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19/11/16 - 17:32

中大保衛戰之後,幾點觀察與思考

作者攝

作者攝

很多校友及朋友關心中大校園的情況,我幾天以來都在中大,簡單報告一下觀察:

整體而言:

**唯一「戰場」位於二號橋,是通往科學園的出口,略為偏僻,平日以行車為主,屬於後山的環迴路,除了少部分研究員宿生,平日甚少人經過。橋地面有燒焦痕迹,現場仍有濃洌氣味,警察所發射之過千枚催淚彈,全部在此狹窄範圍。(補充:2014 年整場雨傘運動,發了 87 枚。)

廣告

二號橋上最後點燃的車

二號橋上最後點燃的車

**幾個出入口有大面積雜物堵塞,包括崇基門及下面之迴旋處、四條柱之出口附近、大學站隧道、一號橋等,大埔道兩出口已清理完畢。

**大學本部、百萬大道、新亞書院、聯合書院及後山的書院及宿舍,非常平靜,沒有損壞。部分教職員早前撤離,多是因為道路堵塞,餐廳食材用盡,交通及生活不便而暫撤,非強制。崇基則多處地方有路障,出口近更亭有磚牆。

**全校絕大部分各類型校巴、保安組車輛、不同單位的客貨車,均被爆開佔用,部分不能開動泊在路邊。幾部小型工程車如剪草車及平整路面的車輛亦被開動過,部分有損毀。

**建築物大致完好,少部分辦公室門窗被爆開,部分似乎是有人找尋地方休息,或尋覓戰略性高位,少部分實驗室被爆開,取走化學物品;工程維修部門的倉庫亦被打開,取走電鋸等器材;運動場的倉庫亦被爆開,弓箭標槍等一度被拿走,後由職員取回。

**校方正評估各處損毀情況,並趕緊復修車輛,再逐步清理校園,主要山腳一帶較多雜物。但校方呼籲校友不須現階段回來幫忙清潔。現場觀察,其實清理不需太多人手。

其他觀察、個人經歷及感受:

**「局勢緊張」時,大埔道入口的確有人要查袋,並詢問身分,有一次,查我證的蒙面人,看來十五、六歲,我友善地反問他是否中大生,大家談起來就胡混過去了。大部分同事對「查證」一笑置之,或 X 番佢轉頭;但亦收到不少訊息謂,很多在大學居住的職員家屬,均甚感憤怒。

**示威者自己揸校巴,有朋友及網民說「很可愛」,我覺得很危險,中大路斜,幸好無出大事。但亦要聲明一點,我所見過的所有、係所有「校巴」,車速比正常甚至略慢,算是頗為謹慎。但不同同學口中得知,曾出現過飛車的情況。

**崇基及沿大學路一帶的所有地圖及路牌指示皆被塗污。初看,覺得有點無謂,塗污路牌,想點?想深一層,可能是中大同學仔為保護學校而做的,原因自己唸。

**絕大部分校園內的「爆格」行為,目的似乎都屬「工具性」,即是取用有助鞏固防線、便捷運輸、阻擋敵人的工具,但有不少中大人看不過眼,認為沒有需要。二號橋勇武示威者封路時,要刻意鋸斷燈柱作路障,則是無甚必要,適合作路障的物料多的是。

被爆開的工具倉庫

被爆開的工具倉庫

 **大埔道的幾棵樹被鋸下作路障,很多人痛心,我也痛心。(又聽到耳邊有人說:而家打緊仗呀,你關心一棵樹,又唔關心吓啲死死傷傷的手足……) 築路障的示威者說,用樹來作路障,「好燒」,能更有效阻擋警察。為什麼我會對大埔道的「一棵樹」會有感情?因為無數日子,我在大埔道等小巴,我會望着對面馬路那兩棵樹看得入神,昏黃路燈下,枝葉茂盛有層次,我能默想記得其輪廓。那兩棵樹,十號風球沒有倒下,今天卻被鋸下來了。

大埔道的倒下的樹

大埔道的倒下的樹

又有很多人問,究竟那些黑衣人,誰是中大人,誰不是中大人?

有一夜,我坐家長車,聽她說她接仔的故事,其中有一句,她說離開的人,是否中大學生很易認,因為中大人有種「氣質」(千萬不要沾沾自喜,有時別人要我形容某人,如果某人實在平淡乏味,不好意思講,講「好有氣質」就不會錯)。前綫中,雖然蒙了面,只要談幾句就知。簡單而言,戰事暫停時,守住二號橋及大埔道大門的,大部分都是外來的勇武戰士;睡在運動場,在前綫守夜的,大部分是外來勇武(中大學生有宿舍);在場執垃圾的,做後援的,大部分都是中大學生。最後死守二號橋,最後一刻才願意撤的,基本上全部是外來戰士。

二號附近遺下藝術品:催淚彈殼球

二號附近遺下藝術品:催淚彈殼球

匆匆行文,中大防衛戰,有幾點值得思考:

有關大台與分化

**有很多人在談論「分化撚」、凌晨三點出聲明那三個人是「鬼」云云,我的觀察,其實不用想太多,不用太多陰謀論,人多,聚在一起,自然要想下一步策略;問題是,冇大台,即是每個人都有自己意見,但太多人毫無妥協餘地,有不同意見,就被認為是搞「分化」,本來流水式抗爭,聚完就散,沒有機會坐下來談,反而真的可以各有各做,縱使意見不合,亦難以面對面憤怨爆發;但流水戰變成守城戰,大家日見夜見,更容易內訌。

**中大數夜,舉行過兩場大型討論會,乃五個月來絕少見;討論會雖然公開、包容、能平和地各紓己見,但沒有完善決策機制,最後流於吹水。

**討論會中,曾有人提出,這是陣地戰,中大應該要有「大台」,統籌各種管理協調,但沒人有能力做,亦沒有人願意做,當然更因為沒有人願意承擔法律後果。

**最大的分歧,乃大部分中大同學一腔熱血,是為了捍衛校園,阻止警察進校;而大部分援兵勇武,則是利用中大地利,佔據二號橋無限期截擊吐露港交通。兩者目的根本不能融和。

有關「戰爭」

有些人說,「這是一場戰爭」,「打緊仗呀,仲講乜乜乜……」,彷彿「打緊仗」,就可以有很多例外,可以不擇手段,放低我們一些珍重的價值,可以摧毀別人財物,無限期阻人生活。問題是,這真的是一場戰爭、一場熱戰?如果是,究竟又有多少人認同這是一場戰爭?

有關「攬炒」

如果「攬炒」係攬炒到你最珍重的東西,例如大學校園,甚至大學本身,你能否樂意「攬炒」下去?

以上,都是很實在的問題。

中大保衛戰,看到了很多美麗的東西,中大人愛護校園的熱血、全港支援圍魏救趙的眾志成城、家長車塞爆吐露港公路及大埔公路的奇景。但長期堵路不可取,這點大家五年前雨傘運動也領教過,政府及警隊也改變策略,狠下心腸,不理不睬,就看你堵路到幾時,有沒有注意建制派開始覺得自己區議會贏面大,近日在報章刊登頭版廣告叫人星期日記住去投票了。

即刻又聽到有人會說:「打緊仗呀,仲掛住區議會選舉!」區議會選舉很重要,無論你是否認同,外界都會把選舉結果當作是變相公投,這是官方認可的全民民意測試,是這場運動來得合時的民意寒暑表,各方不容怠慢。

當然,又會聽到一句:「打緊仗呀,講乜嘢民意呀!」(以上皆屬真實對白。)

 

相關文章:
22 歲.頭七
香港警察肆無忌憚七宗罪
畢業禮上,段崇智爆肚一番話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