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學生校內抗爭備忘

2019/8/25 — 13:27

8 月 22 日中學生集會(立場新聞圖片)

8 月 22 日中學生集會(立場新聞圖片)

【文:高中畢業生】

中學生搞學生運動有很多制肘,有些底線不宜僭越,有些則可以旁敲側擊,有些則可以完全無視。沒有社會運動會完全配合政府指示,同學亦未必願意完全配合學校方針,但完全無視社會秩序及同學利益的運動亦不會獲得中間派支持,而中間派的支持是成敗的關鍵。

首先,初中學生心智兩方面仍未成熟。大部份同學並不關心時事,亦未必有能力了解複雜的社會議題,在認知層面未必懂得響應學生運動的重要性。例如,低年級學生未必有足夠學問理解行政立法關係,國際關係,甚至教育和社會運動之間的關係。

廣告

亦有部份同學心態和行為不夠成熟,即使願意參與學生運動,亦未必懂得用成熟的方法表達,結果好心做壞事,可能影響大眾對運動的支持。例如,初中學生支持罷課,可能被批評純粹出自於懶惰心態,以社會運動為藉口,實質是不想上課。

所以校方拒絕學生進行任何社會運動,其中一個原因是部份同學根本未夠成熟。最冠冕堂皇的理由是:大部份在校學生均未成年,學校肩負看顧學生的責任,要直接向家長交代。未成年者,沒有家長背書,一律不能夠在校內進行任何校方不准許的活動。

廣告

未成年者事實上的確不能夠享受成年人的全部權利,在學校如是,在社會如是。但是,這並不代表未成年者沒有任何基本人權,而且學校過度打壓學生聲音,恐怕會引起反彈。學校最理想的做法,是以學生未成年作為基礎,以其他論證輔助,例如學校聲譽、學生安全、傳媒壓力等,去說服學生接受學校立場。

因此學生亦需要有充分理據提出兒童可享有的權利,包括政治權利(學問好的同學,可以到聯合國兒童基金認識更多有關《兒童權利公約》的文章和教材)。一旦能夠迫使學校認同學生可以享有和成年人一樣的基本權利,便可以將討論集中聚焦在活動執行之上。

學校目前最大的憂慮並不是同學的安全,而是來自校外,特別是政府和親政府團體的關注和批評。所以學校衡量學生運動的準則,是每次行動是否過分張揚(街坊會不會看得見?照片會否流出?),和會否招惹校內反對派的批評,甚至是公開的批評(反對運動的家長會否向學校、辦學團體、政府和傳媒投訴?校內親政府老師會否針對異見學生?)。一旦觸及上述兩條底線,所以校內運動會被叫停、被打壓、學生被算帳。

關注組的存廢和功能

不建立關注組,有助避免一鋪清袋。學校失去談判對象,更難控制學生運動。同時,沒有關注組,等如沒有同學會走得太前,成為權力反撲的對象,某程度上而言保障了學生運動參與者的安全。同學個別行動,亦可能被學校拉攏,然後逐個擊破。

有關拉攏

留意學校除了打壓學生運動參與者外,同時亦會拉攏支持學校立場的同學及家長。其中一個方法是透過進行問卷調查,製造輿論,將學生運動標籤成少數同學的獨斷行為,再進行打擊。拉攏亦會同時對比較保守、立場未夠堅定的同學進行。將聽教聽話的同學推舉為校內學生運動的領導,無視立場堅定而不合作的同學,並將之污名化,冠以壞學生、差學生、沒有貢獻的學生等標籤。這些做法在太平時期其實一直在進行,分別只在於規模及程度。

不過關注組有助統一資訊,聚焦議題,讓學生行動更一致。關注組的負責人個性不宜太強,自尊心不能太重。沒有大台便沒有因為認錯而丟臉的顧慮,所以關注組中熱心的同學必定要有胸襟不斷修正策略,而不計較個人榮辱。緊記關注組只是傳達訊息的平台,沒有實權,亦非領導,更重要是沒有責任代表學校說服同學進行或不進行任何活動,亦不需要因為同學的不合作而負責。

關注組角色太重(決策、指導、宣傳、參與),很容易被一網打盡;過份依賴個別同學領導,一旦領導偏聽,會失去群眾力量。所以關注組充其量只能夠擔當傳達訊息的角色,將集體決定轉達校方,以及將校方信息傳達給同學,但不能夠代表同學與校方談判,亦不能夠代表同學做任何決定,更不能夠在爭議中帶風向。

關注組可以統一聚集同學,建設不同平台,例如 IG 及 TG,統一訊息發佈,同時讓同學有平台表達意見,討論決策。

關注組亦可以提供新聞報告節目或圖片,讓同學自行影印並在校內派發,只要宣傳內容單純是新聞內容,而非宣傳示威活動的文宣,或者任何政治宣傳的標語,學校未必有藉口禁止同學傳閱新聞報道。

開學初期,同學可以預先宣傳,應屆學生會候選人如果沒有明言擁護《兒童權利公約》,將不獲學生支持。一旦當選,學生會有義務履行選舉承諾,支持學生表達的權利,並抗衡學校一切違反《公約》的打壓行動。

留意學校必然會派老師及他們信任的同學混入群組之中,通風報信。不過即使泄露消息,未必影響校內的民主運動,同學不用急於捉鬼,令參與者之間出現內耗,最後得不償失。

連儂牆

連儂牆可以改頭換面包裝成其他不同的方式進行,民主牆是其中之一。

在學校立場,最好沒有民主牆,如果有,最好規模小;如果規模大,最好質素高;如果質素低,最好沒有民主牆。所以民主牆內容的質素是關鍵。同學發言的質素,任何人也控制不了,能夠控制的是發言的內容有沒有受到監管。

監管不一定等於審查,當然最嚴厲的監管就等於審查。最寬鬆的監管,交由學生自發管理,容許學生自律,但學校不容易接受。較嚴謹的監管,應該交由學生會管理,先為民主牆定立無關政治立場的基本守則,例如不能粗言穢語、不公開個人資料、不鼓吹違法活動、不代表政治團體發言等等。學生會得到學生投票授權,名義上算得上是學生組織(幕後中央指揮當然是學校負責課外活動的老師),算是不太嚴謹的監管。更嚴謹的監管,交由訓導組的老師和同學管理,工作內容一樣,但最後決定權在校方手上。

有關於民主牆是否需要寫上學生編號,甚至姓名,同樣是談判桌上的籌碼。同學應該擔心姓名一旦公開,可能吸引敵對立場人士的報復,輕則欺凌,重則造成身心傷害。學生編號比學生姓名稍為安全,一般而言學生編號並非公開資料,不容易配對學生姓名,對學生造成一定保護,亦可以滿足校方要求,令學生對自己的言論負責。

校方可能提出,學生會擅用其他同學的學生編號,甚至為了保護自己而偽造學生編號。這種情況並不罕見,例如學生會在風紀面前虛報自己班別及學號,以逃避刑責,許多時候訓導老師對此束手無策。反映學生偽造身份的憂慮並非空穴來風。

連儂牆亦不一定出現在特定地點,可以小規模各校內各處進行,甚至將 post-it 貼在校內任何角落,一張一牆,做到遍地開花。目的是將訊息和新聞帶入校園,所以不用拘泥於保護牆本身,但要留意訊息本身是否已屬實,以免被指責散播假消息或假新聞。

罷課

學生運動最終極的手段並不一定是罷課。

全港學生罷課是迫使政府讓步的其中一種方法,但並不是唯一或者最終的方法,不用執着拘泥於罷課是否成功。

人越多,罷課的風險越小。罷課之所以能夠對政府構成壓力,特別在大學而言,一旦有大量學生未能夠如期畢業,會造成各行各業缺乏新人,特別是專業服務業,構成一定程度的影響。留級的學生亦會對升班的學生造成一種障礙,影響了每年每級同學的人數分布(除非每級留級人數一樣)。最後,影響會牽連明年學校收生。以上一切,如果人數不足,全部都不會發生,但是罷課的個別學生卻負上最沉重的代價。以個別學校校情而言,罷課可以是下策,所以在文章開首不斷強調,如果動員能力低,不用堅持罷課,但仍然有其他地方可以貢獻於整個社會運動。

如果罷課仍然是談判桌上的重點,則要留意以下幾點:

要校方保證參與罷課的學生及其家長的個人資料不會外洩,更不會在辦學團體和教育局壓力底下透露半點。但參與者亦需要有一定的覺悟,即是校方願意保證,並不代表他日不會違反承諾。

另外,亦要校方保證不作任何處分,包括學期尾出席率不足仍然可以參與考試,甚至如果未能出席考試,學校亦不會因此強迫學生留級,或改以平時分代替。

罷課的方式也有很多種。第一是完全不踏足校園;第二是罷課不罷學,學生照常上課,但是不參與任何課堂,只會在學校指定的課室裏自修、由同學自行教學、演講(學生、校內老師、校外講者…… );第三是不合作,學生留在班房不上課,不擾亂課堂秩序但也不聽從老師指示。

第一種罷課方式最容易人人垢病,除非每逢罷課,坊間均會有公開課堂指導罷課的中學生,或舉辦公開講座,否則罷課讓人感覺學生無所事事,既贏不到掌聲亦得不到支持。

第二種方式比較容易鼓勵同學參與,但是未必最能夠推動整場反送中運動。學生可以考慮以此為起點,慢慢發展出其他罷課的可能。可以考慮邀請不同政見老師向罷課的同學進行分享,即使未必有老師願意,但至少向校方提出,可以讓人感覺罷課學生仍然能夠保持開明的學習態度,不偏聽。

能夠給予學校即時壓力的(撇除教育局),第一是家長,第二是校友。參與罷課的學生有必要動員家長向校方要求保護,例如用書信方式要求校方保護個人資料及不作任何處分。

家長和學生亦應該主動聯絡家教會的家長代表,從家長的角度向校方施壓,要求學校尊重學生的基本人權,承認學生表達意見的權利,並提出相應的保護。

必要時,特別是學校以宗教理由打壓學生的兒童和公民權利時,同學可以考慮連結校外較開明的教會,或尋求社會運動在宗教角度的理據,不要讓當權者獨佔話語權,胡亂用宗教理由打擊民權。

結語

最後,社會運動向權貴爭取分享權力,過程中必然會遭到反擊,參與者會付出代價。同學要留意自己和中間派支持者的底線,行動不應逼使反對運動的同學付出代價,只能針對打壓人權的權力本身。每位同學的底線不同,不要過分批評同路人,反對派的權益更加需要捍衛。不要嘗試說服立場和意見不同的同學,集中促進資訊流通,理性的同學自然會隨事實修正自己的立場。同理,不要攻擊挑釁父母是紀律部隊的同學,他們沒有權力,並不應該成為運動抗爭的對象。所有行動應該盡量以匿名進行,以免遭到校外校內打擊、滋擾或報復。

運動目標應該放在啟蒙同學,讓他們脫離假資訊假新聞之中,喚醒有良心卻欠正確資訊及指導的朋友。如此一來既可減少遭到校方打壓及報復,亦配合運動長遠發展,參與同學的成本亦不用太高。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