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主權移交二十年記 — 八、九十後呢一代

2017/7/1 — 9:36

(維港景色資料圖片)Brian H.Y@flickr (CC BY-NC 2.0)

(維港景色資料圖片)Brian [email protected] (CC BY-NC 2.0)

【文:賽德克】

八九十後,唔會係最好嘅一代,亦好彩唔係最壞嘅一代。 

八十年代頭出生嘅,讀完書廿一二歲出嚟,啱啱係千禧之後,九七金融風暴過咗無耐,零一年就九一一,再過兩年沙士,失業率百份之五點幾,專業人士辛苦啲,都總係入到行,或者細個識諗讀IT嘅,都唔愁無工開。其他人慘啲,為咗餐晏仔,人工低到七八千都要揸頸就命頂住先。 

廣告

但畢業時命運如何,十年八年後都係一樣。五六十後仲喺高層,一層頂一層,上面嘅坐住唔走,下面嘅做到無得抖。身為中層,屎又要食,鑊又要咩,賺多咗又唔會有得分。三十而立想買樓?頂多儲咗一百幾十萬,想沙士重臨樓市霖價?人類會重覆相同錯誤,但業主唔會,都係儲多十年畀首期先啦。 

至於九十年代頭出世嘅人,比八十後慘啲,八十後好彩嘅都食到香港繁榮尾水,但九十後畢業出嚟,香港已經可以用「百業蕭條」去形容。係就係經濟唔錯,海嘯後金融業復甦,失業率得三點幾,但睇真啲個產業結構,一係圍住金融轉,一係就圍住旅遊零售轉。失業率係低,搵工好容易,萬一萬二蚊,餓你唔死食你唔飽,得閒咪去幾日旅行囉,返嚟唔該做埋放假啲嘢喎。 

廣告

咁醒目仔梗係做專業人士啦,但中學成績唔好,做唔到醫生律師工程師,唔緊要,老師同社工都兩皮起薪喎。當見住一個又一個朋友,性格乖張,感情關係混亂,情緒大起大跌,竟然做咗社工,又見到平時書都唔睇多本嘅人做老師,不其然會諗,下一代交喺呢啲人手上,真係the city is dying喇。但無人可以鬧佢地,大家都係搵食啫,無人想咁架。仲有批去做政府工,紀律部隊又好,寫字樓又好,佢地都係會咁講:我想架?薪高糧準呀嘛,我夠想去畫畫唱歌跳舞踢波咯,搵唔搵到食先? 

不過,八九十後都唔係最慘。八零至九五年出世嘅,多少受過英國照顧,多則十五六年,少則一兩年,就算九七之後幾年,中國政府扮嘢都叫做「一國兩制」咗幾年。大個睇返歷史,會知道原來細個係英治時期,總能夠喺記憶中搵到美好嘅事物,而家大家成日懷緬嘅,咪又係八九十年代喞事物。當中最寶貴嘅係教育,同DSE比,A-level學生係幸運嘅一群。高中課程求「專」而唔求「通」,中四揀定文理商科,好好歹歹浸四年,就算讀唔到大學,但爛船都有三斤釘,起碼叫識啲嘢。唔似DSE咁一味求「博」,衰在博而不精。為咗通識科,縮減其他科目嘅時間,水過鴨背,乜都掂下,到頭來賠了夫人又折兵。根本一個 人背後有大量知識同理論做根底,面對問題自然會諗到方法應對;但抽走咗實例同理論,剩係講思考方法,咁諗足一世都無用。通識通識,乜春都唔識。 

正因為八九十後經歷過九七前嘅美好,長大時察覺到社會轉變,自然會關心社會。就算中學渾渾噩噩,但畢業後見證香港崩壞,廿三條、高鐵、國教、港視發牌、佔領運動、大大小小嘅浪潮撲埋嚟,點都會見識到政府嘅邪惡,再冷感都會思考未來。但千禧後好唔同,由細到大已經被社會壓迫,返學辛苦過返工,而社會嘅拜金風氣一日濃似一日 ,細路仔唔會識分熟是熟非,好易覺得讀唔成書就一世,一個諗唔開,跳咗落樓又一世。每當有學生自殺,總有人話「我地以前唔係咁咩?」。唔係架,真係唔係,夏蟲不可語冰,大人對住西工西同事西老闆,最多搵過第二份。但學生對着西功課西學校西老師,佢地無得揀,自殺都要做完功課先。另外教育局又總係搵人地仔女做白老鼠,母語教學普教中反反覆覆,古文一時叫你背,一時又話唔使背,連老師都跟唔切點教,啲學生又點學。

千禧後面對住頹唐嘅世界,好多人習以為常,「係咁架啦」,唔會覺得需要改變。溫水煮蛙,青蛙尚且嘆過涼水,而新世代其實一出世就落鑊煮熟咗。當然都會有班人拒絕無知,睇到社會嘅荒謬,可惜佢地更可憐。八九十後細細個唔會思考「讀書嘅意義」,更唔會覺得「人生無希望」。但而家有啲學生,一早睇穿咗「大學=前途」嘅神話,知道讀完大學都無用。咁唔讀大學呢?由細到大無人發掘過自己嘅興趣潛能,唔讀大學可以做乜呢?無人答到。結果又有人去自殺,呢啲叫「絕望」。當社會上最應該有希望嘅人都覺得絕望,咁個社會無得救喇。

由八十後到千禧後,一代比一代慘。心酸之外,好似無嘢可以做。近年好多人求變,好多方法都試過。和理非非又好,暴力勇武又好,都係失敗收場。今晚見到差佬堂堂皇皇禁止民族黨集會就更心灰,中共已經睇死香港人無力反抗,呢個城市好似死路一條。

亳無疑問,而家去硬碰係不智,唔好自投羅網,再做無為犧牲。但唔代表香港人咩都唔做得。養晦韜光,潛龍勿用,學好啲嘢,強身健體,十年磨一劍,將來國家(香港)一定有任務畀你。消極啲睇,就算要移民,都要有一技傍身先有人收留呀。

臨死都希望有奇蹟,呢啲先叫希望,日光日白,鬼唔知今日會好天咩。

 

二零一七年六月三十日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