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大人聯署信挺段崇智:梁振英大陸官媒評論橫蠻無理 感謝校長挺身保護學生

2019/10/20 — 18:54

編按:中文大學校長段崇智發公開信促請政府就學生對警方濫暴等指控展開調查一事,惹來前特首梁振英及人民日報發文章抨擊,一群中大人發聯署公開信聲援段崇智,指責梁振英和人民日報的評論內容橫蠻無理,在未有充分證據下指責中大「輸出暴徒」,相反,段崇智卻示範了如何理性和不偏不倚地處理事件,承擔起教者和學者的社會責任。聲明感謝段崇智挺身而出為公道發聲,又說中大人支持段校長,以他為榮。以下為聯署聲明全文。

中大人支持段崇智校長公開信聲明

我們是一群中大人。十月十八日,校長段崇智發表公開信,提及大學方面收到逾二十位學生求助,指被警方違法及濫權對待,其中甚至包括對被捕學生濫用肢體暴力甚至性暴力。段校長在公開信中敦促政府就這些對警方的嚴重指控從速進行獨立調查,如確證有違規者,應繩之於法並予以譴責。公開信並提出一系列措施,如加強校園保安、成立校內迅速應變小組、為學生提供情緒輔導、召集校友為學生提供義務法律支援等。我們認為段校長的公開信判斷謹慎,訴求公道,對學生的關愛溢於言表,正是當下陷於危機之中的香港裡,有社會關懷和承擔的學者與教者的表率。

廣告

不料公開信一出,即受到政協副主席、前行政長官梁振英,以及作為國家喉舌的人民日報發文炮轟。梁振英譏刺段校長「是否入錯行」,質問段校長有否同時追究那些投訴的學生是否破壞城市的所謂「暴徒」。人民日報則指段校長只為「暴徒」發聲,是偏頗和不辯是非。

我們認為梁振英和人民日報的文章,是國家權力對大學自主的不當干預,內容本身亦橫蠻無理。官媒和國家領導人高調對大學校長批評施壓,言下之意,是不是說大學校長應該向政治權力屈服,政府可以指示專業的學者和教育工作者如何教學生?難道這是尊重專業自主、受基本法明文保障的學術自由的行徑和態度?其次,段校長公開信之中,是敦促調查警員是否濫用暴力,並表示願意由大學方面協助同學舉證,這是既保護同學又公道的舉措。相比起官媒和國家領導人未有充分證據就指責中大「輸出暴徒」,段校長正正示範了何謂理性和不偏不倚的思考。

廣告

需知道,警方自六月至今,種種濫用職權,如沒有出示委任證、對和平示威者瞄頭射擊等,表證如新聞片段、相片俱在;記者已在警方記者會上多番質問而不得要領,連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亦在近來表明不完全認同個別警員執行職務沒有違規;但警方從未認真對待展開調查,明顯護短,監警會至今亦毫無作為,玩忽偏袒,失信於公眾,令人失望。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正是還各方公道的最好方法,亦是社會共識。段校長率領大學,挺身而出,保護學生,呼籲獨立調查,正是承擔起教者和學者的社會責任。

正是政府的制度崩壞,既有的申訴渠道失效,調查真相才要由獨立調查委員會來做,大學校長作為社會領袖才要挺身而出。調查有沒有學生在示威遊行中使用不當暴力,本應是警方刑事調查的責任。國家領導人如果擔憂有所謂暴徒消遙法外,應該責成警方盡職,而不是要大學校長越俎代庖;更不應未審先判,假定學生是暴徒,要學校先行責罰。樹仁大學副校監胡懷中早前就在致師生的信中,指學生如面對訴訟,校方將以無罪推定處理,在法庭定讞前都假定學生無罪來處理。段校長的公開信背後的理念,亦是如此。可見這是良心公論,為之挺身而出,不畏強權,正是學者應有之義。

我們因此借這篇聲明,聲援段崇智校長,並感謝他對學生、對香港的下一代、對社會的未來的苦心。校長,你並不是孤身一人。我們作為中大人, 以你在今日挺身而出,保護學生,對社會發公道的建言為榮。我們亦強烈譴責人民日報和梁振英的不當言論,他們應向段校長和香港中文大學就這些無理指責認錯和致歉。

聯署人:

李敏剛(逸夫政政2010)
楊政賢( 逸夫政政2014)
余惠萍(崇基生物1975)
陳曦彤(新亞哲學2012)
方景樂(聯合環境科學1999)
郭志(新亞政政2013)
鍾耀華(善衡政政2016)
陳文傑(聯合社工1987)
周漢杰(逸夫政政2009)
韓松熹(新亞建築系2008)
關敏豪(新亞工商管理2010)
鄺葆賢(聯合內外全科醫學2010)
李穎欣(逸夫新傳2017)
陳澤滔(新亞計算機工程2007)
谷瑋昭(崇基音樂2016)
潘詠詩(逸夫社會學2009)
莫鑑明(新亞自工2008)
朱俊錕(逸夫通識教育2018)
劉海龍(崇基地理及資源管理2010)
盧日高(崇基文化及宗教研究2006)
朱江瑋(崇基數學2000)
梁曉迪(研究院心理學2011)
梁志遠(崇基社會工作1989)
李劍明(崇基社會學1987)
黃志偉(聯合政政1990)
佘雲楚(新亞社會學哲學碩士1985)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