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國比小說更離奇》允晨修正版自序

2014/12/30 — 16:20

2007年年底,在台灣圖博之友會會長周美里小姐的協助下,我在台灣同時出版了《來生不做中國人》和《中國比小說更離奇》兩書,兩書今天都已廣為人知,兩個書名都已成為許多人鞭撻中國時由衷而發的逆耳忠言。台灣於華文世界之不可取代,其非要獨立於中國不可之意義,亦於此可得重大啟示。

中國人社會之離奇,確是人類社會所罕見。過去我曾說過,許多文明世界的洋人對發生於中國的慘事往往是半信半疑,起碼也是覺得匪夷所思,不敢盡信,因為情節實在太過離奇,有悖於常理人情,而中國統治者對於這個極有利於中國極權統治的優勢,至今還是懵然不知。譬如,一再有洋人問我,為什麼中國人把比希特拉殺人更多得多的殺人王毛澤東的肖像放在他們的鈔票上?他們不敢相信世界上真是有這樣一個胡混的民族!於是洋人繼而強迫自己反思: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總有傻人,但總不會遍地癡呆吧!?

更多洋人問我,為什麼中國人會鋪天蓋地的製造毒奶粉給嬰兒吃?甚至是給自己的同胞吃?他們完全無法想像這是怎麽一回事,語氣之中就留有幾分有利於中國暴政存活之存疑。

廣告

當然,對於中國人花了一千年去摧毀中國婦女雙足,令其變成殘疾人,更是極多洋人所百思不得其解。

甚至是眼前香港的雨傘運動,也充分展現了中國人社會之荒唐。當你看到雨傘運動中極多香港人何等熱情、何等激昂、何等奮不顧身地破壞這場運動,你無法不對中國人對真善美之厭惡,感到驚嘆。連那些已經被壓榨到不似人形、收入只有挪威的士司機幾分之一香港的士司機也跟他們的奴隸主熱烈聲討雨傘運動,可憐的香港的士司機不知道他們這樣被人當乳牛一樣的壓榨主要就是因為沒有普選!而那些因負責鎮壓示威者爭取普選而臭名遠揚的香港警察,其實本身也是香港沒有普選的受害人!香港由於沒有普選而成為全球最貧富懸殊的發達國家,這令絕大多數的香港警察也深受其害,如樓價租金全球最高、教育制度以階級為本、以及不做香港警察這種因維護獨裁統治有功而薪酬特優的工作,就很難在極度貧富懸殊的香港找到有同樣薪酬的工作等等。但由於香港警察也繼承了中國人「好鐵不打釘,好男不當兵」(香港叫「好仔不當差」)的傳統(因為大都要維護獨裁統治,令賢者卻步),與挪威警察完全不同,香港警察通常是讀書不成者的出路,絕大多數的香港警察並無能力就其自身蒙受沒有普選之害有任何認知,而即使能有認知或反思,也會因為香港極度貧富懸殊和缺乏全民退保等等,令到他們覺得有極強理由要為自身或為至親的幸福而出賣良知。

廣告

這大概就是一個胡混了兩千年的國家的瘡痍景象。中國社會之胡混,以戲劇大師易卜生(Henrik Johan Ibsen 1828-1906)於《群鬼》裡面所述的死人糾纏生人,恐怕尚不足以言其狀,而可能更接近耶魯大學教授Ellsworth Huntington (1876—1947)所發的驚天之論:「一個人要是沒有這種畸形發展的自私心,也就抵擋不了(中國)那種殘酷的荒年……於是凡是自私自利的心越重,生存的機會就越大;多經一次荒年,人品上自私自利的心理就深一分……總之,極端的自私自利可以使一家人度過荒年,生存下去……二千年的長時間裡,唯有這種自私的人才受選擇。凡是能夠損己利人,解衣推食之輩,在荒年時已經死完了。」

因此,大家不要輕忽以台灣能民主就推論中國也能民主香港也能民主,因為「台灣自古不屬中國」呀!所受毒害未夠深刻,並有優質殖民統治起去毒之功。如中國清世宗(雍正)1722年即位時下詔曰:「台灣自古不屬中國。我皇考(指康熙)神武遠屆,拓入版圖……」,清朝著名學者魏源(1794—1856) 在其《聖武紀略.康熙重定台灣記》中也確認此見:「雍正元年,憲皇帝即位,詔曰:『台灣自古不屬中國,我皇考神武遠屆,拓入版圖。』」但中國政府今天卻突然篡改歷史,宣稱:台灣自古以來屬於中國!

這樣的瘡痍大國,其最受萬民景仰的人物又是什麼貨色的呢?中國最有權的習近平自稱對貪污腐化深惡痛絕,但中國之所以貪污腐化冠絕全球,首要成因正正就是因為中國奉行習近平全力鼓吹的「三權合作論」,令中國政府的權力完全不受制衡!至於中國最有錢的馬雲則發高論說:「中國創新能力不好,是因為中國的教育出了問題……」當然,我不相信馬雲敢含沙射影習近平的博士論文剽竊醜聞(詳見拙著《拷問中國:兼論習近平論文剽竊事證》)。但在中國,教育只是政治機關和領導人的附庸,繞過作為禍源的政治制度不談,而在屬於枝節末葉的教育部門上做文章,這就是為什麼令中國人困擾至絕望的老大難問題,一落在尊重常識的洋人手裡就應聲而解。

是以,即使習近平已經一再宣布:「今天中國實力強大,當代中國人應感驕傲」,我依然極有信心地維持我於七年前出版《來生不做中國人》和《中國比小說更離奇》兩書時所下的判語:

「中國目前的文化,是徹頭徹尾的『為求富貴無所不為』( get-rich-at-any-cost )的文化。不管有多少人認為中國這樣就會好起來了,但我依然深信中國這樣是走邪門,最終並不能提昇中國人的精神文明水準,甚至連物質生活水準也只能在一小撮『人民』裡面有實質提昇,就如歷史學家李弘祺教授說的:像這樣的(中共的)政治經濟體系,在中國運行已經二、三千年,它不是以合理的效益為原則,也不以之為理想。它的運作,一言以蔽之,就是為維護統治機關 ...... 讓不合理的、不公平的事情和政策繼續累積,直到它垮掉為止,然後朝代循環,一切從新開始 ...... 」。

 

2014年12月
挪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