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學生的港獨傳單

2016/9/17 — 16:35

香港兆基創意書院的校園內出現「香港獨立」貼紙及噴漆圖案,有關注組成員於校門外派發港獨傳單(圖片來源:兆基本土關注組Facebook)

香港兆基創意書院的校園內出現「香港獨立」貼紙及噴漆圖案,有關注組成員於校門外派發港獨傳單(圖片來源:兆基本土關注組Facebook)

9月1日,全港中小學開學。若干中學學生自發成立本土關注組,成員站在校門口向同學派發鼓勵討論2047年香港前途問題、本土或港獨的傳單或貼紙,至少涉及7間中學。當中3間學校勸停學生,4間沒有阻止。

各關注組所派發的,大多為共同印製的棗紅色單張,標題為「一國一制?一國兩制?香港獨立?」,呼籲「決定自己嘅命運,自己香港自己救」,又有「尊文尚武」字眼,背面印有「一國兩制名存實亡」、「我哋係香港人,唔係中國人」、「只要你認同,香港人就係一個民族」。

一、學校

廣告

位於天水圍的元朗信義中學本土關注組有一位成員,早上準備派發500張傳單,就被該校教職員截停,帶進學校召見,「被輔導」3至4小時,最後他見記者時表示未來不會派單張。放學時在校門外派發單張的行動也無奈夭折。整件事涉嫌校方打壓學生的表見、言論、思想自由,妄圖妨礙青少年健全身心發展。該校副校長譚建勳接受傳媒查詢時,一度否認有人派過傳單,也聲稱從無扣查企圖派傳單的同學,但後來又承認曾與本土關注組的同學談過,但聲稱不會牽涉任何懲罰。另有兩名本土關注組成員及一名中三學生在校外接受傳媒訪問,突有兩名女子經過,用手搭在學生肩膀,帶他們離開。在傳媒追問下,兩名女子拒絕透露身分。有學生事後指其中一名女子是校牧。副校長譚建勳表示如果有同學想討論港獨議題,老師會「絕對全權,或者盡力去幫他」,又說「我無講過可以討論港獨」,更說學生可否於校內派發港獨單張「要與同學討論」,強調校方有一個共識,但沒透露內容。

此外,位於九龍城的民生書院,一位學生在校門內派發「香港國護照」貼紙給同學,不足15分鐘即被學校職員帶走。這位就讀中六的藍同學在被帶走前對傳媒表示:香港應與中國有分隔,但不一定只有獨立一途;香港近年不能堅守「一國兩制」,在中央干預下不能守住法治、司法獨立和公務員政治中立,希望學生留意;已經印製2000張傳單,因校方不准在校內發放,會繼續在學校附近派發。後來,該校校長及副校長在開學日兩度召見有關學生,要求學生「考慮一下校方的難處,不要做一些惹人反感的事,港獨不可行,學生是受某政黨或組織操控,應該給少些麻煩給校方」,並要求關注組不要以校名或校徽作宣傳,表明不容許在校內派發傳單。

廣告

另外,慈幼英文學校學生成立的關注組成員在校內擺放宣傳品供學生取閱,遭校方沒收。關注組成員表示會繼續在校外派傳單,單張印刷費由他支付,貼紙由本土工作室免費提供。

再者,位於青衣的皇仁舊生會中學,放學時間有校友及學生在校門外向學生派發有關本土議題的宣傳單張及貼紙,可幸未受阻攔。然而,校長許湧鐘向家長發信,聲稱:該本土關注組織是由一名舊生網上發起成立,並非學校認可組織,澄清與學校無任何關係,不希望學校成為一個政治爭拗場所,或宣揚不同政治理念的地方,學校必會按辦學宗旨、工作計畫及目標而行,教師也會專業守法,讓學生在安全及良好學習環境下學習。

二、政府

香港特區教育局相當關注。發言人表示:校園是學生學習和成長的地方,學校有責任確保學生可以在寧靜的校園,在安全、有秩序及專業的教學環境下學習,免受政治及紛亂干擾;港獨不符合香港的憲制及法律地位,任何港獨主張或活動不應在校園出現;如果學校發現學生未經校方批准,在校內派發鼓吹港獨的單張,應即時制止和正確引導;如果學校發現有組織在校外向學生派發宣傳港獨的單張或其他物品,造成干擾,可聯絡負責管理校舍所在屋邨或屋苑的管理公司、教育局分區學校發展組或警方學校聯絡主任,尋求意見及協助;如果這些活動涉及校內學生,學校應按校規和現行機制處理。

教育局長吳克儉更加高調宣稱:招攬學生鼓吹港獨,又提及「崇文尚武」,似乎有暴力傾向主張,令家長和教師均很擔心學生會否在心智未成熟時受誤導,可能會「踩過界」犯法,影響一生。

三、學生

面對政府高壓及校方強硬,有些中學生無畏無懼,挺身而出,在校園內紛紛自發成立校園本土關注組,至少已有21個。在這個基礎上,今年4月5日成立的「學生動源」組織,更與其中16個校園本土關注組建立合作關係,協助印刷及設計傳單,至今約有60人。「學生動源」聯同這些校園本土關注組發表聯合聲明,譴責所有打壓港獨聲音的學校及機構,表示打壓只會令獨立之火越燒越旺。事實上,開學之後,多間學校的校門外均有關注組成員派發傳單,而且越禁越多。

9月6日,聯校本土關注組代表、民生本土關注組藍同學、兆基本土關注組洪同學、柴灣IVE本土關注組勞同學、英華本土校社校友陳同學,宣讀21間中學本土關注組的聯合聲明。參與聯署的學校包括英華書院、香港華仁書院等傳統名校,也有官校筲箕灣官立中學,以及傳統左校福建中學。聲明敦促校方與學生站在同一陣線,直指打壓行動只會「逼使更多學校成立本土關注組織」,無法達到「禁言」效果;校方如再無理打壓,關注組將會升級行動,但具體行動暫時不便透露,表示要視乎打壓程度而定,不排除以「圍堵」要求校方交代立場,但強調不會採用暴力手段。

關注組更嚴正要求教育局收回學校禁止討論香港獨立的立場,重申學生有權在校園討論二次前途問題。
除了傳單,還有論壇。9月12日,由民生書院學生成立的民生本土關注組,放學後在校內舉辦討論港獨議題的「香港前途論壇」,約70名校內學生會、學會幹事、關注組成員、校董、教師、家長參與,輪流發言,交流對港獨的看法。民生書院校董、港視主席王維基也有出席。論壇氣氛和諧,談到香港食水及糧食如何自給自足,甚至涉及海水化淡能否持續發展。彼此交流,增廣見聞,互相了解,拋棄冷感,令人感佩。

四、講獨
討論香港獨立及2047年二次前途問題的氛圍,如今已在青少年一代蔚然成風。共產黨及香港特區政府正在無理打壓,變相把討論港獨的氣氛炒熱;校方往往進退維谷,或有陽奉陰違,或有緊跟指示;教師態度亦然;唯獨莘莘學子不畏虎狼,敢講敢做,協力奮鬥。就算只有三成至四成中學生密切關注這類議題,其潛在力量已經難以估量。香港中學生這種重視思想、言論、表達意見自由的大無畏精神,如能貫徹始終,日後必成大器。

香港獨立是否值得追求?在「等槍槍不到」(沒有革命)和「等運運未來」(尚未支爆)的今天,香港的政治前途應該何去何從?

需知道2014年人大831決定已經滅絕了「民主回歸論」。高度自治淪亡,一國兩制幻化,普選慘被封殺,法治風雨飄搖。任何中間談判路線已是緣木求魚。主流泛民政黨也提不出任何足以感召人心的新論述,陷入「等運到」、「等支爆」的被動乏力泥沼。此時,香港本土派至少分別提出了三個新政治主張:一是「永續基本法」(熱普城),二是「民主自決」(自決派),三是「香港獨立」(港獨派)。這些議題不正是很值得學生深入討論嗎?我也在這裏簡單表達一下我的看法。

我不同意「永續基本法」。換言之,我不同意永續一部沒有香港多數民意授權而由中共單方面拍板定案的法律;不同意永續一部容任人大常委會解釋的基本法;不同意訴求人大修改基本法,因為這樣做完全不切實際,猛做無用之功,有如自詡帝王師而乞討民主;不同意文化保守主義的建國道路;不同意香港已經擁有屬於香港人的所謂「實然主權」或「特殊國與國關係」(個人權利、社會制度、文化信仰均非國家主權,國家主權必須單一和獨立;即使如有任何實然主權,目前都是操諸特區政府及中聯辦手上,而非香港人手上,我們應該引以為恥,及早終結,而非呼籲永續)。

永續基本法更與永續地契至2047年之後屬於兩個不同層次的問題,兩者之間沒有必然聯繫,否則就是犯了以偏概全的邏輯謬誤。有些人認為他所追求的是文化建國而不是政治獨立,但所謂文化建國能夠解決解放軍駐港、人大釋法權、國家安全立法義務、普選緊跟人大831決定等重大政治問題嗎?有些人更以為可以通過永續基本法來推動香港獨立,簡直不知所謂;如果基本法(包括第1條)永續,香港何來獨立?有人說永續基本法就是全民制憲,但難道美國人會把永續英國在北美的殖民地律令視為制定美國憲法?有些人聲稱上述說法只是用來拉闊政治光譜,但這樣自相矛盾、自我掩飾的主張根本就是導入歧途。

「民主自決」(其實應該正名為「住民自決」)和「香港獨立」還是比較值得憧憬和期待。重點是不以「文化」或「民族」之類善變、虛幻的概念來產生一股歷史動力,而是以自由、自決、獨立、人權、法治、民主等核心價值理念來驅動政治變革,並且從香港歷史及文化傳統脈絡中汲取養分,領悟教訓,捨棄糟粕。香港人走在一起,建立一個真正屬於自己的政權,行使主權,就是建國,就是獨立。這個獨立國家將會承載上述核心價值,兼容左翼及右翼各類思想論述、文化價值、宗教信仰,同時把與上述核心價值不相容的獨裁專制中共勢力徹底從香港驅除出去。這就是香港獨立的願景,但是如今依然缺乏充分的建國方略和歷史論述,值得大家好好研究。

五、揶揄

請大家不要再用「假議題」來標籤香港人(尤其是青少年)的港獨論述,否則對於開拓見識與自我反省毫無幫助。「講獨」從來都是言論自由核心價值的體現。大家可以反對「港獨」,但不應反對「講獨」。中學教師應提供學生充分學習與討論機會,共同探討「港獨」的優點和缺點、判斷優劣的衡量標準、古今中外獨立運動背後的歷史因素和哲學理念、天賦人權與法定權利的差異和例子、如何面對2047年二次前途問題。何謂民族,何謂文化,何謂國家,何謂人權,都是相當值得討論的深層問題。

孫文(先不論其歷史功過)在《建國方略》中有一段話,很值得大家深思:「夫國者人之積也,人者心之器也,而國事者一人群心理之現象也。是故政治之隆污,繫乎人心之振靡。吾心信其可行,則移山填海之難,終有成功之日;吾心信其不可行,則反掌折枝之易,亦無收效之期也。心之為用大矣哉!」港獨講獨,也應作如是觀。
另外,也有一些人抱著「陰謀論」的心態看待這些學生,總是認為這些關注港獨或自決議題的學生,要不是受到外國勢力操控,或者受到本土民主前線及香港民族黨操控,那就是被西環集團加梁振英操控。幻想操控,昧於事實,想入非非,莫此為甚。

試問:究竟目前有哪個外國勢力希望香港獨立?外國勢力又提供了甚麼實質援助給香港中學生,指揮他們為外國勢力服務?「學生動源」是中學生自發成立的組織,跟本土民主前線及香港民族黨毫無關係,怎能任由某些教師在腦海中把兩方面攪在一起?西環集團加梁振英又如何行事,難道他們撥動資源,積極協助中學生支持港獨,用來反抗主子?這些質疑毫無證據,脫離事實,不符常理,只不過是反映質疑者對中學生自發關注港獨自決的深層迷惘,然後試圖幻想他們有何幕後黑手,把自己的主觀陰謀幻想強行植入客觀事實,無法設想中學生的自發性、理性、感性、靈性。

更可恨的是有些學校和教師如此設想:「校園是學生學習和成長的地方,學校有責任確保學生可以在寧靜的校園,在安全、有秩序及專業的教學環境下學習,免受政治及紛亂干擾」。事實上,中學生只是派發傳單,開辦論壇,他們又能如何危害安全、破壞秩序、拋棄專業?如果只是要求大家關注和討論某種政見,就是所謂「政治及紛亂干擾」,那麼為何「堅持香港人應該永遠活在人大831決定框架下被專制統治」,並且由教師在校內大肆宣揚「一國兩制」呱呱亂叫,就不是「政治及紛亂干擾」?通識課、歷史課中討論的議題,豈非過半都是「政治及紛亂干擾」?為何「支持共產黨殖民香港」就無需「即時制止和正確引導」,反而「反對共產黨統治香港」就必須「即時制止和正確引導」?這是甚麼貨色的寧靜、安全、秩序、專業?奴才總戴面具,赤子常懷真誠。

昏官吳克儉批評中學生提及「崇文尚武」,「似乎有暴力傾向主張」,簡直就是莫名其妙。他自稱讀書海量,但居然連簡單中文都讀不懂。古代天朝有文狀元、武狀元之設,難道這種「崇文尚武」都是「有暴力傾向主張」?需知道「武」這個字是否涉及行使武力或暴力,必須視乎整體語境而定。毛澤東在文革中對宋彬彬說「要武」,就是要她放心動手殺人。反之,香港中學生對大家說要「崇文尚武」,絕非呼籲大家暴力革命,同時他們已經嚴正表明絕非煽動暴力行為,而是呼籲大家好好思考,厚培論述,強身健體,積極抗爭,遇強不屈。「崇文尚武」的說法甚至比「勇武」的說法更和平、更平衡、更沒有歧義,豈有「鼓吹暴力傾向」之理?連候任教育界功能組別議員姓名都搞不清楚的吳克儉局長,可以休矣。

六、挺進

其實,除了中學生之外,中學教師的處境同樣值得關注。夾在政府、校方、學生、家長中間,教師也會有良心和壓力搏鬥和掙扎的徬徨時刻,他們所承受的壓力絕不少於學校和學生。老師們,不要怕,加油吧!正如進步教師同盟成員韓連山老師所呼籲,教師應該恪守教師專業,遵從《香港教育專業守則》,只要以客觀立場去引發學生討論,喚起理性思考,守護言論自由,完全不用恐懼或忌諱,否則因為白色恐怖而不敢討論所謂敏感議題,才是真正違反專業守則。教學義無反顧,勇敢引發討論,無需預設立場,到頭來真正感到恐懼的,只不過是獨裁者及其爪牙而已。

至於在中學生方面,「學生動源」目前還是一個相當小規模的協助印刷傳單組織。他日能否成為類似「學民思潮」之類引領風潮的組織,仍在未定之天。不過,一旦中國共產黨及港共政權加強打壓以致突破臨界點,一旦住民自決或香港獨立的願景獲得越來越多香港人的認同,一旦中學生能夠繼續本著赤子之心而義無反顧地提倡住民自決或香港獨立,或許會在未來數年內掀起新一波抗爭高潮,令人拭目以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