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主動釋法違憲

2016/11/5 — 22:25

【文:曾偉強】

「每當紅太陽從西邊升起,每個繁星點點的早晨,細賞窗前日麗風和,細雨紛飛。呷一口如水清澈的紅酒,看着鳶在草地上啄食螞蟻,自我感覺真的很良好……。」

以上一派胡言、胡言亂語、語無倫次。但卻與一眾「俊傑」今天(十一月四日)為人大常委主動釋法的說詞如出一轍。

廣告

梁特十一月一日出席行政會議前,神色凝重地說「不能夠排除這個(人大釋法)可能性」。而十一月三日,青年新政梁頌恆、游蕙禎宣誓的司法覆核案件開審,代表政府的資深大律師余若海表明特府沒有向人大常委會尋求釋法,而特府正向中央政府查詢會否釋法,但未獲回覆。

言猶在耳,特府今天(十一月四日)中午發出新聞稿,證實十一月三日在梁游司法覆核聆訊結束後,接獲中央政府通知,香港《基本法》第一零四條的解釋問題,已列(插)入正在舉行的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的議程。

廣告

事出已非突然,早於特府在立法會選舉僭建「確認書」之初,余若薇便曾撰文指出「『確認書』不過是釋法的前奏」。不過,教人意外亦極為氣憤的是,人大常委竟然罔顧憲制規定,違反法律要求,主動提出釋法。

正在北京的基本法委員會委員譚惠珠十一月四日向傳媒表示,人大主動釋法,主要理由是涉及國家統一及領土完整。被問到在香港法庭未有裁決前釋法,會否破壞法治時,她說這次釋法符合《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現階段釋法還是到終審階段才釋法,只是權衡輕重的問題,並不妨礙法治。

根據《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基本法》的解釋權屬於人大常委會。不過,特區法院獲授權在審理案件時,對《基本法》關於香港特區自治範圍內的條款自行解釋。

至於提請釋法,也有明文規定。就是特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需要對本法(《基本法》)關於中央人民政府管理的事務或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關係的條款進行解釋,而該條款的解釋又影響到案件的判決,在對該案件作出不可上訴的終局判決前,」應由終審法院提請人大常委會解釋。

第一百五十八條同時規定,人大常委會解釋《基本法》前,須徵詢基本法委員會的意見。人大常委無疑擁有釋法權,但並未獲授予主動釋法的權力。易言之,人大強行主動釋法,完全違反《基本法》,視法規儀度如無物。

身兼行政會議成員的民建聯主席李慧琼在港表示,人大釋法符合《基本法》及民情;並認為中央有必要發放清晰信息,以示在「港獨」問題上沒有退讓。而基本法研究中心主席胡漢清更指出,人大釋法並非針對法院的司法覆核,而是立法會主席面對拒絕效忠的議員應如何處理。

眼下群魔亂舞,群醜跳梁。說詞顛三倒四,條理不清。將《基本法》內沒有亦從未觸及的「字詞」或「概念」強加諸《基本法》之內,完全是無中生有,怎麼說也不是解釋或闡述,而是創造或創新。

現實是,人大只是橡皮圖章,基本法委員會只是裝飾。基本法委員會委員,更只是傀儡的傀儡。中共此舉已無理路可喻,無章法可據,無規矩可言。如此行徑,還談什麼依法治國?「我若為王」的心態已盡展無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