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國憑什麼拘留林榮基?

2016/6/17 — 19:24

【文:寒冬竹子】

林榮基招開記者招待會,交待自己被中國拘捕一事。有人指,林榮基於香港售賣中國禁書,雖然沒有獨犯香港法例,卻犯了中國的法律,於中國境內被拘留十分合理。

這是真的嗎?

廣告

我們先了解一下支持這立場的人(下稱支持者)的理據。

最普遍的說法是:即使該行為在香港沒有犯法,但只要犯了中國法例,當疑犯踏入中國境內,中國政府便有權執法。因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六條:「犯罪的行為或結果有一項發生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內的,就認為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內犯罪」。中國禁書雖然在香港印刷和發售(犯罪行為沒有發生在中國領域內),但經轉寄後到了中國(犯罪結果發生在中國領域內),因此依然觸犯了中國法律。

廣告

再看看拘留的法理依據。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駐北京辦事處所發行的「與被拘留、逮捕者有關的內地刑事法律、法規實用資料」:「香港居民在內地觸犯或涉嫌觸犯刑事法律而被司 法機關拘留、逮捕或執行其他強制措施、審判或受到刑事處罰時,其法律地位將與內地居民完全相同。」

因此只要林榮基踏入中國國境,當局便可以將其拘留。 這種「依中國法,在中國境、執中國法」的論調似乎牢不可破。

但這種說法有兩大錯誤。

第一,所謂的禁書根本沒有中國法律的規定,因此根本無法可犯。

只要我們肯動動手指和眼球,做一些小學一年級生也懂得的功夫,上網找出支持者最愛引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原文,便會發現該法對於書刊的規管條文只有第一百五十二、二百一十七、二百五十、三百六十三、三百六十四和三百六十七條,共六條條文,六條所規管的刊物只規管範圍只包括歧視或侮辱小數民族、淫穢和侵犯版權的書刊,可見銅鑼灣書店售賣描寫中共權力鬥爭、秘史等書籍,並沒有觸犯以上法例(除非習近平是小數民族吧)。 既然中國沒有清單表明哪一本是禁書,而最為支持者引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更沒有規管政治性書籍,那麼「依中國法執法」,又是依了什麼呢?

第二,即使有法例禁止某類書籍,亦無法引用至香港。

剛才提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六條指出只要犯罪行為或結果於中國發生,中國便有權執法。然而,愛引用這條條文的人只在斷章取義。第六條的全句是:  「凡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內犯罪的,除法律有特別規定以外,都適用本法。 凡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船舶或者航空器內犯罪的,也適用本法。 犯罪的行為或結果有一項發生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內的,就認為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內犯罪。」

注意第一句:「除法律有特別規定以外」。什麼是法律特別有規定呢?有什麼法律會規定在中國境內有些人或地方不受中國刑法規管呢?

其中一項就是香港的<<基本法>>。

根據<<基本法>>第十八條 :「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的法律為本法(按:即基本法)以及本法第八條規定的香港原有法律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機關制定的法律(按:即普通法、衡平法、條例、附屬立法和習慣法)。全國性法律除列於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 .....  任何列入附件三的法律,限於有關國防、外交和其他按本法規定不屬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的法律。 」 由此可見,即使中國有條例規管禁書,又即使銅鑼灣書店員工在香港轉售書本到中國,只要他人在香港,便受到<<基本法>>第十八條保障,這條特別法律便令<<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六條不適用,那人便不算犯法。因此即使林榮基踏入中國,只要他當時未有犯中國法例,他依然是無罪之身,中國政府無權拘捕之。甚至由於禁書並非與國防、外交有關,亦不能納入附件三。那麼中國憑什麼拘留他呢?

再舉一個簡單例子。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零二至一百一十三條都禁止危害國家罪,但由於<<基本法>>第十八條限制該全國性條文不適用於香港,所以<<基本法>>才於第二十三條列明香港「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 因此,如果支持者堅持中國有權執法,究竟他們想否定<<基本法>>對香港人的保障,希望將所有全國性法律引入香港,還是把香港與英美看齊,視之為獨立國呢?

總括而言,中國無法列出林榮基犯了什麼法,又無法證明中國法律於香港適用,把他拘留絕不合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