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港區隔 vs 以陸制陸的「軟實力消耗戰」

2017/6/10 — 6:04

一條深圳河,分隔中港兩地。

一條深圳河,分隔中港兩地。

【文:孫籽】

最近的六四廿八週年紀念,中大學生會一篇「六四情不再,悼念何時了」的聲明,掀起有關香港是否應與中國民運「切割」的討論,筆者也想就此作一些分析,並探討香港民主化的出路與策略:

主張「中港區隔」的本土派學生們,認為切割了中港之間的中華民族主義紐帶,就可以造就強大的本土反抗運動,迫使中共讓步。對此,我們先來設想一個極端的情況:

廣告

假設香港的反抗運動徹底大爆發,全港七百萬人上街,罷課罷工罷市,癱瘓政府甚至金融體系,中共是否就會讓步,給予港人民主?我們從六四屠城,還有較近期的鎮壓烏坎事件,都可以看到,中共的一貫思維從未改變:一旦認定為威脅到黨生存的,就會不惜一切代價鎮壓。如果我們以玉石俱焚的心態與中共「終極攤牌」,屆時中共可能不惜宣佈香港進入緊急狀態,引入全國性法律,變相廢除《基本法》、一國兩制。

以陸制陸

廣告

香港作為一個七百萬人的政體,要與一個十三億人的政體對抗,是永遠不可能成功的。成功的唯一辦法,就是與這十三億人展開持久的對話,使他們同情乃至支持港人的訴求,甚至以某種具體行動支援香港、豐富香港的本土社運,並且透過不斷揭露中共的暴虐,以及對「民族主義」這套價值體系,作深入徹底、長期不懈的「拆解」,以動搖中共的統治基礎。這種策略我們可稱之為「以陸制陸」。

大陸人是否公民質素低下,以至毫無民主變革的可能?以筆者接觸中港兩地的感受來看,在國內,對新思想抱開放態度,而喜歡深入思考的人口比例實高於香港,而香港人的拜金、冷漠、犬儒,恐怕在大陸人之上。何以港人今天卻立於民主自由之最前線?這是因為港人認識到,民主自由這套體系,是港人的切身利益之所系,關係到香港的存亡!同理,今天大陸民眾之接受現狀,除了由於資訊受局限外,更主要的還是切身利益考慮:只要生活仍在改善,何必要推翻現行制度?所以不要以為大陸人是傻的。

不過,隨著中國經濟增長日益放緩,人口紅利消失,貧富差距加劇,政權合法性的源頭將會日漸枯竭。可以預見,中共的「神話」面臨爆破,民眾的意識將會有所變化,巨大的變革發生只是遲早問題。最近郭文貴的爆料事件,吸引大量港澳台以及內地「翻墻」民眾收看他的每日視頻,就是這種微妙變化的端倪。此事件亦可說是開啟了全球華人民主運動大融合的新趨勢。借用郭文貴一句話:「一切都是剛剛開始!」

軟實力消耗戰

港人應該把握這個時代的巨流,在中國的民主化過程中扮演關鍵的催化角色,只有這樣才能在與中共的議價中,取得超乎想象的巨大籌碼。再說一遍:港人的最大籌碼不在自身,而在於能影響十三億人,不斷侵蝕中共的信用、形象、意識形態等所謂的「軟實力」,進而威脅到中共的根本!這種策略我們可稱之為「軟實力消耗戰」。

在中港實力日益懸殊化的當下,香港在何種條件下,才能迫使中共停止干預,並允許香港實現民主自治?也許只有一種可能:當中共權衡實際利弊,發覺由於阻礙香港民主自治,而導致港人極度不滿,不斷通過網絡議論等手段,採取「軟實力消耗戰」抵抗,對於中共「軟實力」的持續消耗比放任香港實行民主付出的代價更大,才會作出讓步。

故此,主張與中國民運切割的「中港區隔」構想,只會送我們手中的最大籌碼,非常不利於我們爭取「本土」的目標!「中港區隔」之構想如要實行,決不是現在,而是應在香港實現民主自治之後!即,我們可以提出「從此不再關心中國民運」作為中共允許香港實行民主自治的交換條件!

具體建議

以下提出一些「軟實力消耗戰」的具體操作的初步構想,希望大家一同來思考、補充:

1. 我們應大力支援內地民眾「翻墻」,支援、資助各種「翻墻」新技術的開發、推廣。去中心化的「點對點」技術將會是突破國內網絡封鎖的利器,譬如ZeroNet、BitTorrent 等,香港網民可以通過用自己的電腦提供節點、分享資料等方式來支援。大家甚至可以思考各種創意的新點子,譬如在人民幣上寫上簡短的「翻墻」途徑的資訊,以及提供各種各樣的優惠、誘因等,吸引內地人嘗試「翻墻」。

2. 積極參與網絡討論,與「翻墻」出來的內地人以及台灣人、海外華人討論、切磋、分享資訊,並與「五毛」據理爭辯。作為香港人,親眼目睹「主權逆轉」之後中共的種種惡行、謊言、霸凌欺壓,見證家園被侵蝕至面目全非,我們是中共暴行的「第一手」受害者,更是華人社會中最大規模的「受害者群體」,對於中共的本質,我們最有發言權,對五毛謊言的駁斥最為有力。港人應以「一國兩制」騙局受害者的身份,在網絡世界挺身作證。

3. 港人長期浸淫於中共的語言偽術,具備敏銳的「解偽」能力,我們有責任針對中共整套國際話語體系,進行全面的破解與拆穿,暴露其昧於事實、邏輯謬誤、雙重標準。譬如我們可以揭露其扶植專制國家,輸出網絡監控技術,帝國夢、殖民野心,揭穿其「和平崛起」、「不干涉別國內政」的謊言。

4. 港人既然作為「霸凌」受害者,而尚能自由發言,就應該為國內更弱勢的「霸凌」受害者發聲,這除了獄中異議人士之類,還應包括西藏、新疆等飽受壓迫的族群。香港人作為「同文同種」的華人,事實上中共卻是以對待「少數民族」的思維、手段來對待之。故此港人具有「唯一操漢語的少數民族」之特殊地位,可立於「邊陲」之立場而發聲,揭示「帝國」之不義。

5. 我們應該吸引內地更多追求自由民主的人士,關注甚至參與香港的民主運動,向他們力陳香港在策略上的關鍵作用。他們可以用網絡匿名的方式,發表文章、參與討論,這樣可以為港運注入活力,激活我們的思維、策略空間。我們甚至還應研究開拓,如何令內地人通過安全匿名的方式,參與香港公民社會的眾籌項目。

6. 「一國兩制」違約、《基本法》民主承諾違約,是重大的國際詐騙事件,我們應該不斷將此事提上國際議程,窮追不捨,直至中共履行承諾為止。我們應該推動美國、英國,歐盟以至其他國家訂立《香港自由與民主法案》,定期審議香港的自由、民主、人權狀況,撰寫報告,並以此從新評估給予香港的優惠待遇。我們可將此作為長期目標,從政者四出遊說,普通網民亦可透過各國政府反映民意的網絡平台,不斷表達此訴求。

7. 香港目前仍有言論自由,網民發表意見還是安全的,但這不代表將來沒有秋後算賬的可能性(在內地被拘留、沒收回鄉證,甚至跨境執法都不是駭人聽聞)。網友要培養衡量風險的意識,如有所顧慮,推薦使用「匿名化」軟件如TorBrowser,並在談吐中避免透露任何可追蹤個人身份的訊息,以策萬全。

結語

自古以來,在實力懸殊博弈中如果要能取勝,都必須運用「非對稱戰爭」(Asymmetric warfare)的戰略思想,選擇自已有相對優勢的「戰場」,攻擊敵人「不可守」的弱點,對敵人產生最大的殺傷力,而將自己消耗減到最低。若能以「匿名性」為掩護,進行「以陸制陸」的「軟實力消耗戰」,則正正符合「非對稱戰爭」之構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