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國統治二十年 — 訪問系列(六)Hayman

2017/6/12 — 15:27

問:你怎看自己的身份認同?

Hayman:一定係香港人。雖然已經喺加州定居,啲人問起我嚟自邊度,我都一定答香港。我喺香港出世長大,讀到中五先離開,香港嘅身份認同依然喺骨子裡。

即使我將來正式入籍,nationality 係美國;但我嘅 ethnicity 始終係香港。

廣告

* * *

問:你的父輩同輩怎樣想?想法有沒有衝突?

廣告

Hayman:父母都係老師,喺香港土生土長,十幾年前已經準備移民,到最近才正式獲批綠卡。

佢哋好少講政治,往往逆來順受,跟住時勢走。政局畢竟有小小影響,外國嘅生活冇咁大壓抑。香港好多問題,其實都係由政治而嚟。

香港嘅同學都覺得自己係香港人;但英美嘅同學,有啲係內地嘅富二代,就覺得「不用分那麼細」。

* * *

問:97 年出生的你,名義上未曾親歷上一時代,但正好成長於改朝換代的二十年。你有什麼感受?

Hayman:當你係街上聽到小朋友都用普通話傾偈,你會覺得匪夷所思,情況好悲觀。

細個時政治氣氛冇咁動盪,仲有出版自由,言論自由,司法獨立。。。而家就赤裸干預,以前冇咁狼嗰喎,點解會變成咁?

* * *

問:香港有什麼出路?

Hayman:現實上香港會變成中國香港市,實行一國一制。但依個唔係我想見嘅結局。

要改變現實,有幾個層面要做。

第一係本地層面,國家之所以凝聚係因為人民意願。如果人民唔在乎,就算有普選都改變唔到,要喺民生上灌輸公民教育。

第二係國際連結,一個國家嘅實力好睇外交關係,但喺香港暫時見唔到。當金融中心嘅地位慢慢被上海取替,我哋仲有咩可以同中共談判?

我一直反思,選擇移民係唔係自私。但我已經決志,喺外國幫助香港嘅前途自決。

好多移民嘅華僑同後裔,都會同華人群埋一堆,但我唔會咁做,亦唔會食玩瞓 hea,會去認識關心香港嘅外國人,盡力向佢哋介紹香港。

本來我讀嘅科目係政治哲學,但我轉左讀政治與國際關係,就係希望有需要嘅時候,可以連繫到國際力量。

* * *

問:每年政府都會搞些慶回歸活動,找藝人唱歌拍廣告等等。假設你可以上同類型節目,但沒有政治審查,可以暢所欲言。你想對香港市民說什麼?

Hayman:細個嘅時候,我見證過本土嘅香港;長大嘅時候,睇住佢逐一冇左。點解我哋要改變?我哋想留住珍惜嘅事。

我會講一番說話,激勵香港人記得自己係乜嘢民族。我想提醒番上一輩同下一代,我哋係邊個。

* * *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