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大「山鳴」:中共係一個獨裁政權 殖民香港 反抗係義務

2017/2/13 — 11:50

圖片由作者所攝

圖片由作者所攝

兩年前港大「眀峯」與「Smarties」對決,令學生會的政見備受關注。從此每屆選期,筆者會盡力走訪各大院校的候選內閣,詢問「政治必答題」。

筆者先訪港大睿鳴,再訪中大山鳴。訪問後者時,明報已推出訪問*。故按捺不住追問頗多問題,對後者頗不公道,謹再三致歉。(

***

廣告

問:你地點睇六四?

山鳴:六四犧牲嘅學生和義士,為中國民主付出生命,有需要悼念。但由於我地係香港人,唔會咁覺得中國的六四事件係自己件事,亦唔認同支聯會「建設民主中國」綱領。

廣告

問:所以今年一樣不會去維園?

山鳴:我地仲傾緊會唔會同港大一齊搞論壇,但就一定唔去維園。

***

問:你地點睇中共?

山鳴:中共係一個獨裁政權,殖民香港,反抗係義務。

我地好欣賞中國傳統文化,但同樣欣賞其他國家文化。

係而家環境,好難將中國同中共完全切割。獨裁政體嘅教育,始終令好多中國人民覺得黨國一家。雖然有人話「對準政權」,但技術上同實際上都好難。

***

問:你地點睇香港嘅政治前途?

山鳴:可以叫廣義的本土路線,包括港獨和城邦論都可以接受。最重要係香港有自己嘅治權。

***

問:如貴閣有幸當選,會主張以什麼形式抗爭?和平抑或勇武?有沒有被捕的準備?

我見明報訪問,似乎有小小衝突。你們「不鼓勵暴力抗爭」,亦「不排除衝擊」?

山鳴:好似現屆會長周竪峰圍堵校委會,算係衝擊,但唔算暴力。我地有可能發起行動,但唔鼓勵傷人。

問:馮敬恩可謂近年孭飛孭得最重的學生會長,有沒有擔心?

山鳴:老實講,驚梗係有,會盡量避免,但已經有準備。

***

問:忍不住追問一些問題。

去年中大首支本土莊「星火」當選,與港大學生會同樣不再赴維園,但去年爭議特別多。

例如港大先有馮敬恩的眀峯,繼有孫曉嵐的碩苗,開始在港大另辦六四論壇,但依然有悼念儀式;然而中大的論壇,則表明不會悼念,當時掀起頗大爭端。

如貴莊當選,是否會延續「星火」路線?

山鳴:星火造成一些爭議,未必係理念上嘅分歧,而係處理手法引致衝突。

我地唔會挑起對立,唔會針對人,就事論事。

唔同事情上有合作空間,都可以合作。比如民陣搞遊行,理念真係配合,我地都會參加。

***

問:中大仍是學聯成員。若貴莊當選,會否繼續發動退聯公投?抑或改革學聯?

山鳴:一旦退聯等於完全放棄學聯資源,即使想攤分學聯資金,都要先改革。未來一年嘅工作,應該唔會退聯,會係學聯內修章改革,之後先決定係咪退聯抑或其他。

***

問:在明報訪問,知道一位成員曾任學民思潮義工,說「香港處於水深火熱中,為何要理『其他國家』的民主?」

很好奇想了解你的轉變?

朱安妮:首先澄清,我從來唔係學民義工,只係加入過中學政改關注組。

係佔領中後期本土派「拆大台」,嗰時開始諗,究竟邊一種方法先有利爭取民主?然後見到本土派嘅論述,「係喎,真係冇諗過」,慢慢開始留意,睇佢地寫咩,漸漸認同佢地。

問:當你認同本土論述後,是否認為港獨才是出路?

朱安妮:如果香港想有真正自治,係中共嘅統治下,基本上冇可能。香港人自治嘅唯一出路,可以話真係香港獨立。

***

問:台灣人很關心美國政治。因為一旦宣佈獨立,中共派軍鎮壓時,究竟美國制裁了事,抑或出兵保護,左右台灣存亡。

正如法國大革命後,法國人很本土愛國,亦不礙他們致力推廣民主到各國。除了因為他們擁護民主,周遭各國奉行什麼制度,亦左右其國家利益。

為何香港「水深火熱」?怎樣不理中國政體對香港的影響?

朱安妮:當然我地支持中國有民主,正如我地支持其他地方有民主。

但係香港嘅議題上,應該以香港為本位,先於中國。係咁嚴重嘅情況下,我寧願專注於香港,因為香港已經有太多議題要面對,冇咁多時間理中國。

山鳴:其實嗰句話係回應六四。係香港本位上,六四係咪咁重要?我地覺得有更多更重要嘅事,值得香港人關注。

***

問:訪問你們的問題長好多,我知道好不公道,最後一條問題。最近本土派比較低沉,你們期許自己能做什麼?

山鳴:本土派發展嘅理論一盤散沙,未必係壞事,一盤散沙亦比較難統戰。問題係本土派分支之間,經常有人身攻擊,唔係關乎論述,好唔健康。應該實際作理性討論,邊條路線對香港最好。

我地好強調,學生組織獨立於政治組織,會盡量避免捲入政治旋渦,保護學運。所謂政治旋渦唔係指政治事務,而係一啲政團間嘅衝突,我地唔想牽涉入去,學生會應該以學生為本。

同學中討論政治嘅人愈來愈少。如果我地表現到能力,各方面都做得好,相信會有更多同學信服。咁樣人地先會聽你講,感染到身邊其他人,依個就係我地想做嘅方向。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