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乜都唔做 比左膠更左膠」

2015/1/19 — 13:10

【文:朝雲】

搞社運的上一輩人,都習慣了在不同陣線,來來去去,其實都是同一批人:中產、大學生、基督徒、老人家(同埋左膠…)過去參與民主活動,發覺眾人寒暄的一大談資,便是互報教會,崇拜去哪一座堂。

經過雨傘運動,從此不一樣。

廣告

好多生臉孔出現。也許您會覺得,他們應該在蘭桂芳,尖沙咀,而不會在這兒--我常常為此偏見,向他們致歉。

警方在運動中一大敗筆,便是出動反黑組,也許亦出於同一成見,徒添仇恨。面對牛高馬大的PTU,縱使不敵,心底也服。然而反黑組的質素,就如他們不一的身高。他們用平時對黑社會的手段對付抗命者,使我們的反感永難平復。

廣告

運動中初見頭染金毛、身有紋身、相貌剽悍、桀敖不馴的參與者,其實亦不習慣。後來才明白應感欣慰,因為民運再不是小圈子,懶清高的離地遊戲。認識他們後,往往為自己的膚淺羞愧--我根本比不上他們。

「唔可以俾個運動就咁完左,要將訊息帶番社區。唔可以遺棄立法會、鳩嗚團班朋友。」

但係搞街站,搞唱歌,搞遊戲,搞騷?唔驚俾人話好民主黨,好左膠?

「乜都冇做過,比左膠更左膠。抗爭有好多方向,就算係一個組織,都有好多意見,所以才需要集合大家力量,向同一目標進發。一邊搞街站之餘,一邊搞『劉江華』都得架。只要目標一致,乜野我都支持,唔會埋係咩人。」

有義工分享「超合作運動」遇到阻滯:瘋狂報名建制的蛇齋餅糉旅行團,往往額滿被拒。探究才知,建制通過業主立案法團、互助委員會等網絡,會先將好處私相授受,優先贈予投桃報李的對象;餘下名額,則會向師奶等可望收買的街坊下手。海報對外宣傳,不過自我標榜,外人一時難以滲透,需要另闢蹊徑。

另有義工分享傳統街站,常由年輕人主持,每每談宏大原則,陳義過高,徒招藍絲敵視。需要師奶和街坊,以沒有「殺傷力」的形象示人,以草根的話題深入淺出,才能融入社群。

從事地區工作的義工分享,我方常有落區,探訪,街站,洗樓等活動,癥結在於我們僅能建立流於表面的關係,卻沒有建制的本事,根植社區,建立長期的信任。另一位社工道出現實的殘酷:街坊投票給建制,不是吃了一兩餐蛇宴,而是十幾餐蛇宴;旅行團有巴士接送,免費午餐,回程時還會得到地產商的禮品包。他們覺得投桃報李好正常,遇事亦可找到立足地區的建制幫忙,不會因為我們落一兩次區「變節」,放棄有諸多好處的關係。我方的優勢,唯有人和心。義工說他們已嘗試「翻洗」同一地區,以努力彌補不足,鞏固長遠關係。

另有義工分享,昔日在金鐘佔領區的工匠,已與他們合作,以義務維修,在社區延續理想。他說真正要維修的機會不多。好處是可打正旗號,深入社區,入屋探訪。他說除了死硬的藍絲,其實還有很多埋首營役,作息如常,不理世事的中間市民,是我們入手對象。但他們在媒體壟斷,眾口鑠金下,不免心懷偏見,避談國是。正需我們指正事實,打動人心。

(花絮:大嚿說他們的確需要很多社工,師奶協助,因為他們的外表。。。;社工分享時,說到旺角開始動武,「喜歡打交」的她立即趕去旺角前線擋警察,一眾年輕人嘩然。大嚿問:點解唔加入金鐘四防?)

原刊於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