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國強力部門橫行亂世

2016/2/5 — 11:03

1月27日,中國公安部正式成立「境外緝捕工作局」,聲稱要加強中國境外追逃追贓工作。公安部表示:2015年4月至12月,在「獵狐2015」全國專項行動中,在中央反腐敗協調小組統籌下,針對外逃經濟犯罪嫌疑人及涉腐敗案件外逃人員,發起集中緝捕攻勢,總共向境外派出50多個工作組,從66個國家和地區抓獲857人(緝捕歸案477名、投案自首366名、異地追訴14名)。此行動據稱是中央「天網」行動的重要組成部分,被抓人數再創新高,涉案金額達千萬元以上者212人,逾億元者58人。其中從所謂「緝捕條件比較好的國家和地區」例如泰國、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尼、柬埔寨等東南亞國家「緝捕」者283名,佔總數33%;從美國「遣返」外逃人員2名;從意大利、希臘、保加利亞、西班牙、匈牙利「引渡」犯罪嫌疑人6名。

公安部還說將會繼續開展「獵狐2016」專項行動,推動境外追逃追贓工作「常態化、專業化、精細化」,「不斷擴大境外緝捕戰果」,以「永不放棄」的工作精神,築牢防逃控逃和反腐敗鬥爭的「銅牆鐵壁」。

廣告

畢竟,中國去年在鄰國針對異見人士的境外「緝捕」行動相當活躍,被捕者至少包括:從中緬邊境被帶回的王宇律師幼子包蒙蒙、在泰國北部失蹤的《南方都市報》前編輯李新、在泰國芭堤雅被綁架的桂民海、在香港被越境綁架的李波。由此看來,似乎這些地方都是上文提到的「緝捕條件比較好的國家和地區」。

一、肆虐高峰

廣告

此時此刻,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獨裁專政肆虐程度,已經達到了自從鄧小平時代以來的歷史新高峰。

時至今日,中共已經不忌諱向全球公開展示自己炫暴和獨裁的傲慢大款。擺明就是中共在鄰國綁架華人(鄰國官員可能被蒙在鼓裏,或者裝作看不見,甚至暗中協助),中共竟然形容鄰國「緝捕條件比較好」!擺明就是綁架擄人,竟然夠膽說要「常態化、專業化、精細化」,「不斷擴大境外緝捕戰果」,「永不放棄」!這正表示習近平已經不在乎大家罵他獨裁專制和心理變態,分明「我是流氓誰怕誰」,「不怕鬼、不信邪」,決心實現赤化天下的「中國夢」!

因此,這已經不只是銅鑼灣書店的問題,也不只是法治與人權的問題,更不只是港中兩地文明落差與區隔的問題,而是香港社會、文化、生活方式存亡絕續的大問題,更是世界各國人權與主權被侵犯的大問題。這場風暴不僅肆虐香港,更將侵擾全球。世界各國有識之士不宜視若無睹,必須正視中共邪惡本質,實施有效反制。

二、追逃四式

首先,我注意到中共集團改變遣詞用字、欲蓋彌彰的蛛絲馬跡。

首先,2014年12月2日,《人民日報》發表文章,引述北京師範大學國際刑法研究所所長黃風表示:中國「海外追逃」有四種方式,首先是「引渡」(按:引渡必須以國際條約為必要條件),此外還有三種替代手段,包括「遣返」、「異地追訴」(按:遣返及異地追訴必須有逃犯所在國積極配合)、「勸返」。這四種方式也「決定了中國和國外合作的方式」(當然所說和所做未必相符,暫先不論)。文章也指出:那些必須由外國政府積極配合的國際條約與司法互助的使用率較低,因此「勸返」成為了中國「境外追逃」的主要方式,尤其是針對「國家工作人員、公職人員、國有企業、事業單位、國有公司管理人員」追逃,主要是用「勸返」。乍看之下,似乎言之成理。

文中還舉例說明:2009年,首例從加拿大遣返中國經濟嫌犯鄧心志,因「具有自願接受遣返及歸案後如實供述主要犯罪事實的自首情節」,被北京市高院改判為有期徒刑15年,「起到了很好的示範作用,在加拿大引起了連鎖反應」。此後不久,崔自力、李東哲、高山等一批外逃人員都「自願接受遣返」回到中國接受審判云云。換言之,當時中共還是強調逃犯所謂「被勸服」而「自願投案」,猶抱琵琶半遮面,相當著重門面修飾。

三、微妙變化

然而,自從2015年初開始,中共的文宣措辭開始出現了微妙的重大變化,恐怕是由於習近平發現有關部門一年以來沒有雷厲風行嚴格執行自己在2014年1月於中央紀委第三次全會上的講話而深感不滿。他當時說過:「不能讓國外成為一些腐敗分子的避罪天堂,腐敗分子即使逃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他們追回來繩之以法,5年、10年、20年都要追,要切斷腐敗分子的後路。」然後在同年3月,最高檢察院緊跟習近平的上述講話,繼而下發《關於進一步加強追逃追贓工作的通知》,強調建立和完善在逃職務犯罪嫌疑人信息數據庫,「無論犯罪嫌疑人逃到哪裏,也無論逃了多長時間,檢察機關都要堅持不懈地將他們緝捕歸案,決不允許任何人逍遙法外」。然而,2014年「緝捕歸案」的實際表現似乎未如習近平預期(從60個國家和地區僅抓獲外逃經濟犯罪人員428名,其中231名為主動投案自首,後者佔了絕大多數)。其中所謂「勸返」或「自首」這種說法已經不再討他喜歡,因為習近平比較喜歡「追回來、斷後路」那種土豪快感。因此,事情正在起變化。

極有可能正是在習近平的強力施壓下,在剛剛說到的「獵狐2015」全國專項行動中,中共當局總共從境外抓獲了857人,破了歷年紀錄,其中「緝捕歸案477名、投案自首366名、異地追訴14名」。這裏所說的「投案自首」當然包括「勸返」的人,以及李波、李新等所謂「以自己的方式」返回中國協助調查的人,但是比例偏低;至於「異地追訴」必須外國主動介入,為數極少;因此重點在於突顯新增的一個名目,名叫「緝捕歸案」,而且一躍而成為境外追逃的絕大多數實行方式。

眾所週知,「緝捕歸案」當然既不可能是被捕者自願歸案(否則那只能稱為自首或勸返,畢竟自首和勸返均無「捕」這個動作),也不可能是外國引渡或遣返(因為那根本不算是中國的緝捕行動,而且無論如何,正如上述,外國引渡及遣返中國的個案歷年人數極少,如此激增至477人完全違反常理)。因此,所謂「緝捕歸案」的真正意思只是四個大字:越境綁架!這正是對習近平2014年1月「追回來、斷後路」講話的徹底響應,公開擺出一副「我願承認,你奈我何」的流氓嘴臉。

中國如此向全球各國大肆宣傳自己在2015年越境綁架了477人返回中國,不避嫌疑,不顧爭議,已經到了土匪流氓的無恥地步!今年2月1日,中共匪首習近平在其任內首次重上江西井岡山,對他的精神之父毛澤東當年的土匪生涯回味無窮,足見共產黨一路走來,本質不變,逆向膜拜,無恥無畏,貽害世人。

四、組織擴張

除此之外,我們更需要進一步了解中共「境外追逃」在組織方面的新變化。2014年10月10日,在習近平的強勢主導下,「中央反腐敗協調小組」設立了「國際追逃追贓工作辦公室」作為辦事機構(具體工作由中共中央紀委國際合作局承擔),辦公室成員由與追逃追贓工作密切相關的中央紀委、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外交部、公安部、國家安全部、司法部、人民銀行等單位負責人員組成,成立了追逃追贓工作內部協調機制,以統合多部門協同行動。不過,這只是雷霆綁架行動的第一步組織行動。
第二步就是在全國各省級地區成立所謂「追逃辦」。及至2015年,中央紀委監察部表示,全國31個省區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已經全部成立省級「追逃辦」,各有組成單位6至12個,基本上複製了上述中央全國追逃辦的組織模式,涵蓋省級紀委、組織部、法院、檢察院、公安廳、安全廳、司法廳、外事辦及人民銀行當地分行,並且將財政廳、審計廳、旅遊局、銀監局、國資委、政法委、台辦、海關、民委、電信、移動、聯通納入了「協調機制」。這些省級「追逃辦」建立了「動態統計報告制度」,負責及時報告外逃情況,「實行一案一報,發現一起報告一起,要求24小時內逐級上報至中央追逃辦」。

從中央到省級,習近平在2015年內展開與鋪墊了負責「境外追逃」(即「越境綁架」)的整個組織架構,相信已經挹注了大量經費。眼見2015年「緝捕歸案」亦即綁架回來的人數高達477人,習近平顯然覺得形勢大好,未來可望大有作為,因此下令把整個追逃機制「常態化、專業化、精細化」,「不斷擴大境外緝捕戰果」,「永不放棄」,進一步開展「獵狐2016」行動。這就是「境外緝捕工作局」於今年1月成立的政治背景,用以把原先「中央反腐敗協調小組」下設的「國際追逃追贓工作辦公室」常態化、正規化,挹注其多人力財力物力進入這個新成立的「境外緝捕工作局」,以期把境外綁架「緝捕歸案」變成中共集團在香港、東南亞鄰國、全球各國各地綁架挾持人質、帶回中國審問判刑的「新常態」。

儘管這個「境外緝捕工作局」被中共集團美其名為負責「推動區域協作,運用現代科技信息手段,加強數據整合與信息化追逃,深化國際警務合作、及拓展國際執法合作渠道,打造立體追逃大格局」,但是大家千萬不要被共產黨騙了,畢竟一切還是萬變不離其宗:越境綁架,緝捕異己,已經成為了習近平的既定政策方針。

五、中美差異

中國共產黨奴才一直叫嚷著說:「美國也有強力部門到外國追逃,把罪犯綁架回國,中國何錯之有!」此言差矣!中共奴才的心態一直都是見「暴」思齊,見「獵」心喜,專學外國糟粕。畢竟,我從來不會在這方面採取雙重標準。美國「強力部門」的確有境外綁架的違法情事,侵犯人權與主權,那是值得譴責的,根本不值得學習。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集團竟然照搬照抄美國「強力部門」的糟粕,還要通過《環球時報》誇讚「強力部門」舉世皆然云云,然後土法炮製,為世界添煩添亂,肆意越境綁架,侵犯人權主權,根本就是知法犯法,為世作賊。

無可否認,美國政府境外綁架的做法大有問題。美國情報部門為了應付各種「國家安全威脅」,發展出所謂「非常遣送」(extraordinary rendition)機制,無視國際法與當事國法律,授權特工利用綁架擄人等手段,在境外逮捕目標人物(通常不是美國公民),將他們轉送到那些位於第三國而由美國控制的「黑獄」(black sites)嚴刑逼供,引發人權組織猛烈批評。美國這樣做,固然可以規避美國憲法與法律的審查,因為逮捕對象、逮捕地點、關押地點均在美國之外。然而,這是對涉案者人權與外國主權的明顯侵犯,如非出於正當防衛或緊急避難等合理原因,本無正當性,遑論錯捕濫捕及刑求逼供等問題。此外,對於美國公民以至外國國民,美國也有所謂「特殊遣返」(irregular rendition)做法,亦即把目標人物在境外綁架後擄回美國境內,然後送到法院審判,而美國也發展出「喀爾費斯比原則」(Ker-Frisbie doctrine),針對被捕者的控罪不會因為遣返或出庭程序違法而被撤銷。無論如何,這項原則改變不了「特殊遣返」或「非常遣送」涉及美國特工境外綁架、侵犯人權的事實本質。這些做法在外交、政治、道德上是否合理是另一回事,但是顯然已經涉及境外綁架,這一點早已無可辯駁。

美國這樣做,中國照樣做。然而,美國與中國兩者顯然有一個不容忽視的重大差異。美國政府遇有違法情事,可以攤在陽光下,接受大家批評,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司法獨立,當中或有秘而不宣的部分,但也坦然迎接各方揭弊調查。然而,當中國政府遇有違法情事,往往拒絕承認,禁制批評,還要強迫被捕人士說出「以自己方式回國自首」、「多年前開車撞死少女後逃逸」之類的欺世大話,以及無端寫一堆親筆信給太太,再好好拍攝一張勾肩合照,然後還要配以新聞審查,言論封閉,五毛橫行,奴才撒謊,黨管司法,不容任何人揭弊調查,而且把一切讓習近平厭惡的政治類書籍標籤為「禁書」,把偷渡綁架標籤為「跨境執法」,再用黨媒央視錄影來公審,再用環球時報連續發文口誅筆伐。這些就是兩國的根本差異。換言之,美國始終守住了文明的底線,中國卻墮落到野蠻的深淵。如果放任中國政府繼續肆虐全球,人類恐將復歸禽獸,萬劫不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