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華民族到了最低端的時候

2017/11/27 — 19:16

最近,中國北京有政府官員清理「低端人口」的行動。(資料圖片)

最近,中國北京有政府官員清理「低端人口」的行動。(資料圖片)

近日大陸出現新名詞,叫做「低端人口」。據報,北京要趕絕市內三百多萬低端人口,形同將他們流放,讓他們自生自滅,還出現「清退低端人人有責」的橫額,蔚為奇觀。

什麼是「低端人口」呢?據說,低端人口大部分是從外地到北京打工的外地人。講到呢度,就要談少少通識。首先,這些外地人因為戶籍制度,在北京沒有戶籍,所以也不能拿任何當地福利,包括孩子不能獲得免費教育。至於為什麼這麼慘也要過來打工?因為這些「低端人口」本就來自「低端產業」即農村或其他「低端城鎮」,他們在當地無法得到溫飽,唯有離鄉別井到大城市工作。

這些「低端人口」,其實就是「低技術人口」,他們書讀得不多,大多只能從事低技術、勞動密集的工作,主要就是工廠。其實,今日中國的所謂經濟成就,當初全靠「低端人口」支撐。改革開放前,中國大陸被毛澤東玩弄得一塌糊塗,直至毛澤東死去才有運行,並由鄧小平一派奪權成功,推行所謂「改革開放」。當時,全球生產線已形成,跨國企業四處尋找低成本生產地方,鄧小平聰明之處,就是食正這條經濟全球化的水,利用大陸多到滿瀉甚至缺堤的低技術兼賤價勞動力,提供代工服務,為全球企業進行低成本生產。八十年代出現「盲流」,就是大量從農村走出城市找工作的「低端人口」,他們很多是文盲,待在城市的火車站等工廠聘請。六四之後,鄧小平南巡,再肯定「低端人口經濟」,後來的發展,很多人都知道了,香港工業北移,跨國品牌紛紛把生產線搬來,中國大陸成為世界工廠,經濟起飛,後來更躍上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改革開放三十年,就是農業萎縮,工業佔了GDP的六成以上,慢慢借這個勢頭,讓服務業也慢慢建立起來。

廣告

所以,說到中國大陸今天的經濟成就,「低端人口」作出了最大貢獻,他們在毫無保障的惡劣環境下,忍受中毒、斷肢、傷殘、過勞、死亡、剝削、低工資長工時、軍訓式管理、血汗工廠等帶來的惡果,為中國GDP貢獻良多,也令全球產品越賣越平,包括你和我,都在享受這種低價產品。

好了,今天強國富起來,有錢就任性了。鄧小平初衷是「先讓一部分人富起來」,再由這些富人帶領國家走向小康。現在很多人富起來,甚至變成暴富,卻發明「低端人口」這個不帶人性關懷的詞語,借階級鬥爭般的手段清剿。在經濟發展和強國形象為至高無上的社會,既生為「低端」,就是阻住地球轉,消滅也應該,套用某些港人也會說的涼薄話——「鬼叫佢後生唔好好讀書搞到臨老要執紙皮咁低端咩」,自然能理解國家點解要咁做,也應為此感動得流淚啊。

廣告

不要忘記,習近平在十九大就說過,要全面滅貧,要把貧窮人口超大幅減少,他現在不是說到做到嗎?只要讓低端人口流放,讓他們自生自滅,過得三五七年,貧窮人口真的「消滅」了啊。所以,我不明白愛國愛到鞋底的林鄭政府,還在談甚麼扶貧?今天蘋果日報頭條更大談什麼貨櫃屋,說要將之納入規管。傻啦,林鄭政府應緊跟習大路線,將這些住貨櫃屋以及一眾執紙皮阿婆阿伯等「低端人口」全部送到南沙香港園(梁振英曾提出的構思),又或設立大灣低端區,讓他們瞓街和自生自滅,香港貧窮人口咪好快由一百三十萬減到得一萬三千囉。

不過,香港人也很憂心的,因為所謂「低端」,好難定義,例如可以將坐過監的也列入「低端」,順便將啲抗爭份子流放埋,咁你都咪話唔驚。香港人擅於見風駛舵,自然要諗點走位,例如同樣做乞兒,根據國家的發展勢頭,收林鄭五百元CASH的,已經屬「低端乞兒」,只有可以收微信錢包或支付寶的乞兒,才屬雷鼎鳴口中的「高端乞兒」,要趕就一定趕低端乞兒先。同樣,無論你個人多低端,例如低端過愛字頭示威者,只要你有一夥愛國心,聽見國歌,加倍流淚,就必屬高端。只是國歌歌詞也應順應潮流改一改——「起來,不願做低端的人們」、「中華民族到了最低端的時候」。

有些知識份子,對國家這份「邁向高端」的決心,並不理解,紛紛說聯想到納粹。我覺得這樣說,太不公道,納粹確是把猶太人列為老鼠般的低端種族,最後加以屠殺,但猶太怎說也是第二個民族,但中共式「納粹」,從來不會也不敢針對第二個民族,而只會殘害自己的民族,這在歷史上有大量例證可援。我更認為,共產黨還算很公平——無論你是高端的肥平,還是低端的屁民,不管你之前對國家有何貢獻,一樣是翻臉不認人。這一點,中國共產黨是值得稱許的。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