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央專案組 搞邊科?

2016/6/18 — 13:27

【文:徐播, 傳媒工作者】

處理林榮基案的中央專案組到底是個甚麼組織,令人關注。筆者讀歷史出身,因為國史大師翦伯贊就被中央專案組逼死,所以對此組織曾有所聞。翻查資料,「中央專案組」這個名目,好像真的沒有太多出現在近年的新聞中,筆者嘗試據近二十年來的部分案件(時間所限,目前只看了香港的資料),看看「現代」的「中央專案組」到底是個怎樣的組織。本文純為札記式分享,非調查、非報導。

1. 全國反走私大行動

廣告

《明報》1998-09-28:

據大陸知情人士指出,廣東特殊法人參與走私、放私的不法活動中,最為猖獗的部門依次為武警、政法部門軍、隊或其屬下及挂靠企業。今年八月,深圳公安在中央專案組的指揮下,就順藤摸瓜破獲了一個由武警、公安組成的走私集團,拘捕包括武警中校、海警炮艇艇長、邊防檢查站官員在內的十多人,涉嫌多次接應走私汽、車貨櫃四十多個,貨值逾千萬元人民幣。目前,此案仍在進一步審理中。由於案件涉及多名現役軍人,案情查清後部分疑犯將會移交軍事法庭審判。

廣告

據此案,可得悉中央專案組可以直接指揮地方公安行動;若然不知實情,在「配合」中央專案組時,可能會誤以為自己在配合地方公安部門偵查。

2. 湛江高官涉走私軍火

《天天日報》1998-12-30:

湛江市百多名各級官員涉嫌包庇走私案有驚人發現,多名當地高層官員懷疑參與走私軍火而被中央專案組隔離調查,有消息指湛江官員捲入的走私案總值逾一百億元人民幣。

這是第二宗案件,可以看到,還是與高層官員涉案有關,對銅鑼灣書店案,會否同樣涉及中央高層官員問題,這是傳媒應該追查的。

3. 成克杰案

《明報》 1999-10-22:

據悉杜是在得知成克杰出事以後,於九月三十日欲坐飛機飛廣州﹐在南寧機場被中央專案組扣留的,因杜的妻女已在海外,當局可能是擔心他離境出逃。

中央專案組有「扣留」的權力,可以藉地方公安執行,自行執行亦可。

4. 遠華走私案

《星島日報》 1999-12-18

《新聞周刊》報道說﹐為了爭取涉案官員的配合舉證﹐朱鎔基已經指示中央專案組採取‘抓大放小’的策略﹐發出最後通牒﹐希望涉案受賄金額在三十萬元以下者﹐如果能退回賄款﹐交代問題﹐都將不予處理。

直接執行國務院指令。

《新報》2000-11-09:

廈門特大走私案是中國建國以來發生的涉案金額特別巨大、案,情極為複雜、危害極其嚴重的走私犯罪案件。根據黨中央、國務院的部署﹐去年八月中旬,中央紀委會同監察部海關總署、公安部最高人民檢察院、最高人民法院、國家稅務總局、中央金融工委等部門組成中央專案組﹐對廈門特大走私案展開全面調查。

《東方日報》2000-09-13:

廈門消息指,此次遠華案開庭審判由中央專案組直接控制,據悉,中央此次對遠華案的處理方針是,處罰從重,但不向上擴展。

中央專案組或有操控審判的權力。

《香港經濟日報》2000-11-11:

去年八月遠華案爆發,何勇又受江澤民、朱鎔基之命,擔任中央專案組組長,對中共建國以來發生的這宗天字第一號大案進行調查。

中央專案組似乎並非一個「常設」機關,而是按中央指示,而且是中央非常高層次的指示,由各聯合部門派員組成的專案小組。

5. 廣東出口騙稅案

《蘋果日報》2000-12-18:

消息說,中央專案組由號稱「紀委鐵娘子」的中紀副書記劉麗英親自率領,成員來自監察部、反貪局、公安部、國安部、外經貿部、審計署等多個部門。

中紀委於中央專案組有特殊地位。

《明報》 2001-01-15:

國務院、中紀委‘八0七’專案工作組﹐是在去年八月七日成立﹐由朱鎔基總理親自部署、政治局候補委員吳儀負責﹐調派千人於去年八月七日起在廣東潮汕地區展開大規模的打擊騙稅騙匯統一行動。其間共拘捕數百名官員和各類企業負責人及黑幫成員﹐有兩名工作組官員殉職。目前在汕頭仍有三百名中紀委官員坐鎮。

6. 周正毅案

《明報》 2003-08-03:

總部設於紐約的「中國人權」稱,被關押的上海律師鄭恩寵的妻子蔣美麗日前向國家主席胡錦濤、總理溫家寶發出公開信,指鄭恩寵協助眾多拆遷戶維護合法權益,並成功狀告「上海首富」周正毅,導致他被拘捕調查,但因此得罪許多上海官員。鄭妻在信中要求由中央專案組接手調查鄭恩寵一案,如果加給他的「非法獲取國家秘密」的罪名查無實據,就應該立即予以釋放。

《明報》 2003-08-12:

該訴訟獲國際媒體密切關注,北京中央政府亦予以重視,周正毅因此被關押及被中央專案組調查,但幫助數以百計拆遷戶爭取權益的律師鄭恩寵卻被上海警方以「非法搜集國家機密」的罪名拘捕,身陷囹圄。

據此可知,中央專案組似乎不是甚麼神秘組織,大陸不少與權貴打交道的人,都知道這個組織直屬中央,專辦大案。港人似乎不宜先急着笑而時中央專案組麻鷹唔捉捉雞仔,不惜動用中央專案組與踐踏一國兩制,都要動銅鑼灣書店,似乎背後還有故事(希望不是單純習總不喜歡這麼簡單)。

《都市日報》2003-08-12:

追捕總部在紐約的中國人權表示,香港居民沈婷因代表住在上海靜安區的父母,控告發展商和有關部門逼遷收地,涉嫌煽動群眾被上海公安追捕。中國人權上周六指,定居香港的永久居民沈婷,因為住在上海的父母房屋被強行拆遷,專程從香港赴上海幫助父母解決房屋被侵權問題。她與上海律師鄭恩寵聯繫,向上海富商周正毅及上海靜安區政府提出訴訟。其中,周正毅已被關押及被中央專案組調查,但律師鄭恩寵卻被上海警方以非法搜集國家機密的罪名拘捕。

《新報》 2003-09-27:

據悉﹐沈婦在上海靜安區「東八塊」舊城的父母﹐年初遭目前被扣押的上海首富周正毅旗下地產商收地重建﹐疑因賠償問題談不妥﹐拒絕搬遷﹐豈料在三、四月間有一班惡漢衝入其父母家中﹐將其父母趕出屋外﹐更在其家居內大肆搗亂並出言恐嚇﹐若不搬遷則會對其不利。沈婦接獲父母求助﹐於六月二十八日曾到北京向國務院中紀委、建設部及公安部門投訴﹐並透過上海一名律師鄭恩寵狀告周正毅及上海靜安區政府﹐其後﹐周正毅被關押及被中央專案組調查﹐不過﹐律師鄭恩寵則被上海警方以非法搜集國家機密的罪名被拘捕。

中央專案組主導的案件,由上海公安拘捕沈婷,大概沈婷被補時,也不知中央專案組的存在。

7. 梁福釗貪污在逃案

《香港商報》 2004-07-23

據稱,曾任職南海縣計委主任的梁福釗於1992年12月後任南海市副市長,也曾分管過南海市財政局,而中央專案組調查違規貸款的南海大案中,市財政局是重點被查部門。北京國務院審計署公布的南海華光板材料有限公司違規貸款仍未追回的金錢,不少都與梁福釗有關。

8. 陳良宇案

《蘋果日報》2006-08-22:

北京《中國經營報》昨日報道,馬勒別墅接受查詢時聲稱,整個飯店已停業裝修,但現場所見並沒任何裝修迹象,間中還有上海市紀委的車輛出入。知情人士表示,中央專案組初步打算入駐馬勒別墅6個月,有長期深入調查上海一系列案件的準備。

《大公報》2006-09-26:

經過中央專案組調查發現,這些巨資來自上海社保基金。七月十六日,中央專案組飛赴上海,第二天張榮坤即被公安部門扣留審查。同日,專案組在上海社保局局長辦公室直接宣布了對祝均一進行雙規的決定,並立刻查封了他的辦公室和一系列文件櫃。

同樣是中央專案組主導,公安部門扣查。

中港兩地體制不同,加上沒有引渡協議,精明(很多時會淪為不法)的商人很容易就利用灰色地帶在股票市場左右操控,製造一個又一個神話然後從中漁利。內地企業的主要營運基地在國內,受中國法律和相關部門監管,香港則是融資基地,主要作用是籌集資金,對於內地企業的業務及其營運狀況,香港投資者絕大部分都不甚了了;過去一段長時間,若干「當炒股」經常有利好消息經國內媒體披露,然後「轉銷」香港,刺激香港的上市公司股價飆升,「消息靈通人士」自然可以從中得到好處。

為了應付這種兩地操控的新情況,不少有識之士多次呼籲中港監管機構要加強合作,互通消息,杜絕不法分子借灰色地帶上下其手,但多年下來,兩地合作的成效不彰,利用兩地操控圖利的炒家仍然「前仆後繼」,不斷在金融市場出現。周正毅的手法,其實和過去的「天仙局」並無分別,只是多了一個新因素,就是地方政府的包庇縱容。陳良宇下台之後,中央專案組在上月底開始在上海徹查與社保案有關的房地產開發商,據報道指出,在調查這些開發商時,專案組順籐摸瓜,查出了不少土地批租方面的問題,「與一些領導非法批地有關」,其中有些更是國有背景的房地產開發商,它們一方面利用「紅頂」身份進行圈地、囤地,另一方面又大搞房地產開發,很明顯,地方政府在整個過程中並非扮演監管者角色,反而是置身其中推波助瀾的參與者,試問以中國證監這種層級的機構,又怎能在地方上查出企業的不法證據?內地的監管機構不行,香港就更加無能為力!

馬後炮說話,偵查上海社保案時,中央專案組人員很大機會已曾在港執法調查。

9. 何閩旭案

《明報》 2006-07-05:

中央專案組曾於去年9月調查現任中共中央委員、前國家體育總局局長袁偉民,但在一名中共元老、前國家領導人的直接關注下,袁偉民3天後恢復了人身自由。

《星島日報》, 2007-12-28:

昨天,中央專案組及各級司法機關近二十人參加旁聽張榮坤案。其中,最高人民法院有一人,最高人民檢察院二人,吉林省高級人民法院六人,吉林省檢察院四人,公安部證券犯罪偵查局上海分局四人。除了松原電視台兩名專業攝影被安排進入法庭轉播,其他媒體不獲旁聽資格。

一被中央專案組盯上,定必由頭跟到尾,直至結案;可想像林榮基現時險況。

10.  茉莉花革命

《太陽報》 2011-04-10

據博訊網報道,第一次茉莉花集會是二月二十日,估計因號召茉莉花散步的聲明是於十九日出現在博訊網,因此中央專案組定為2.19辦公室。報道又指,四十多名訪民因參與二月二十六日在王府井的第二次集會被捕。

11.  薄熙來案

《開放雜誌》2012-03-01

再者,王立軍由國安部帶到北京,帶離時,國安部官員與重慶官員在美領館外發生激烈爭吵與爭執,已經將中央與重慶當局的紛爭與對抗表達得淋漓盡致。王目前應在「中央專案組」控制之下。陷入絕地的王,必絕地反擊,肯定正大量揭發薄的腐敗與淫亂事實,從個人而言,圖個檢舉揭發的報復之快,從法律而言,爭個立功贖罪的一線生機。於是,薄的把柄,無論腐敗問題還是政治問題,都越來越多地掌握在黨內政敵及中共高層手中。薄熙來翻船,大致無懸念,只需假以時日;一出大戲,才剛剛拉開帷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