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大學生事務處處長 須為中大拆橫額事件問責下台

2017/9/12 — 11:21

2017年9月上旬,中文大學校園出現多張「拒絕沉淪,唯有獨立」的海報及「香港獨立」的布幅。(圖:朝雲)

2017年9月上旬,中文大學校園出現多張「拒絕沉淪,唯有獨立」的海報及「香港獨立」的布幅。(圖:朝雲)

【文:李軒朗(現任學聯秘書長,曾任中大學生會代表會主席)】

學年伊始,有同學自發在中大校園展示港獨主張標語,旋即被校方拆除,包括在文化廣場懸掛的橫額。

中大本部文化廣場是學生活動和大學學生會的要塞,該處的場地、宣傳位置和民主牆,一向由大學學生會直接管理。雖然法理上大學學生會的管理權,授權來源是大學下設、由教職員和學生代表組成的「師生中心管理委員會」,然而師管會和學生會多年來保持合作而互相制約的關係,師管會鮮有單方面繞過學生會處理民主牆或文廣上的「違規」情況,而不事前與學生會幹事取得共識。

廣告

是次學生事務處以師管會執行部門的職權,未經諮詢學生會幹事而直接移除有關橫額,顯然是有悖於慣例,更是對學生自治和表達自由的干預。

獨立良否應由大眾思辯

廣告

誠然,就香港獨立主張良否,其於社會以至校園,至今仍未有任何確切共識;但正因如此,大學作為孕育不同知識和盛載公共討論的場所,更應直視被權貴定為禁忌的主張,以政治理論思辯政治問題,明辯是非、以理服人,而絕非因一家主張觸犯權貴禁忌「底線」將其禁言。

去年政府官員濫用法定權力,打壓本土派政治人物, 褫奪他們參選或擔任議員的資格,相信很多人與我一樣,記憶猶新;而今年七一,以港獨為綱的香港民族黨亦被警察當局禁止舉行公眾集會。面對港獨主張,當權者和反對者並沒有坦然面對、光明正大與其辯論,反而用法律和行政手段打壓他們的參政空間,收窄港人的言論和結社空間。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面對校園裡的港獨標語,大學當局竟然自貶身價,不僅沒有展示學府的胸襟,挺身捍衛大學成員的言論自由,更無視既有慣例、共識和程序,粗暴干預學生自治和員生共治原則,目的僅是從學生會管理的場地裡拆掉不合權貴心意的口號。

大學濫用權力,替政權除去眼中釘,後果不僅是惹來部分同學反感,其本質更不只是一次性的特事特辦;大學應是學術自由和表達自由的橋頭堡,更可謂屢遭無理打壓的港獨論述之避風塘。學生事務處的行徑,無疑是替大學自毀長城,斷送學術討論和意見表達的空間,更是成為扼殺港人天賦自由的幫兇。

生事務處長越權應下台

身為學生事務處處長,梁汝照理應擔當校方當局與學生之間的橋樑,促進雙方溝通。然而,梁汝照在任處長多年,風評極差,政績欠奉,更被學生組織中人譏為「梁公公」;適逢大學輔導長新舊交替,處長本應帶領學生事務處協助剛履新的陳浩然接手學生事務政策,但梁汝照在是次事件中表現極為拙劣,最後竟然要驚動前輔導長、現任副校長吳基培出面擺平事件;他必須為事件問責。

師管會確有機制授權學生事務處代其發出公函,以執行師管會的職權,但這種安排一般只會用作處理譬如清理雜物、場地整潔等的一般事宜;至於文化廣場的空中旗海,則是大學學生會負責管理的宣傳位置,其申請和分配一向由學生會幹事會直接處理,毋須校方另行審批。

 身兼學生發展及資源組主管的溫滴霖(即梁汝照的直隸下屬)以師管會秘書身分向大學學生會發「警告信」聲言直接執行「守則」,並授權大學保安進入學生會管理範圍拆除橫額,顯然偏離以往慣例、並非學生事務處及校方慣常做法,而且據悉事前未獲大學輔導長首肯。

另外,梁汝照在文化廣場與大學學生會成員爭論時,胡亂詮譯香港法律,聲稱港獨橫額「違反《基本法》第一條」,故此須予拆除;他以規範公權運用的憲制文件作為令箭,所做的是緊貼當權者口風,在校園裡實行「政治審查」。梁的言行及獲他授權的行動,除了嚴重貶損大學學生會的自治權限,更損害大學作為高等學府的尊嚴和聲譽。更甚者是,處方的處理手法不但沒有促進各方融洽討論,最終更引發激烈的校內群族衝突,與學生事務處的宗旨相違背。梁汝照實在愧對學生事務處處長一職。

據筆者觀察,近年大學的學生事務政策相對劉遵義任校長期間開明,校方和學生會即使未必全然沒有衝突,雙方關係亦未曾激化至如斯地步。如今,梁汝照或是為了討好上級或政府當局,或是只藉着他一己政見,遇上港獨標語懸掛眼前,竟狗急跳牆、越權粗暴對付;舉措既未能解決事件,又掉盡大學的顏面,更失去校內學生組織信任。為保大學聲譽,梁汝照如今只有辭官一途;如他拒絕下台,學生會亦不應縱虎歸山,應發起針對他不信任公投,並在過程中向校方重申捍衛言論自由和學生自治的底線。

埋枱尋共識恢復互信

當然,個別官僚問責請辭,不代表問題迎刃而解。梁振英在政期間,各間大學的管治趨向保守;港大校委會和中大校董會兩場衝突,以及激進親中派佔據部分大學的校董(例如嶺大校董何君堯)席位,足以證明此說。

正如本文先前所言,筆者認為大學應是孕育知識、容許百家爭鳴的場所,亦是捍衛公民自由和權利的橋頭堡;即使教職員和校方高層如何「不同意(學生)的觀點」,亦應保持「誓死捍衛(學生)說話權利」的器量,不應運用在上者的權位去打壓在下者的聲音:這才是「博文約禮」的大學之道。

經歷金鐘校園學生保安衝突一役,再到「文廣禁獨門」事件,學生組織與大學校方的互信關係已經跌至冰點。在大學高層轉趨保守的同時,中下層官僚若無守護大學的自覺,則很易臣服於上級不合公義或不符大學價值的指示。筆者希望寄語在大學裡擔任不同學生事務崗位的職員,尤其是前線同事:守護大學價值並非單靠有良知的高層或學生領袖;每個持分者也有守護大學的責任。這一年大學輔導長、各書院輔導長及校長相繼換人;學生與校方與其加強彼此防備,不如主動轉危為機,一起「埋枱」着手尋求符合雙方期望、又能持守大學價值的共識,恢復雙方互信。

 

(原題為《越權禁獨毀長城,失德處長應請辭》;原文刊於中大校內民辦網媒〈中大路邊社〉)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