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央專案組的起源和現狀

2016/6/23 — 19:01

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他在一個斗室內與監控他的人相處了大半年。

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他在一個斗室內與監控他的人相處了大半年。

林榮基挺身爆料,一舉撕破中共為銅鑼灣書店事件撰寫的長篇劇本,表示認同香港人尋求獨立完全有理有據,即使不太可能也要做,並且指出日後自己如要離港尋求政治庇護,將會選擇台灣,因為他相信民選的台灣政府,不相信中國政府。他更表示:中國沒得救,文化沉痾重,危急唯有走,不要再妄想。

據林榮基透露,習近平的劇本原本是計劃在今年9月至10月左右把桂民海判刑,再釋放其他四人(包括林榮基在內),而且已經通過巨流集團支付了「遣散費」,然後再把鬥爭對象引向中共某些高層人士,亦即習近平的政敵。不過,林榮基的爆料行動,打亂了低能兒習近平的鬥爭計畫,氣得習近平暴跳如雷。習近平誓要把林榮基這個「叛徒」鬥垮鬥臭,盡情抹黑羞辱,但是至今毫無效果,反而激起香港人和國際社會更大規模的反撲。

反撲的焦點就集中在「中央專案組」,亦即幕後老大習近平。習近平把自己的惡名,加上文革餘孽「中央專案組」的惡名一併押上國際舞台,猶如黑幫老大親手殺人,既不借刀,也不遮掩,智商之低,一目了然。

廣告

「中央專案組」究竟是一團甚麼東西?以這次事件而言,林榮基指出帶走並拘留他的人並非國安、軍方或公安,而是「中央專案組」,更直言自文革年代之後,再未聽過這個名稱。

事緣去年10月24日,林榮基在深圳被拘押。後來,一個姓李的人向他說「我們中央專案組不留情」,要對林這種人「專政」,而林認出那人正是在2013年他帶政治書籍過關時盤問過他的人員,因此他相信事件真的牽涉「中央專案組」,行動持久而且有通盤計畫,盤查重點是林寄書到大陸的細節,以利查找幕後黑手。

廣告

及至今年6月14日早上,林榮基由「中央專案組」處長陳先生及負責提審他的史先生「陪同」下,乘坐高鐵由韶關前往深圳。當他回到香港後,兩人為免被拍下照片,沒有同行,但要求林向警方銷案,並以手機短訊詳細交代在港一舉一動。林稱返港後開始翻閱有關他的新聞,花了兩晚通宵讀畢,「越看越不對路」,終於挺身爆料,向中共強權說不。

當然,上述自稱「中央專案組」的人絕對不會直接告訴林榮基關於「中央專案組」的來龍去脈。然而,翻開中共黨史,「中央專案組」的本質完全有跡可尋,而且一目了然。

「中央專案組」脫胎於上世紀50年代批鬥胡風的專案組,及至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發,才在毛澤東的主導下橫空出世。「中央專案組」是毛澤東為了剷除他的政敵而成立的,類似希特勒的蓋世太保、列寧的契卡、大明的東廠之類組織,極其隱閉。文革期間,「中央文革小組」相當高調,人盡皆知,但是同樣在1966年成立的「中央專案審查小組」(簡稱「中央專案組」)卻相當低調,名稱從來不見於媒體。

在1966年至1978年期間,「中央專案組」的權力遠遠超過中央監察委員會、中央組織部、公安、檢察、法院,擁有絕對權力和暴力,針對中共中央委員中的「修正主義分子」和職位較低的政敵,盡情搜查、迫害、逮捕、關押、刑訊。這一切就像林彪在八屆十二中全會上誇讚「中央專案組」的領導人周恩來和積極分子江青所吹噓的一樣:「把這些我們素無所聞的事情、觸目驚心的事情,真憑實據、人證、物證、旁證都拿出來了,才能使我們恍然大悟」;「剝開了這個畫皮,使我們看出,照妖鏡把這些牛鬼蛇神照出來了」。畢竟「中央專案組」只講暴力,有暴力就有「證據」,根據「中央文革小組」製造出來的冤假錯案劇本,羅織罪證,拍板定案,最後剿敵。對照今天銅鑼灣書店一案,實在異曲同工,目標相同,惡性不變。

「中央專案組」始自1966年5月24日中央政治局成立的專案審查委員會,劉少奇被安排主持該會議(真夠諷刺),目的是負責「審查」彭真、羅瑞卿、陸定一、楊尚昆,其工作直接向中央政治局負責,亦即向毛澤東一人負責。在1966年8月前,以及在1975年中的9個月,主管「中央專案組」工作的政治局常委是鄧小平,但在文革中其餘大部分時間裏,主管人是周恩來。其他成員包括康生、江青、謝富治等。草創之後,「中央專案組」很快就從「特別機構」變成「常設機構」,實權極大,下轄數千名專職人員,一度有789名解放軍軍官參與,其中有126人擔任各大專案組的組長或副組長,真是名副其實的槍桿子、刀把子。

在把劉少奇永遠開除黨籍的八屆十二中全會召開前,「中央專案組」立案審查的中央委員及中央候補委員已達88人,罪名分別是「叛徒」(今年林榮基也被「中央專案組」人員稱為「叛徒」)、「間諜」、「與敵人勾結」。王光美、劉少奇、賀龍、楊成武、余立金、傅崇碧、肖華、王力、關鋒、戚本禹等人都先後被「專政」,執行毛澤東的「最高指示」。

「中央專案組」有三個獨立辦公室:第一辦公室主任汪東興,聯繫中央辦公廳,針對彭真、安子文、劉仁、周揚等人「專政」;第二辦公室主任楊成武(後來由黃永勝接替),聯繫中央軍委,針對賀龍等將領「專政」;第三辦公室主任謝富治,聯繫公安部,調查文革當中最離奇的「五一六陰謀」。換言之,「中央專案組」組織龐大綿密,權力完全凌駕黨、政、軍,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如臂使指,專門絞肉,地位相當「超然」,「太陽照常升起」。

之後,1970年陳伯達案、1971年林彪案等,凡此種種,難以盡數,罄竹難書。中共高層黨員逐個被投進絞肉機,但偏偏就是從來沒有「毛澤東案」。及至1978年12月中共中央十一屆三中全會,鄧小平上台,才決定撤銷「中央專案組」,而「中央專案組」的最後任務就是籌備對四人幫(江青、張春橋、姚文元、王洪文)的審查。當然,由於沒有籌備過對毛澤東和「中央專案組」本身的審查,因此文革從未真正結束。

如今習近平自居毛澤東「精神之子」的霸主地位,矢志復辟文革紅風,當然希望把「中央專案組」這個「由精神之父發明的絞肉機」推而廣之,用好用盡,把高層政敵和異見人士通通挖出來「審查」和「專政」。遭受「中央專案組」虐待折磨者,未必全是反對獨裁者的人,但卻肯定是獨裁者反對的人。獨裁者心裏反對誰,當然必須事先保持神秘,先找底層嘍囉開刀,逐步向上引向目標。這次的嘍囉是誰?桂民海、林榮基、李波等銅鑼灣書店五子。這次的真正目標是誰?大家不妨猜猜看。劉雲山、曾慶紅、李源潮、李克強?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四面樹敵,八面穿窿。

正如林保華先生所指出:「浙江是習近平的老巢,寧波更是解放軍東海艦隊司令部所在地,因此有理由相信,綁架事件主謀就是習近平本人;而且可能是由軍方出手,不是佈滿周永康爪牙的公安。」其實,這一點跟50年前「中央專案組」的組成相當類似,大家不妨好好參詳研究。

至於今年這個「中央專案組」的鬥爭目標何在?正如坊間所說,就是要從銅鑼灣書店有意出版《習近平和他的六個女人》這本書談起。在習近平眼中,這根本就是一本比當年《武訓傳》更明顯的「反習」書籍,於是就開始疑神疑鬼,夜不能寐,一口咬定《習近平和他的六個女人》幕後肯定有一些中共高層政敵希望「出口轉內銷」,意圖羞辱自己和動搖自己的領導威信與地位。

誰呢?不重要。重要的是,習近平害怕誰、想要鬥垮誰,那就可以小題大作。如何羅織罪名?利用銅鑼灣書店的顧客名單,亦即留存在書店電腦內而要林榮基親自提取的硬件。從那份無可爭辯的名單中,隨便找出一兩個人,捕風捉影,往上再推幾步,必有所得,然後就像林彪當年所說的一樣:「把這些我們素無所聞的事情、觸目驚心的事情,真憑實據、人證、物證、旁證都拿出來了,才能使我們恍然大悟」;「剝開了這個畫皮,使我們看出,照妖鏡把這些牛鬼蛇神照出來了」。先有結論,後有推論,堆出證據,這樣不就可以「揪出黨內一小撮」,然後盡情以「電視認罪」代替「坐噴氣式批鬥大會」而對那些人加以「專政」了嗎?

請記住:在獨裁者眼中,客觀事實真相從來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自己想要大家相信甚麼樣的所謂真相。這樣就是「證據」,這樣就能「破案」,把習近平怨恨和害怕的政敵逐一「鬥垮鬥臭」,傳承毛澤東的「精神遺產」,堅持作惡,自取滅亡。

綜上所述,「中央專案組」根本就是一個為獨裁者服務、於法無據、無法無天、凌駕一切、濫捕酷刑、誅連親友的秘密暴力組織,負責執行特別政治任務,打擊政敵,鞏固獨裁。如今毛澤東的「精神之子」習近平復辟「中央專案組」,甚至用它來對付香港人,把中共黨內政治鬥爭延伸到香港,泯滅中港界線,已經足以顯示香港正在面臨史無前例的政治打壓,更加足以顯示文革已經悄然重臨,目的又是為了獨裁者清除政敵、永霸天下。

問題已經不在於今年的「中央專案組」跟50年前的「中央專案組」在執行細節上有何差異、是否又要持續十幾年、是否又要誅連廣土眾民之類的無謂爭辯,而是在於大家有無洞悉兩者所顯示的暴政與鬥爭本質完全一脈相承。一旦明白了,大家還要坐以待斃而「認命」嗎?林榮基不再「認命」,李波卻甘心「認命」,孰善孰惡?李波真的唯有「認命」這個選擇嗎?以後詳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