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國特色荒腔走板的戰爭紀念

2015/9/1 — 17:57

二次結束七十周年的閱兵,可說是具中國特色『紀念和平』的一幕。

當然,箇中理由是你和我都清楚知道,二次大戰結束七十年是大肆宣傳愛國主義的好時機,既藉歷史的慘痛記憶,鼓動國內民族情緒,特別是針對日本的民族情緒;同時也藉展現先進軍備,在外部輿論上營造中國軍力強盛的時機。雖然,實質上根本就沒有國家,僅僅因為一次閱兵而影響對華根本方針,只是換來虛榮和一時討論;更難堪的是,除俄國以外昔日盟國主要成員、以及部份東南亞國家的元首或政府首腦也不親自出席,結果只成為『圍內派對』。

北京慶祝二戰結束的定調更惹爭議。中日戰爭是蔣介石領導國民政府開打,但偏偏在國共內戰的格局下,蔣介石和國民黨政權在中共建政後長年因政治需要而被抹黑,結果是共產黨的戰績需要刻意放大,國民政府的戰績則避重就輕。

廣告

誠然國民黨政權獨裁腐敗有根有據,但斷不能無視國民政府在1930年代以一弱國之力,籌謀應對日蘇兩大強權圖謀中國的功勞。再者兩負不能成一正,也不能掩蓋中共建黨九十年歷史權鬥的血腥。但撻伐蔣介石之餘,連帶當年有份參與抗日的老兵,只因為國民政府效力,數十年來在大陸的政治鬥爭運動備受殘害,攻擊的不只政敵,連帶保衛同胞生死、國家存亡的國家軍人拉黨分派,也成為政治鬥爭犧牲品,所作所為更見卑劣。

儘管今次閱兵,也安排老兵列隊參與其中,但大陸當局頒發紀念章或發出老兵補助的條件,是曾向共黨投誠或戰後除役還鄉,總之就是沒有和共產黨對着幹,仍然以黨和政權做界線,而非一視同仁對待。” The war is over — the rebels are our countrymen again.”,這句美國南北戰爭中北軍統帥格蘭特寬宏對待南軍的名言,在七十年後的中國依舊遙不可及。

廣告

傾斜己方貢獻 輕視盟軍犧牲

同樣的傾斜,也出現在香港。早前七十周年的重光紀念活動,有二戰中參戰的華籍英兵向記者表明,自主權移交過後,港府對他們的關注轉趨冷淡,更甚是不聞不問。的而且確,如非二戰結束七十周年,香港輿論始乎經已忘記,在太平盛世的香港,七十年前曾經歷過血浴奮戰的十八日。

而令人心寒的是,這並不是淡化香港保衛戰的單一例子。如同大陸政府淡化國民黨老兵的貢獻一樣,港府配合北京就無視英聯邦軍隊的貢獻。特區政府在主權移交後取消重光紀念日,但十多年後的今天,為求配合北京吹雞落聖旨,才『隆重其事』安排這一天假期 – 而日子也由原有8月30日重光紀念日,改為9月3日日本投降日。彷彿戰爭紀念的意義能夠任意挪移。

雖則香港作為華南的港埠,憑藉地利之便和殖民地的角色,使香港直至太平洋戰爭爆發前,能在中日戰爭期間得守中立,透過華僑和港人自發匯款、物資調度等等,大力支援國府抗戰;但1941年香港保衛戰本身,不應被單單併入中日戰爭的國家論述,而是作為太平洋戰爭的一部分,連同中日戰爭,介入整體第二次世界大戰之中。

很可惜,國家論述在官方力推底下坐大,最近大埔烏蛟騰抗日英烈紀念碑獲大陸政府納入國家級抗戰紀念設施遺址名錄,但同樣作為戰場,包括赤柱軍營和砲台、醉酒灣防綫、鯉魚門砲台、黃泥涌防綫等英聯邦軍遺址,卻不被納入。這很顯然是倚重東江縱隊在新界郊區的游擊對抗,而忽略英聯邦軍主打的香港保衛戰場;或許有人會覺得,中國政府只聚焦中國人的戰鬥很合理,但試想像要是英國在敦克爾克撤退中避談法軍貢獻,會是甚麼樣的境況,就更見北京政府的狹隘和小家子氣。

意義應在悼念戰難 而非吹擂戰勝

而且,這涉及悼念戰爭結束的內容和意義。維持8月30日原有的重光紀念日,當然是聚焦於香港;而9月2日 (東半球時間) 或3日 (西半球時間) 是日本政府和大本營在密蘇里艦向盟軍 (包括中國) 簽署降書的日子,則紀念整個戰爭的結束。如果是地域廣度而言,希望重視整場戰爭的結束,而不是香港重光,那可以理解;但也可以使用『二戰停戰紀念日』的名稱,而毋須在命名上,也跟隨北京旨意而安排命名為『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

究竟紀念戰爭結束,是建基於打勝仗才要紀念?是不是有盟軍- 軸心國又或者是中國 –日本的分別?定抑或是紀念整體所受的蒙難?很顯然,不論國共雙方,採取『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的命名,乃是聚焦於民族復興,自然要區分出他者作為戰勝的對象,但結果焦點在於『我們贏了』;而戰爭聚焦戰勝,而非共同承受的蒙難,才出現戰功分配的問題 – 共產黨筆桿子所喜歡的『功四過六』、『七三開』之類的手法就大派用場,也成為政治利用的卑劣手段。

結果,我們才看見官方不斷『調節』定位,共產黨戰功要放大,但基於近年需要,國民黨又要予以肯定同時不能太過褒揚,以維持平起平坐之勢,又能統戰台灣藍營,營造民族團結的氣氛;香港的二戰史蹟,則納入中日戰爭的框架之中,但實則香港作為殖民地在中日戰爭擔當的是支援角色;也淡化香港進入戰爭乃是伴隨太平洋戰爭爆發,才與中日戰爭共同成為二次大戰的一部分。

北京大肆鋪張戰爭結束七十周年背後的政治設定,無助於中港兩地理清歷史事實,更是專制政權歷史的醜惡延伸。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