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大六四論壇講辭:不能忘記往事,立志掌握自己命運

2016/6/4 — 21:39

編按:本文為中文大學的「聯校六四論壇」第二節中,張秀賢的講稿。

感謝十一間大專學生會的邀請,小弟才可以在這裡略說一些粗淺的見聞。但首先怎都要澄清一下,中大學生會會長周竪峰說我是泛民代表,但小弟今天過來並不以泛民代表自居,如果希望從我口中聽到泛民主張的朋友,可能會感到失望。

今天這個講題是「面對獨裁政權:香港命途的未來去向」,我相信今天來的朋友,都會認同我們今天所面對的中共政權,正是一個麻木不仁,混合黨國主義和大中華民族國族主義的政權。現時我們提倡在地抗爭,對手除了是香港政府,更要面對北方政權,可是我覺得我們的實力確是不足。中港的權力毫不對等,政治、軍事、資源等方面均比下去。簡單來說,我們今天要促成自決,仍要努力創造條件,落實我們今天各派的創見。我認為有兩項事情現在急需要做,一是在各崗位發揮好自己的角色,二是開展與不同地方的民間交流和接觸。

廣告

今天我們的政治形勢並不健康,只有在政治運動上付出,才被認為是為香港的未來付出。我們對公共參與的想像,局限在政治運動以至是選舉政治之上。但要促成香港的自主,除了參政,還需要在經濟、學術、文化、專業等各個範疇,為香港的自決取得籌碼。比如我們要有創作人,作曲、拍劇、寫小說,因為潮流文化其實與身分認同息息相關。我們也需要有人從商,開闢財路,努力減少香港經濟對中國的依賴,並以利潤支援爭取自決的社會運動。形形式式的標籤,並不需要,也疾礙我們凝聚各方的力量。不論是經濟方面、專業方面、學術方面,以至商界,有興趣、有能力的人應該多找不同方面發展,不應該單單走向運動或政界路線,在不同界別發揮自身的力量。

其次,展開與國際的民間交流、溝通也是相當重要的戰略。與我們鄰近的地區,包括澳門、台灣、日本、南韓、東南亞等亞洲地區,多走一走,多識朋友,政治領袖、普通人均應該要具備這種的視野。我們除了到其他地方旅遊,更應該知道當地的經濟、政治、文化,同時在當地建立不同的聯繫。香港只有走出去,透過加強與其他地方的各種民間聯繫,互相影響,才有辦法達到真正的自保。對中國,我們不應該採用過於鳥籠的態度;對外地、鄰近地區,我們應該加強各項的聯繫。香港的本土,是一種立足世界、放眼世界的本土,而不應該只局限我們的眼光在香港之內。

廣告

回想八十年代,在《中英聯合聲明》簽署過後,香港人心不穩,不少人已經選擇移民離開香港。在六四事件發生後,更多香港人離開香港,人心更趨不安。李鵬飛、司徒華、李柱銘等人發起「港人救港」運動,爭取全體港人的居英權;而教會人士則發動「我愛香港運動」,加強香港人的信心和歸屬感。提出這段歷史,最想說的是在面對前途問題,其實大可以「八仙過海,各領神通」,沒有一個主張可以將所有問題解決。因此我們當下需要的是不同路線分途並進,互相砥礪進步,為香港尋出路。

最後,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六四那一夜,自由夢碎、人心惶惶。當年的屈辱,是香港人的集體回憶。我們不能忘記往事,我們要記著中共的暴虐、毋忘港人當夜的徬徨,然後立志掌握自己命運,爭取自決。所以是要悼念六四。大會未設悼念環節,令人遺憾。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