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大19年來首次撼莊 何謂變與不變? ─ 訪一號候選內閣「煥然」

2016/1/26 — 13:56

【文:朝雲】

(註一:第一至六問題,乃緣於去年港大,疑有親建制學生參選落敗。自此筆者便設一系列問題,詢問候選學生會,以確認其立場)

(註二:煥然接受群訪,故篇幅較長;除候選會長張鈞翹,認不住所有成員,他們踴躍發言,筆者無法一一記住,俱以「煥然」概之)

***

廣告

問:支不支持梁振英?

煥然:唔支持!

廣告

問:支不支持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

煥然:唔支持!

問:支不支持雨傘運動/雨傘革命?

煥然:支持!

問:支不支持公民抗命?

煥然:支持!

問:支不支持以武制暴,勇武抗爭?

比如港大的學潮蔓延到中大,你們願不願意發起由抗命乃至衝擊等行動?

煥然:當我們用過一系列行動表達不滿,政府或校方卻不聽訴求,就會採取行動。

例如港大在衝擊之前,會先做好公投與宣傳。當上述行動得不到回應,就不排除衝擊。

煥然:攻擊的對象不會是平民,而係政權同霸權。

張鈞翹:中大校董會同樣面臨改組。我們會繼續為校董會架構、特首校監必然制發聲。

問:你們對學聯持何態度?

煥然:同學有權選擇去留,我們尊重同學發起退聯公投。但現時作為學聯成員,我們亦會思考,在學聯發揮什麼作用和改革。

張鈞翹:雖然去年有同學發起退聯失敗,但我們會聆聽同學訴求,改革學聯架構,尤其是透明度。

煥然:退聯風波令我們看到學聯有很多問題。我們對學聯持改革態度,解決令同學想退聯的問題,令學聯有認受性。

***

問:我對兩支莊都認識不深。但見你們的宣傳,批評過去中大學生會偏重政治,而忽略校務。我差點以為你們是紅底莊,因為這是建制慣用的說辭。

這說法未必錯,卻常被濫用。你們能否舉出實例,過去中大學生會,在內務上有何不是,致令內外失衡,需要改變?

煥然:外務內務未必對立,而係中大學生會與同學的距離相當遠。例如學生會室經常被白板遮蓋,一般學生都以為不得進入。

友莊強調要打破萬世一系的傳統,我地一樣明白,恍似嫡系的承繼確實不健康,大家都因其固然,不去改革。所以我們參選,就是想拉學生會回到學校,無論是同學的意見,還是基本福利,都要在地為同學著想。

煥然:過去學生會曾為校監必然制,舉行全民議政大會。他們的確有心,不斷搞活動,想學生參與政治議題,但人數往往不理想,只有幾人發言。

學生會也有處理膳食問題等校政,但很無奈,會議記錄等消息,貼係密麻麻的民主牆,沒有更方便的途徑讓大家知道,同學不易知悉進度,也不知道爭取到什麼。

其實係觀感問題。結果同學往往係新聞,係校園見到學生會,似乎都在搞政治和社會議題,少理福利等校政。

煥然:溝通除了接受資訊,還要表達意見。所以我們聚焦於內政,特地去校巴站,訪問同學對校巴、停課等意見。我們想探索新的可能,拓闊與同學溝通的渠道。

唔可以躲在學生會室,同學有意見先嚟講。要倒番轉,主動去學校各地找同學。我地會提供更多平台,拉近同學距離,重建學生會形象。

煥然:內務同外務其實唔可以分開。我地處理好中大同學嘅問題,大家有溝通,有信任,先可以做好外務。

煥然:我地出嚟選唔係為左撼莊。正如莊友所講,我地都見到中大學生會有此問題,所以先出來參選。

今年有兩支莊參選,我只好講" it happened to be ",就係咁樣。

***

問:你們怎樣看同學乃至坊間,形容這次撼莊是本土對左翼(左膠)?

煥然:標籤無助討論,我地唔係左膠。傾莊後分成兩莊,係我地對於議題的處理手法不同。

張鈞翹:係本土議題上,無論校外抑或校內,我地都提出更多,更加深入實在的政策。我地都非常之本土,唔會通過標籤,營造二元對立,這樣既不健康,也不符事實。

煥然:我想補充分莊的原因,係由傾莊而起。係傾莊時已經認識友莊同學,探討過不同議題,交換意見。我們不同意注重情感的渲洩。

分莊的原因不是什麼「本土大戰左膠」,而係對事件的表達方法和態度,大家未必一致,結果有兩支莊走出嚟。

***

剛才諮詢適壇,談到校巴問題,你們做足功課,顯然攞分;但談到雙非問題,你們顯然處於下風。面對本土思潮,你們遠不及對方旗幟鮮明,斬釘截鐵。怎樣回應責難?

煥然:好多社會問題,唔係旗幟鮮明就可以找到一刀切的解答。我們一起討論過福利問題,對不同政策也有不同意見;但我們都從本土考慮,應該惠及什麼人,又以什麼人為先。

我地認為福利當然香港人優先,但不認為本土就等於「只有香港人才可以攞福利」。要進而區分福利的性質,不會簡單地一刀切,聽起來就不會旗幟鮮明。

張鈞翹:本土不是任何人的專利。例如本土就不等於排外。最重要係如何解決問題。如果旗幟鮮明背後,只係口號和理念,沒有解決方案其實沒用。

我們看本土政策,首先會看政府出了什麼問題。包括同學提到的醫院床位,單程証等等,政府遠遠做得未夠。最容易入手的角度,就係香港政府的政策要捍衛香港人利益,這是實務。

煥然:我們的莊名就是想尋找新的可能。我們的本土立場,佔政綱很多篇幅,但我們不會用本土兩個字標籤自己,規範自己。

本土無法概括我們所有政綱。本地生、內地生、國際生、其他人的意見都會考量。思考過不同思潮,還有實際問題,再去找新的可能,而不會僅僅從本土出發,規範我們的思維和手法。

煥然:例如友莊強調,雙非兒童的家庭是有意攞香港資源。正正反映政策的有好大漏洞,關鍵在於對象是否真的有需要。應該反思政策是源頭,例如增加限制以解決問題。

問:但本土派對本土論述有更高要求,起碼由城邦、歸英、民族、到建國等等,你們自視屬哪一類?

煥然:我們主張港人自主,港人自決的精神。係所有本土派的共同方向。路線或者不同,但我們的精神和目標其實一樣。

張鈞翹:我覺得你的問題,正正反映「本土」不應被任何一方壟斷。我們參選,就係想從實務,實質的政策回應本土思潮。而非單純根據某些立場和態度,來判別誰才是本土派。

問:假如中大推行新政策,全面引入外判,你們會否主動支持工友,為工友抗爭?

張鈞翹:一定會。這關乎前校長金耀基說過,「中大員工永遠不外判」。這是很重要的原則,無論如何不會摒棄。

外判不一定換來好處,亦不等於好的服務質素。例如員工出意外,中大可撇清關係。但中大作為大學,必須承擔社會責任。中大更應該改善員工福利,聆聽他們的訴求。

問:為何你會在 fb 建議沈校長停課?

張鈞翹:作為候選內閣,也有責任反映同學意見。因為係星期日,send email 擔心不回覆,最直接就係 fb 問校長意見。依個係好好機會,讓校長真正聆聽學生聲音。亦見到校長的想法,同我地真係有距離。

問:你怎樣看沈校長以他求學的艱辛來訓勉你們?

張鈞翹:我啱啱係芬蘭當交換生回來,我也係嚴寒天氣讀過書。但這是不恰當類比,外國有暖氣,香港冇。外國對寒流也有相應的配套措施。

沈校長不僅是學生的校長,也是大學職工之首,也要考慮他們。我承認他成功營造到親民的好形象,但這樣並不足夠。或許校長只是想輕鬆地陪我傾偈,但表現出來的效果,與我們想法有很大出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