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國最大的問題是不安分

2018/10/7 — 11:31

特朗普、習近平

特朗普、習近平

今天,讀完美國副總統的「討中檄文」,從他的說辭,綜合歷史及現在美國外交政策,得出結論是:中國今天被搞,最大問題是不安分做小弟。

演講首先來一堆冗長的中美關係史,很多美國人不清楚背景,不會知他說什麼,這部分明顯是喊給北京聽的。用一句歸納,就是「你忘恩負義」。

批評北京踐踏人權各樣,是假的。六四後,人權被打壓,只有變本加厲的份兒,過往美國是民間,最多只是國會批評,行政方面,各總統仍然和中國領導人 friend 到要打 band。看小布殊與胡錦濤奧運會的十指緊扣,奧巴馬與習近平的漫步莊園,聊了八小時,川普自己都曾經講:「我覺得習近平主席是一個偉大的人。」如果由尼克遜開始數,兩國歷任領導人肉麻情事,足夠付梓成書。過往貿易數字,亦充分說明兩國政府友好。

廣告

接著才是真的:中國意圖影響美國本土,用有官方支持資本,買下電影公司,宣傳中國,有對中國負面批評劇情,被刪掉。記者入境,被限制。更甚者,在報章下報導式廣告,打算干預美國選情。這些都熟口熟臉,因為是對香港台灣的滲透模式。

中國一直有山寨其他國家東西,但高科技核心技術,是美國維持世界第一的命根,中國偷竊挪用,固然有違法理,但過往的山寨,美國很少由官方出面,用上懲罰性關稅追究。更深層次問題是,你不安分做你的小弟,想拿核心技術,做大佬。十幾年前,中國領導人已經要求美國轉移高科技技術,不給予的原因,就是不能給你做老大。刻意搶奪,是逾越紅線。不要以為只有中國可以向香港劃,美國也可以。

廣告

搞中國,與人權無關

美國一向不會理別國民主不民主,看他支持過的獨裁政府,比民主的多就知道。前面提到,由尼克遜開始,美國每任總統與中國領導人,都是朋友,為了 American interests ,不會撕破臉皮,但你竟然在他本土宣傳獨裁,甚至以為有錢了,就可以反客為主,用留學生與學者搞滲透,爭取在美國話語權,便令人不得不搞你。

你們見過越南吳廷琰與南韓李承晚,意圖反客為主,在美國媒體買廣告,用她的言論自由,令自己可以在當地作主,取得話語權,甚至影響選舉嗎?南越第一夫人,吳廷琰的弟婦,最多只是和外媒舌戰,從來沒有像中國那樣,買電影公司,建書院,影響學術機構與新聞媒體,甚至偷高科技核心技術。太不清楚誰是話事人,碰了不該碰的東西。死,是必然的。

中國的確和各地流氓政權與獨裁者,如委內瑞拉馬杜羅、已下臺的津巴布韋穆加貝及土耳其埃爾多安友好,並發出金援,這些都是無可爭辯的事實,但美國也不是沒有支持獨夫民賊。

American interests ,基本上從未改變,看川普說的,與金正恩 fell in love ,連美國人都覺得嘔心。美國根本不是因為中國實行歐威爾式 1984 ,和新疆集中營囚禁過百萬人而搞中國,原因是:「你逾越了紅線,意圖濫用我的民主自由,滲透我。」別國人權問題,對美國總統來說,從來不是問題。這個問題,從來只是開刀幌子。菲律賓杜特爾特上臺後,用掃毒名義,濫殺無辜,紐約時報曾作出專題報導,內裡令人髮指的相片,深入全世界每個知識分子心中,但川普就是對杜氏讚美,甚至要求他為自己唱情歌。

別被中國官方愚昧自己人民的文宣蒙蔽,什麼中美敵對,「美國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這些都是騙人的。如果拿來討論國際關係,是酒樓阿叔水平。由尼克遜開始,中國已經投靠美國,一直以來,好聽點,是互惠互利的貿易,難聽說,都是美國圈養住中國。改革開放初期,中國連建工廠資金都沒有,是自由世界,由日本開始,幫他們建的,中國以製成品償付,才有第一桶金發展。市場,也是自由世界提供的。零八年金融危機,好像中國救了美國,但參考一下數據,對比 29 年,衝擊有限

而在衰退期間,美國一直有買中國貨。貿易戰清楚說明:自由世界可以沒有中國,但中國,不能沒有自由世界。養肥你後,竟然來搞我的核心價值,想做老大哥?太不安分。

美國一向與中國的關係,是老大與小弟。鄧小平的「不做老大哥」與「韜光養晦」,其實是認小弟的好聽說辭,放棄做小弟,就是自尋死路。

中國即使今天再喊話,取消過往逾越紅線之舉,美國也未必相信。文革後至今,中國人文社會科學方面,有長足發展,學者論文也不時上世界級期刊,城大出版關於東南亞各國政治的十一本專書,其實也是中國社會科學院學者寫的,然也取得鄭宇碩教授信任,在香港出版。但,中國領導人竟然作出這麼錯誤的決定,打算利用美國自由,作香港台灣式滲透,反客為主,甚至想取得核心技術,甩掉老大,發做世界主人的春秋大夢。相信與梁文道最近寫的三篇《中國的大腦》內容,不無關係,就是在上者只想聽合心意的話,在下的「學者」,刻意奉承,令中國進入萬劫不復的境地。反而,冒死進諫,想國家好的,被打壓,連教席都丟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