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國式納粹(下):人吃人

2017/1/8 — 19:54

上一篇探討中國共產黨為了永續執政如何在資訊上閉關鎖國,令大陸民眾活在平衡時空,與世界各地民眾在認知上脫軌,完全找不到理性討論的原點和自身定位。中國共產黨像電影《廿二世紀殺人網絡(The Matrix)》中的母體Matrix,為每個人類寄主提供一個虛擬現實,而同時不斷榨取寄主以獲取養份。母體與寄主最後變成共生,寄主必須擁有異於常人的省悟能力、意志和信念,才能擺脫母體的操縱。

毛澤東說槍桿子出政權,中共一向知道執政地位毫無合法性,沒有經歷任何民主選舉授權,所以一上台便做了三件事,直到現在也沒有真正改變。一方面用辦法令民眾不能反抗來鞏固執政地位,另一方面封閉資訊和不斷吹捧甚至揑造政績來合理化自己的存在。首先控制知識,除了控制資訊,就是控制大學,大學沒有學術自主,所有學者不可做獨立硏究,只能在國企工作,或者從大學裡得到大學資助,所有研究必須符合共產黨的執政利益,否則沒可能得到任何政府撥款。

第二步控制資產。執政初期其實有明文法律向資本家和企業家買股份,每月發放花紅,二十年為期買斷所有股份。當時很多資本家和企業家沒有離開大陸,就是因為考慮到生意、企業和人脈都在大陸,而又得到法律保障,以為總算文明。不過,中共完成下面第三步後就是文化大革命,所有財產收歸國有,所有法律條文全部作廢。資本家和企業家不但血本無歸,而且一個一個被公開批鬥,幾經折磨和羞辱,最後含恨而終。

廣告

第三步設立戶籍。每一個人被分配一個戶籍,釘死在戶籍所在地,所有國民權利都跟隨戶籍,包括中共執政初期的糧票、現在的就醫、住屋和就學權、高考試場⋯⋯譬如戶籍是河南某市某小區,便不可以在上海入學、找房子、就醫、考公開試、申請戶照等。法律容許申請轉戶籍,不過等同移民,重重關卡。城市轉去農村較易,但其餘基本上是無可能,可以搞上十幾二十年都不成功,移民離開大陸往往更容易。所以六十年代大饑荒死那麼多人,因為大家被戶籍緊緊釘死在某個範圍,離開戶籍所在地便不獲糧票,更無可能找到食物。

廣告

這三招把知識、資產和人口流動牢牢地控制,社會開始分子化,民眾很難有任何大型跨地域的民間平台,像井底之蛙只看到方寸天地和政府。中共接下來就是用資訊和教育合理化自己的執政,大陸的教育充滿著競爭文化,灌輸的價值觀就是弱肉強食,過程不是最重要,最重要是成果,而成果又往往以錢來量化。這樣的教育,其實是反教育。加上已經分子化的社會和排山倒海被扭曲的資訊,每個人只能向上望,甚至不擇手段,要成為人上人。魯迅在《狂人日記》說,字縫裏盡是「吃人」兩個字,今天說法叫叢林法則。

大陸歷史科意識形態先行,沒有治亂興衰循環,重心不是文化承傳,大部分內容更是虛構。近代以前的歷史是斬件斷續呈現,強調不斷的階級鬥爭,而且統一就強大,強大就是好。而近代史差不多全部都是中共如何帶領民眾創造奇蹟的虛構故事。舉個例子,當國民黨在前線拼命抗日時,共產黨在大後方延安種鴉片販賣發財,但大陸歷史書隻字不提國民黨抗日,卻許許多多共產黨悲壯抗日的故事,帶領民眾抗日成功,根本是踩著為國捐軀人士骸骨為自己歌功頌德。所以大陸民眾只知日本侵華死了多少人,卻無從得知自1949年中共執政以來,因饑荒、被迫害和被槍殺而死去的同胞有8千多萬,中共是人類史上間接或直接殺害最多國民的政權。

如此洗腦,今天的大陸人、台灣人和香港人又怎可能有同一樣的中華概念呢?所謂大中華,只不過是香港人一廂情願的幻想。不但如此,中共這種種做法,令大陸民眾完全無法接受一些批評政府或帶負面訊息的資訊,唯有否定事實,然後很快轉化為被人看貶或者侮辱,又馬上跳線到仇視中國。於是由原本很難找到討論原點,演變到不理性駁斥,例如「你一定收了美國政府金錢」、「你這是冷戰思維」、「你捏造事實」⋯⋯不過,最恐怖不是不可理喻,而是以下違反人性的一面。

大陸社會需要正視的問題和題材從來得不到理性探討,即使個別人士或非政府組織願意幫忙緩解這些社會問題,政府也不容許。社會出現問題即是政府做不好,政府做不好便挑動民眾思考輪締政府的可能性,所以中共無可能容許個別人士或非政府組織做任何事情緩解社會問題,索性否定一切社會問題。大陸有接近一億人口生活在貧窮綫以下,政府目標是2020年全面脫貧,但所謂脫貧,並不是改善他們的生活。官方媒體一直公然批評弱勢社群為低端人口或者垃圾人口,民眾缺乏反思能力,依據叢林法則,很多認同弱勢社群是懶惰造成,咎由自取,根本不配生存,甚至應該馬上被消滅。這種認同人吃人的想法,似曾相識吧!

中共自執政以來所做的一切,不是為人民,不是為國家,而是為了永續執政。不過今天造就出一個奉行叢林法則到抿滅人性又不懂反思的龐大人口,整個問題便已經超越中國框架。今天的中國情況跟二次世界大戰德國納粹和日本軍國主義只是幾步之遙。當年世界以為只是德國和日本國內的事情,今天香港也有人以為大陸歸大陸,其實香港的情況不是已經開始被中國式納粹蠶食?《廿二世紀殺人網絡》中,不是每個醒覺的人都是主角奇洛李維夫。母體的寄主和醒覺的人哪個更自由?後者。母體的寄主和醒覺的人哪個更痛苦?都是後者。不過如何痛苦,香港起碼還有很多令人吃人不會出現的價值,例如惻隱、同理心、正義、良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