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國式特事特辦紀實:曾幾何時,我也特事特辦過

2016/4/12 — 19:28

北京國際機場資料圖片

北京國際機場資料圖片

「我沒有使用特權。」

「我沒有施壓。」

「由保安人員及航空公司人員決定,並不是頌昕或我或其他人決定。」

廣告

梁特女兒頌昕一件行李,引發的風波仍未平息,梁特連日來的回應,勾起一段往事。

時為去年七月,當時筆者仍在電視台任職,因公到山西太原做「招呼團」(即政府舉辦邀請媒體採訪的活動),因為拍攝需要,筆者和同行的攝影師,隨身帶有多枚「大電」(大容量的電池,攝影機用),到準備離境時,在安檢時遇到麻煩。

廣告

「你電池帶太多不能過。」
「為甚麼?」
「民航規定不能過。」

筆者不禁納悶,民航規定全國通行,沒理由我在北京可以出發,但同樣的器材在太原就不能回程,況且過往在國內其他主要城市,我們的器材也「出入平安」,理應這次也一樣。好,既然要說規定,那就上網搜查一下國家民航規定。

「民航規定寫明可以的呀」
「那…我先問問上級」(過了數分鐘)
「上級也說不可以,就是不可以」

前後擾攘近半小時,到離起飛尚有二十分鐘左右,航班的空姐出現了。

 「整班機只剩你兩個了!」

事已至此,唯有靠關係「特事特辦」!爬出「招呼團」的小冊子,找出聯絡人名單上,看上去職級足夠大的一個名號,嗶嗶嗶,聯絡上。

「老師你好!請問是山西新聞廳x主任嗎?」
「對我是」
「x主任你好,我是香港的記者,我們昨天做完了採訪,現在在機場回北京的途上,但安檢說不能過,我們趕著要回北京去呢。」(簡單交代了幾句前文後理)
「這樣,我先了解一下。」

然後我把電話交予安檢人員,雙方說了兩句,隨後安檢人員打了通電話,似乎是向上級報告,隨後他態度突變,笑容滿面對我說:「先生你先等下。」

再過了一兩分鐘新聞辦的主任回電。

「已經協調好了,你們可以過了。」
「謝謝主任。」
「小事小事。」

隨後和我糾纏已久的安檢人員,為我們帶路到登機口,我和攝影順利在登機返回北京。

這就是中國式的「特事特辦」。

筆者可以肯定說一句,自此至終,安檢人員和山西太原機場都是按既定程序處理,不管事前錯誤理解民航規定,和往後的「特別處理」,都絕對不涉及「特權」:因一切都是機場和安檢人員「自行決定」,與我或我所致電的主任無關。

筆者和那位主任,亦從來沒有向當值人員「施壓」,筆者只是「強烈表達希望上機的意願」,期間亦一直服從安檢人員的指示和安排;協助我的主任則只是「了解協調」。

所謂特事特辦就是如此運作,所有事都不用明言,沒有人會說「我現在向你施壓」,「你小心會有甚麼後果」,只要找個比你高級的人和你說話,「了解協調」一下,你還不識相一點?

一個來訪的記者,透過一個新聞辦主任,就能協調協調,客觀效果是繞過程序施壓,那換成是香港市委書記梁同志,和他的掌上明珠呢?你懂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