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大香港民主前路論壇 ( 6月15日 )

2015/6/16 — 11:05

左起:黃洋達,小麗老師,范國威,韓連山 (攝:朝雲)

左起:黃洋達,小麗老師,范國威,韓連山 (攝:朝雲)

【文:朝雲】

中大 香港民主前路論壇

突然冒出炸彈疑雲。黃洋達說,面對中共榨壓香港生存空間,反枱是遲早的事。

廣告

他說傘革結束後,社會運動出現「範式轉移」,轉向冇紅織,冇頭目,純粹憤怒。他以炸彈疑雲為例,找不到組織或頭目,走向零散化,地下化。

他強調此非我們所樂見。他主張勇武抗爭,但不願見到任何流血,任何人傷亡。但人民受到壓迫,反抗是極權政府催生的反應。若有人要用武力抗爭,不獨政權要承擔責任,我們和社會大眾都要面對陣痛。

廣告

他說不是任何人或團體鼓吹流血,而是面對壓迫必然出現的反彈。每個人都要扣問自己,能否多行一步,避免更大的傷害,能令社會變得更好。

但他也補充,如果他們正在搞武裝鬥爭,也不便在論壇披露。

他認為過去的民主路線未曾成功,應接受更多分歧,測試用什麼方式才能爭取民主。也不理解范國威說警方的做法,有抹黑、污衊的效果。

若傳媒要問,他的組織與爆炸案有何關係,他會說:「如果係我地組織就勁喇。但我地冇咁勁。」不認為所謂「抹黑」對他們有何傷害。

他以反水貨,反三非為例。文匯大公喜稱之港獨,他們會大方承認。他認同香港應走向獨立,現時未大張旗號,不過在客觀現實下,力量和方法尚未充足。「武力」、「暴戾」、「攻擊性」等抨擊,於他們而言不過是「聲威大振」,他們歡迎這些帽子。

他亦認為泛民多年駁斥建制,「沒有民主,哪有民生」,但「江山代有蠢人出」,民眾始終難明。本土主義所以興起,是因為其眾多主張,本就從民生出發。

他承認傘革後民眾出現疲態,但中共的殖民政策,會繼續破壞香港民生。激烈甚至武裝衝突的「範式轉移」,不是個別組織的路線,而是切身問題迫在眉睫的自然反應;也是政制發展被中共封鎖後,社會發展的必然趨勢。

對於未來中港關係,他認為要多談獨立的可能。不用再問有沒有槍炮彈藥,如何實踐,剛剛已被搜了出來,將來繼續搞可能更多。

他說原理很簡單,女友不滿男友不理她,就要嚷分手。要讓中共明白不理訴求,要承擔什麼後果。不肯就真的分手。

小麗問這樣做或有反效果,黃承認會,但爭取民主就要付出代價。他認為若男友苛虐女友,女方卻不敢提出分手,就注定紮腳。要讓香港人明白,雙方有分手的可能。

暫時沒有人物或組織帶領到獨立運動,但在自然趨勢下,慢慢就會出現。

中大 香港民主前路論壇黃洋達對炸彈案的說法。

Posted by 蕭雲 on Monday, June 15, 2015

***

范國威說,劉進圖遇襲後,警方很快說嫌犯在內地落網,但結果到現在仍未破案。

他說警方對外武斷地聲稱是「本土派」所為,卻拒絕明言是哪一個組織。在政改表決前,這種做法與搜查添美新村取走「危險品」無異。以此手段來合理化武裝立會,他對此非常懷疑。

他說民主運動已經各走各路多時。無分泛民或建制,政黨政治被污名化,亦非始今日,所以傘運才需要學生組織主持。他同意百花齊放,任何能夠感動人心,壯大運動的方式他都支持,但對互相批評,抵消努力的舉措則有保留。

范國威亦補充,「抹黑」無關任何團體的榮辱,而在於政府藉此吹噓亂象,從而使民心誤信建制所標榜的穩定,並將責任推卸到民主運動上。

對於暴力的「範式轉移」是否必然。他說六七暴動確有部分原因,是源於港英的高壓迫害,也是其後始有麥理浩十年的契機。但代價是「左派」長年失去港人支持,備受孤立。

他說後雨傘有三大方向。一是激進化,結果很慘烈,但要有心理準備。二是本土化,本來主流泛民對本土議題不屑一顧,但現在則成主流,將來將會在各項中港矛盾,關乎民生的議題發難。三是重定中港關係,對中共有期待的民主回歸論失敗,中共成為超穩定霸權,像有錢爛仔。

但他不同於獨立派,預設中共將會倒台,之後就可以聯邦、建國。他認為本土派應該定位於中共將會持久地繼續打壓香港,在此劣勢下求民主,求生存。

***

韓連山。圖:朝雲

韓連山。圖:朝雲

韓連山說,路線的不一,表面是各有各路,但說得不好聽,其實是各懷鬼胎。所以社會瀰漫對議員的不信任。

所以他認為民間的群眾才是可靠的力量,提倡民間約章。

他希望不同路線,包括全民制憲,都能夠「萬佛朝宗」,爭取成為民間約章,影子特首的施政方針,從而取得民眾認受。

他對政改比較悲觀,擔心政府靠枱底交易撬夠票通過政改,再靠紅色警報,警察武裝立會保護結果。

他主張表決前便要安定人心,政改後還有出路。暴力衝擊止於一時,難收長效。故他倡議平行機制,由我們自行以公名提名選出特首。比起689,假普選,都有更大認受。再組影子內閣,我方眾多人才,都勝於官家如吳克儉、蘇錦樑等污吏。

他認為中港不同於男女朋友,條件不足,港獨言之過早。宜爭取基本法本來已有的承諾,香港尚有利用價值,中共不會不惜代價扼殺香港。

***

小麗老師。圖:朝雲

小麗老師。圖:朝雲

小麗老師總結。她認為未必來真,但必先威嚇;未夠實力,但期待來人的港獨思想很微妙。提出另一方向。

她認為基本法早有先天缺憾,中共可隨意詮釋或竄改基本法,反之港人卻要經重重關卡;另一方面,香港亦不至於毫無實力任人宰割,尚有未可取代的金融中心地位,能夠撼動中國。

大陸未敢全面接管香港,絕非因為基本法,而是因為港人會反抗。

她主張趁香港還有籌碼,爭取由下而上修憲,建立屬於香港人的憲法,保障港人的自主權。在港獨與民間約章之間,取其中道,避免實力未夠下曬冷,硬碰而陷香港於動盪。但同時三方亦可互相協作,由港獨拋浪頭嚇中共;另由現實上可望成真的影子特首,回應民生訴求。

***

在問答環節,筆者先問韓連山,提到蔡子強對影子內閣未敢樂觀,因為過去已有不少芻議,個別泛民亦有此嘗試,但從無回響。因為必先團結到泛民的精英,方有堪比的威望,與真的政府打對台。但泛民各派勾心鬥角,怎樣才能「堅做」?

韓認為過去的倡議,未遇到合適的迫切時機。但到如今,政改後前路茫茫,必須有新方向,民間約章可望成真。他亦明白民眾對政黨懷抱不信任,將來民間約章的骨斡,都不會有想參選的野心。

筆者亦問小麗老師,黃洋達所說的「範式轉移」,是否恰如孔恩《科學革命的結構》,有充足的反例得到證成,方能支持新理論取而代之。筆者比較日本和北愛爾蘭,指日本不同後者,較有充分的道德資源武裝起義,結果整個日本社運都付出代價,一蹶不振。

小麗認為,比較適切地用「範式轉移」形容香港,是八十年代以降,香港都依賴大佬政治,期望政治代理人能為我們爭取民主。但在傘運前後,民眾不再相信出賣他們的政治人物,自發出來投身運動。

接下來有人問到,泛民能否總辭再掀運動。韓連山說大可死心,泛民一些議員不過「搵飯食」,不願這樣犧牲。

有市民認同影子政府比較可取。因為過去中共也是自立蘇維埃政府起家;過去617民間公投,也有足夠公信力。較之修憲。她素知港人理解能力有限,難明修憲為何。但民間政府回應各項施政,市民較易明白。而且由沒有利益瓜葛的賢達主導,較易取信民眾,亦較切實可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