲及范燕瓊誣告陷害案(2010)、浙江溫州樂清上訪村民錢雲會被車輾死案(2011)、遼寧瀋陽夏俊峰案(2013)、黑龍江慶安訪民徐純合被槍殺案(2015)、江西高院樂平死刑犯冤案(2015),吳淦先生都積極參與維權,堅持和平理性非暴力原則。他關注鄭州十君子案及范木根案,揭批建三江黑監獄,為任自元籌款,聲援李旺陽。在獨裁中國的鐵幕下,吳淦先生的知識、行動、勇氣、毅力,令人肅然起敬。一個劉曉波倒下了,還有千千萬萬個劉曉波;一個吳淦被收監了,還有千千萬萬個吳淦。江山代有義士出,在709律師和勇士之後,還有更多為709律師和勇士辯護及行動的律師和勇士。不願做奴隸的人們,冒著獨裁的炮火奮勇前進。中國民間社會一直靜水深流,積蓄實力,等待時機,厚積薄發。絕非某些人聲稱中國民間社會已死,人人都是卑賤蝗蟲,無一例外云云,真相絕非如此。

面對中共獨裁橫逆,吳淦先生積極面對。根據其律師葛永喜(709律師之一)轉述,吳淦先生在被判刑後當庭表示:「感謝貴黨授予我這個崇高榮譽,我將不忘初心,擼起袖子加油幹!」很顯然,最後面的「不忘初心,擼起袖子加油幹」幾個字是照抄獨裁者習近平的原話,展現出吳淦先生不亢不卑,直面邪惡,真假分明。正如北京大學法學教授張千帆所說:吳淦先生根本沒有顛覆國家政權,而是「積極踐行權利、守護憲法、監察政府的模範公民」。當然,在習近平和共產黨眼中,中國憲法只是一疊廢紙,吳淦只是一個叛亂份子。由始至終,吳淦先生最重視的是人權、自由、法治。他深知中共當局險惡和無底線,但卻依然堅毅不屈,表示「不抱假希望,才有真希望」。事實上,秉持同一個夢想的人還有很多。吳淦父親徐孝順為他奔走呼告,曾被福建國保帶走關押。福建公民陸祚鈺、何宗旺欲進法庭聽審,但卻被天津公安扣查後強行送回福建。沒錯,他們都沒有成功,遭受磨難,但他們堅持奮鬥,「不抱假希望,才有真希望」。每位香港人能不好好自我反省嗎?

廣告

最令我感動的,就是吳淦先生在判刑前已經寫好,及至在判刑後發表的《吳淦獲刑聲明》,內容相當精彩:「在專制國度,能被專制政權授予顛覆國家政權罪名這個榮譽,是對一個公民最大的肯定,證明了這個公民沒有做專制的幫兇,沒有做奴民,起碼他去捍衛爭取了權利。梁啟超說他與專制勢不兩立,我說不反對專制,我還是人嗎?雖然他們想讓我認罪和配合宣傳來換取他們對我輕判,他們甚至答應只要我認罪,就可以判三緩三,都被我拒絕。我被判八年,我並沒有悲憤與絕望,這是我自己主動選擇的,因為反對專制就意味著在監獄的路上。我被判我依然樂觀的,因為有了互聯網,覺醒的人越來越多,為專制獨裁送終的隊伍會越來越壯大。企圖想用監獄來恐嚇追求自由民主的人,阻擋人類文明進程的人將不得善終。暴政是因為缺乏自信心,心虛恐懼的表現,是窮途末路、圖窮匕見的表現。民眾覺醒了,專制結束的時期還會遠嗎?我關押期間遭受了酷刑和各種非人虐待折磨,這不是個例,而是普遍現象。我呼籲國際社會能關注中國人權惡劣狀況,關注中共對本國公民特別是對異議人士刑拘、罪名濫用、秘密關押、強迫上媒體認罪、強迫接受官方指定律師、酷刑虐待、剝奪各種公民權利等等嚴重侵害公民的暴行。此次參與迫害及酷刑虐待我的人員有:安少東、陳拓、管建童、姚誠、袁溢、王守儉、謝錦春、宮甯、盛國文、曹紀元、劉毅、蔡淑英、林崑。」讀畢全文,令我動容。如果一個人不是固執於捍衛人權,反抗暴政,身體力行,奮鬥多年,能夠寫得出這麼鏗鏘有力的字句嗎?吳淦的人身雖不自由,但其心靈卻是自由的。

需知道,認罪就判三緩三,立即釋放;不認罪就判刑八年,牢底坐穿。然而,吳淦先生選擇了不認罪,而且繼續聲討暴政:「我將被判有罪,不是因為我真的有罪,而是因為我不肯接受官方指定律師、不認罪、不上媒體配合宣傳,堅決揭露他們對我的酷刑及虐待暴行,揭露檢察院包庇及瀆職行為,開庭只是為了判我有罪而演出的一場鬧劇而已」,直指「無罪的人無需為自己辯護」。如此清醒的頭腦、磅礡的勇氣,展現出獨裁政權只能囚禁人的身體,不能囚禁人的靈魂。面對暴政,逃避可以有千百個藉口,反抗只需要一個理由:弘揚公義、守護人權。吳淦確實做到了。

廣告

除了吳淦之外,同樣在12月26日,709維權律師謝陽先生也被長沙中級人民法院宣判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成,但「因尚未造成嚴重社會危害,且歸案後認罪悔罪」,「免於刑事處罰」。不過,就在宣判前一天,他已被長沙國保帶離當地,全面禁聲,行蹤至今不明。為何謝陽不如吳淦般被判處重刑?可以是因為他「認罪」,而動機極可能是他想早日離開鬼國到美國與妻子陳桂秋與女兒重逢。謝陽先前曾被限制睡眠、長期審訊、毆打凌辱、以死威脅,而且曾向律師透露詳情,後來卻在庭審中翻供改口,表示自己沒有遭受酷刑或逼供,聲稱要避免受「反華勢力」利用,所以請求法院「寬大處理」,以後會做個「遵紀守法公民」,因而獲得免刑。對於謝陽的做法,我是完全尊重、理解和肯定的。只要不出賣或誣陷他人,撒謊純粹是為了脫離險境,他的做法根本沒有任何道義缺陷。吳淦坐穿牢底,謝陽欲脫險境,二人均無道義缺陷,反而是公民典範。真正踐踏人權而邪惡殘暴的,是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暴政。是非善惡,必須分明。

時至今日,江天勇、王全璋、李昱函、高智晟、黃琦、劉霞、展出空凳畫作的胡嘉岷夫婦、海祭劉曉波的黎學文等人,先後喪失人身自由,令人相當悲憤。很多人聲稱國際社會早已姑息中國,悲哀茫然,垂頭喪氣。然而,實情真的是這樣嗎?最近,顧約瑟牧師被囚兩年後突被無罪釋放,謝陽被免除刑罰,吳淦原本緩刑三年(但由於他不認罪而被判八年,展現錚錚風骨),難道是習近平自己忽然大發慈悲,絲毫沒有國際社會尤其是美國政府在幕後施壓下促成的?大家不妨想想。

需知道,很多事情只能低調默默地做,也有很多事情需要公開表達嚴正立場。12月27日,美國和德國駐中國的大使館罕有地發表聯合聲明,呼籲中國當局立即釋放被判刑八年的人權活動者吳淦,恢復謝陽律師職業活動,立即無條件釋放王全璋律師,敦促北京遵守在人權領域的義務和承諾。總部位於美國紐約的「中國人權」資深政策顧問高文謙更表示:「中國的人權進步,最根本上講,還是要通過中國民眾自己的抗爭和努力。如果有更多的人像吳淦一樣的站出來的話,它這個局面是撐不下去的。當然另一方面,國際社會的壓力也非常重要。實際上從這次判刑的時機你可以看出來,中共當局還是顧及國際社會的反應。所以它要挑在聖誕節這麼一個當口上來宣判。西方媒體大部分去休息了,它就可以掩人耳目了。」這是相當中肯的評語。德不孤,必有鄰。各人做好自己本份,無需憂懷喪志,終有一天會守得雲開見月明。

其實,放眼長遠未來,中國民間社會與獨立律師沒有懼怕的理由,反而中共獨裁暴政才有畏懼的原因。中共已經怕得要命。2017年8月28日至31日,中國司法部急著向維權律師「授課」,在北京國家法官學院舉辦所謂「刑事辯護律師研討會」,否定三權分立,成立臨時黨支部,要求全員宣讀擁護共產黨領導的倡議書,以為執著「教鞭」就可以壓制律師的智慧和勇氣。孰料李方平律師當場要求司法部部長張軍正面回應王全璋處境及鋒銳律師事務所的執業問題,張軍只說了一句「下次再說」。孰料文東海律師當場表示共產黨無法壓制及不斷分化維權律師群體。最後,所謂「研討會」變成了針對當局違法辦案的「控訴會」。試問:誰該害怕?

9月13日,中國人權律師團發表四週年獻辭《以夢為馬,砥礪奮進》,無懼打壓:「尊重和保障人權」,「律師具有天然保障人權的職業屬性」,「將以綿薄之力,阻止苦難深重的國家,在專制與極權的泥淖中,滑落得更深」。常伯陽、劉士輝、藺其磊、唐吉田、余文生等律師繼續砥礪奮進,義無反顧。709律師之後,還有709律師的律師。試問:誰該害怕?

及至元旦前夕,中國人權律師團發表2018年新年獻辭《唯有堅持才對得起這個時代》:「2017年,我們痛失一位偉大的自由知識分子,他留給世人一曲低沉莊重的悲歌,他闡釋了中國知識分子的錚錚鐵骨和家國情懷。他魂歸大海,碧波上飄蕩的鮮花,昭其馨香,播揚自由」;「2017年,多名人權律師遭受迫害,江天勇、李和平、謝陽均被定罪;王全璋律師被非法拘押已逾900多天,至今未得合法會見,杳無音訊;而針對李昱函律師的迫害接踵而至,突顯了嚴冬的冷酷,令人徹骨生寒」;「2017年,我們發現眾多律師被地方司法局和律協維穩,祝聖武、吳有水、文東海、王理乾、王龍德、余文生、彭永和等律師們僅因言論自由、極力維護當事人或自身權益而遭到各種刁難甚至遭受行業處分或行政處罰,這與官方聲稱的依法治國、保障人權形成了強烈的反差」;「2017年,許多有良知的公民受到打壓,訪民的權益被漠視,拆遷引發的社會矛盾在這片土地上釀成一個又一個悲劇。歲末年尾的紅黃藍幼兒園事件以及北京清理低端人口事件更是將2017年的人權災難記錄推到一個空前絕後的境地,令人瞠目結舌」;「毫無疑問,人權個案的結果大多是失敗的,但恰恰是這些屢敗屢戰的可貴堅持,鑄就了人權律師們百折不撓的堅韌品質。人類社會的演進史已然證明,任何阻擋社會進步的專制獨夫都注定是螳臂擋車!野蠻叢林只是暫時,文明進步則是必然!」;「2018年,我們不奢望、不幻想,但我們仍將一如既往地追求自由、民主、法治,不會停下捍衛人權的腳步。我們將韌性十足地堅持,繼續為那些冤屈者、良心犯辯護,以捍衛人權,促進公正」;「新年將至,雖然陰霾不會立刻消散,但我們相信,只要堅持不懈,我們終將成就人生的真正意義,書寫自由的華麗篇章。」試問:誰該害怕?

曉波已逝,朝霞未釋,勇士無懼,律師奮進。任憑獨夫習近平如何標榜自己有思想,如何參觀紅船,如何天朝帶路,如何構陷公民;任憑中國那些卑賤愚民如何腳踢聖誕老人,如何上韶山慶祝毛賊東魔誕;至少此時此刻,中國還有許多抵抗暴政的志士仁人,香港也有許多抵抗暴政的志士仁人,台灣更有許多抵抗暴政的志士仁人,大家一起加油,迎新全新一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