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產階級討厭政治

2016/7/21 — 10:45

中產階級討厭政治

Seeing that for all Parties of so-called bourgeois tendency politics actually consist wholly in the tussle for each man’s seat in Parliament, in which convictions and principles are thrown overboard like sand-ballast at the requirement of the movement, their programmes are naturally determined and their strength estimated – the other way round, of course – in accordance with the same。 They lack that great magnetic attraction to which the masses only respond under the urgent impression of great and lofty ideas, as unquestioning faith combined with fanatical fighting courage。

P.148, Hitler Adolf: My Struggle, Hurst & Blackett (Translate by Edgar Dugdale, 1933)

大部份政黨都想討好中產,使他們在議會中,能盡量保存自己的議席。結果往往是做出違反他們的原則和論述的行為,使他們也失去了說服力,而他們的力量和計劃也是如此的有限。

他們不了解,在中產外的群眾,他們更希望看到壯麗的想法與未來藍圖,並願意為此狂熱的奮鬥。而他們這樣做對這些群眾,是沒有吸引力的。

希特拉:《我的奮鬥》:文國書局, ( 2004, 陳式譯,鄭立潤飾 )

中產階級對政治欠缺興趣,但是人口眾多,所以政黨們都希望爭取他們的選票,傾向他們的立場。但中產階級的真正政治立場,其實就是不想出現任何政治事件,干擾他們的幸福生活。他們不願意去承認,社會上每一件事都一定有政治成份,亦盡可能不想參與政治。

廣告

但他們十分害怕社會動盪,因為這會影響他們的小確幸。所以他們也會反對他們認為激烈的改革,他們投票只是為了推卸責任,往往結果是對選出的議員置之不理,盡快結束自己對政治的投入,回到幸福生活裡。

Unfortunately he had a most imperfect perception of the extraordinary limitations of the “Bourgeoisie’s” readiness to fight, due to their situation in business, which individuals are too much afraid of losing, and which therefore deters them from action。

P.51, Hitler Adolf: My Struggle, Hurst & Blackett (Translate by Edgar Dugdale, 1933)

別對中產階級的鬥心,有著錯誤的期待。這些事業有成的人,是非常害怕失去他們已有的東西,這是他們不敢隨便行動的主要原因。

希特拉:《我的奮鬥》:文國書局, ( 2004, 陳式譯,鄭立潤飾 )

廣告

中產階級很害怕自己的幸福會失去,為保障自己的小確幸,面對強權壓迫,他們更容易採取不反抗的策略,認為只要不反抗就不會受迫害,最終成為了所謂沉默的大多數。

所以希特拉認為,中產階級其實也把私利放到很重,認為目前世界算很理想,唯一不理想就是有討厭的政治存在,故此他們也不可能有「理想社會藍圖」,自然代表他們也是領導不了社會的。

希特拉指出,你應該預期中產階級會反對抗爭,但是基本上可以無視他們的意見,因為他們的政治觀消極,使他們抱怨完之後其實不會做任何事。政治家應對做的是,說服中產階級,喚醒他們對保障本地文化的意識,而這些有保障本地意識的中產階級,才能增加政治實力。漠不關心的中產階級只是負累。

中產階級反對黨的特徵

Once the elections are over the Member – who is elected for five years – goes each morning to the House, hot perhaps right inside, but at any rate as far as the hall in which the attendance lists are placed。 His fatiguing service in the people’s cause leads him to sign his name, and in return for this exhausting effort, daily repeated, he accepts a small honorarium as his well- earned reward。

There is hardly anything so depressing as to watch all that goes on in Parliament in its sober reality and to have to look on at this constantly repeated betrayal。

P.147, Hitler Adolf: My Struggle, Hurst & Blackett (Translate by Edgar Dugdale, 1933)

當選舉完結後,那些當選的議員,把議會當成上班一樣,每天去議會報到。每天只強調自己有出席簽到,卻沒為民眾做到些甚麼,日復一日,最後得到一些微不足道的社會名譽和很好的酬金。對於一個明明百病叢生的社會來說,議會每天在這樣運作,日復一日的背叛選民,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

希特拉:《我的奮鬥》:文國書局, ( 2004, 陳式譯,鄭立潤飾 )

希特拉認為,中產階級也會組成自己的反對黨,從中產階級產生的反對黨,非常重視中產的選票,但先天就無法滿足基層人民,也欠缺奮鬥的力量。

中產階級的特徵,在於大部份都是文化認同低落,他們樂於當一個所謂的國際人,因為他們的優越感建基於他們的階級上,並認為自己因為謀生的能力,可以「去到哪個國家都是中產」。所以他們不太在意文化差距,不在意自己的小孩不懂自己的母語,他們認為人人平等,但這個平等中,他們是優秀的中產。

他們保障自己現有理想生活的期望,往往反映在他們的政治態度上,他們會傾向否認敵人的敵意,並認為自己是中立的,合道德的。而他們認為自己之所以受支持是因為合乎道德,他們的選舉策略在於強調自身的道德性,並相信道德高地能夠令他們得到最多的選票。這種類似天選之民的思想,使他們常陷入敵我不分的困境。而且死守道德教條,墨守成規,最終失去了保障社會,甚至保障自己的能力,而失去議席。

希特拉認為,對於這種中產反對黨,應該採取不聯合也不敵對,互不侵犯的態度,因為攻擊他們,他們的道德自覺使他們防禦力很強。但要把自己與這些政黨的分別,清楚的指出,從這種反對黨的消極柔弱,成事不足,反襯出自身政黨的行動能力。

 

(本文為作者新書《希特拉救港攻略》的特約轉載試讀篇章,訂購網址;另有少量,可於今屆香港書展「cup傳媒」攤位1B-A37購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