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

朝雲

左膠

2017/6/2 - 11:40

中國統治二十年 - 訪問系列(四)Boyz' Reborn

訪問系列六四特別版

臨近六四,系列會推出兩個特別版。受訪者未必適值廿歲,但都是十八九歲,出生於香港易主後的新一代。

時不我與,為何比很多上一代還在意?顛沛流離,數十年後我們又會在哪兒?

廣告

圖左至右:一言、Ben、Jason、Sam、阿佳

* * *

Boyz' Reborn 組團已近六年,原來是一隊小學義工,由社工 Eddie 撮合,也是他們的政治啟蒙。喜歡音樂的 Eddie 為他們譜曲,由他們獻唱,終成今日規模。

一向寧靜的支聯會專頁,因其《自由之歌》*,而獲四萬點撃,堪為異數--當六四的遊行人數屢破新低,年輕人一片漠然,是什麼驅使他們逆時代大潮?

(註:goo.gl/h8pgG1

* * *

問:本土已成學界主流,沒有大專院校的學生會再去維園。

對此羅永生有精闢的描述:「過去,香港的公共討論中,中國人不等同於中國政府是常識。但今天,『有怎樣的人民就有怎樣的國家』變成了新的『常識』,意味著大陸人要為他們政府的表現負責。」*

(註:羅永生:〈多重自我的香港與中國〉,載於《當中國深入世界》,頁 148,略有省節)

咳咳。。。平時沒幾多人看的支聯會網頁,因你們的新歌平添萬計點閱。願意撐支聯會的人,在年輕一代少之又少。你們不怕被批為「大中華膠」?為何敢與眾不同?

Boyz' Reborn:係支聯會邀請我地,但雙方冇從屬關係。我地唔係為支聯會,而係為六四創作。

我地一向都唔出名(笑),所以冇人批鬥我地。

年輕人反感「建設民主中國」,係依個世代嘅潮流。因為中國成為一個負面詞語,大家一聽到「中國」,就會聯繫到「共產黨」。

當年學生嘅目標係想改變中國,唔係脫離中國。但係咪價值觀只有一啲唔同,就立即另起爐灶?

六四晚會係屬於香港,一個傳承左廿幾年嘅日子,俾上一代有機會話畀下一代聽,89 年發生過咩事。我覺得支聯會冇做錯到。

* * *

問:本土派認為「建設民主中國不為己任」,背後有其論述,最近留美陸生的遭遇就是例子。當她讚揚美國的自由後,不止黨媒攻擊她,還有無數留學生。活在自由世界,卻擁護專制中國。

他們當然知道八九六四,但多數人仍然認同中共鎮壓。大陸的新一代,已徹底揚棄共產主義,由民族主義取而代之。即使我們等到中共倒台,中國還是由他們主宰,很可能維持一個威權政府,難以向民主轉型。

因此很多本土派認為,很難改變中國;或者難聽地說,他們覺得中國冇得救,不值得協助。你們怎樣看?

Boyz' Reborn:好記得依單新聞。女生受到的抨擊之一,就係點解冇人審查?

我好奇怪,點解覺得有審查係正常?中國人民好似習慣左喺鳥籠入面,受中共壓迫太耐,變得安於現狀。

好坦白講,唔會因為有一晚集會,有一首歌,就可以掀起改變。但係咪因為咁而改棄?接受「殺幾百人換幾十年和平」?

殺左人就係殺左人,罪行嘅責任永遠喺度。唔會因為集會舉吓燭光「冇用」而唔去做。

音樂作為文化,係可以「播種」。希望後代記住,將來會種出平反嘅改變。

* * *

* * *

* * *

問:怎看自己的身份認同?

一言:香港人。好少番大陸,香港的認同始終大啲。而且參加過社會運動,由六四、七一、反國教到兩傘,亦團結到歸屬感,覺得自己屬於香港人民。

Ben:香港人。旺角騷亂時係農曆新年,啱啱番左鄉下,好想知咩事,翻牆睇 facebook,一邊睇一邊驚自己有事。喺香港成長,經歷左咁多,會明白香港同大陸好唔同,自己係香港人。

Jason:香港人。不過我讀中史,覺得自己係中華民族一份子。好少年輕人覺得自己係中國人,好大原因係中共嘅統治,對中共嘅反感投射到中國人上,因而鄙視中國人嘅身份。我好理解年輕人點解咁諗,但中國文化影響我地好深,亦都有好嘅文化。我想大家確認番,究竟唔鐘意中共定中國。

Sam:香港人。我喺香港土生土長,從未番過大陸。

阿佳:香港人。我對香港嘅認同更強烈。

* * *

問:父輩同輩怎樣想?想法有沒有衝突?

一言:佢地比較平均,傾向「中國香港人」。畢竟生活背景唔同,建立左一套價值觀,追求穩定,覺得下一代唔珍惜。但新一代有一種生於憂患,不安於現狀的感覺,依啲就係進步嘅要素。至於同輩諗法都相近,但佢地未必肯搞抗爭。

Ben:父母見證住中國由衰落變得所謂愈嚟愈好,會有一種 proud of 嘅感覺,覺得自己係「中國香港人」。同輩都自視香港人,但未必熱心社會時事,我地比同齡人的確關心多啲。

Jason:父母都傾向香港人。自細佢地就帶我到維園,好想將屬於香港人嘅價值話畀我聽。我嘅學校比較開放,同輩立場都好接近,但出嚟遊行集會就比較少。

Sam:我唔清楚佢地定位。但佢地覺得年輕人唔好搞政治,應該去讀書。同輩都自覺係香港人,不過唔太熱中政治,會講,但唔會上街。

阿佳:佢地就一半一半,一半中國人,一半香港人。雖然佢地喺中國落嚟,但早已受香港文化薰陶,睇電視見到中國啲貪腐新聞,都會鬧一兩句。

* * *

問:名義上你們未曾親歷上一時代,但正好成長於改朝換代的二十年。有什麼感受?

一言:自由民主的種子,已經種左落香港度,香港值得更加好。

Ben:香港本來係一個好地方,但好多地方須要改變。上一代嘅態度比較保守,想維持現狀,對自己更有利,無論政治和音樂都係咁。

Jason:有啲不安同唔知點,對未來迷茫。比如人大釋法,完全唔理程序公義,重新定義法律。眼見香港嘅核心價值慢慢收窄,有一種無能為力嘅感覺。

Sam:而家香港好似分左兩類人,一邊支持政府;另一邊爭取改變。前者似乎理解唔到另一邊點解有訴求。

阿佳:唔好講建制同民主兩大陣營,只講民主派都有好多分支。大家好難磨合,形勢都幾亂。但我唔會對香港絕望,始終有解決方法。

* * *

問:香港有什麼出路?

一言:個人覺得港獨好難成事,唔係一條康莊大道,始終要同中國溝通。唯一嘅出路就係保持信念,即使未知前路係點。

Ben:雖然好多人話移民,但我覺得香港仍然有希望,仲有好多有心人堅持。獨立有頗大難度,我傾向追求自主。

Jason:我唔知未來係點,但而家要堅守住一國兩制,唔好俾中共繼續侵犯。

Sam:未來真係冇人知。有訴求嘅人一定要出嚟,否則香港就真係會變成中國香港。

阿佳:真係預計唔到,但武力始終解決唔到,我覺得行唔通。和平解決先係出路。

* * *

問:每年政府都會搞些慶回歸活動,找藝人唱歌拍廣告等等。假設你們可以上同類型節目,但沒有政治審查,可以暢所欲言。你想對香港市民說什麼?

Boyz' Reborn:我地會作一首政治歌,類似前作 Dream City HK* 。希望普通市民係慶祝之外,回顧番發生咩事,可以為香港做乜,有咩可以做得更好。

(註: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zcb2JpbUI0)

歌詞會提醒香港人,要堅守一國兩制、言論自由、法治、廉潔等等,有別於中國嘅核心價值。

但我地唔會唱首慘歌,即使遇到幾多問題,依然仲有希望。

* * *

 

後記

不少問題興之所至,其實對於未滿廿歲的中學生並不容易。但他們認真思索,答得有紋有路。

筆者回想十七八歲的自己,腦袋根本只是一坨大便。。。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